首页 妙手生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章 血燕桃胶皂角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含钏被白爷爷一顿排揎整得木愣愣的,脑子里还是前头那句。
  去长乐宫?
  去长乐宫干啥?
  她一点也不想踏进内宫!
  含钏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一个掖庭的粗使丫头,到贵人跟前晃不合适!咱们往日谢娘娘赏,不也是托长乐宫的素锦姑姑将心意送进去吗?万一惹了贵人的眼,钏儿被赏了板子倒没啥,就怕连累师傅!”
  含钏急赤白眼一顿解释。
  白爷爷“啧“了一声,这丫头哪儿哪儿都好,就是心眼太死了!他还能干几年?人走茶凉,物是人非,如今他在内膳房还掌得住,他告老还乡了,这丫头咋办?老常是个好心眼,可老常手上功夫平平常常,始终成不了大器,也庇护不了含钏和阿蝉两个丫头。若来个心眼差的大师傅,这两水灵的丫头在内膳房还能活?
  退一万步,这丫头有悟性,做菜有灵性,踏实敦厚,若是个男子,在膳房混上个几十年也是个大师傅。可偏偏托生成了姑娘,姑娘在宫里可掌不了大勺!一辈子当帮厨吗?可别忘了,只有内宫的女使才能到年龄求个恩典,出宫嫁人的!
  进内宫,在贵人主子身边掌小厨房,是这丫头最好的归宿。
  如今东西十二宫,拿得出手的小厨房掌事姑姑,寥寥无几。
  等混到二十五岁,能出宫了,凭着一手御膳手艺,出来什么人才找不到?
  白爷爷顺手一记闷勺想敲过去,勺子挥到一半,想起这丫头晌午还要去见贵人,硬生生止住了。老头儿闷了闷,强行耐心将话讲透,“爷爷我年纪再老,也进不去内宫。你是我徒弟,淑妃娘娘赏了这么多东西,你不去谁去?若淑妃娘娘见你一面,看你老实本分,将你留在内宫,岂不好着呢?”
  含钏立刻冒了一背的冷汗。
  长乐宫在东六宫,千秋宫可也在东六宫!
  千秋宫有谁?
  有徐慨!
  含钏面色都白了。
  白爷爷晓得含钏胆子小,可倒是头一回见她害怕成这样,扶在灶台边上顺着坐下,“真不想进内宫?”
  含钏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白爷爷叹了叹气,“淑妃娘娘有孕,是难得的喜事。我若凭我这张老脸去求求淑妃,你留在内宫,倒是十拿九稳...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含钏眼眶酸酸的。
  白爷爷对她真的很好很好的。
  “我没想过要干嘛...”含钏隔了一会儿才开口说话,“我脑子笨,内宫...我...我很多事儿想不透...让我做菜挺好的...”
  上辈子,她被顺嫔娘娘要去,又分到了千秋宫,就一直待在徐慨身边,徐慨是个好伺候的,她做清汤小菜他也吃,她做浓油酱赤他也吃,徐慨身边人简单,如今她想一想,内宫里哪儿有什么简单的人啊...是复杂的人,徐慨都帮她拦了...
  她其实不怨徐慨的。
  就算她最后被亲生儿子毒死,她也不怨他的。
  如果没有她,徐慨或许就能和张氏平安喜乐,好好过一辈子吧?
  三个人,三种不快乐。
  何必呢?
  就别去掺和了吧。
  离得远远的,她做她的菜,徐慨好好当他的秦王,没了她,两个人好好的,生儿育女,或许徐慨也不用早死,或许张氏也不会心怀怨怼,或许他们的孩子能在嫡子长子的光环下,名正言顺地长大、好好地走下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