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妙手生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零六章 辣卤鸡爪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是挺高兴的。
  
  在你吃我牡丹鱼片之前,都挺高兴的。
  
  梦里头的徐慨,不言不语,内敛安静,虽叫人捉摸不透,却不算讨厌。如今看一看,话是多了不少,可还不如不说话,至少不说话时只是冷淡,这一说话是欠揍。
  
  含钏自诩是好脾气的人,可这些时日每每一见徐慨,她心里头这股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气一来。
  
  胸口倒是不那么疼了。
  
  含钏扯开一丝笑,“每天都挺开心的呀。往日里客官看不出来吗?”看了眼没剩多少的鱼片,“您回去后还是喝点山楂水...晚上吃太多,容易嗝食。”
  
  说完,未停留半刻,转头就走了。
  
  徐慨看含钏原本是笑着的,如今却板着一张脸转头就走,有点莫名其妙。
  
  刚才都还高高兴兴地拿着地契房契回来了?
  
  如今怎么板着一张脸,跟谁欠了她十两二十两银子?
  
  徐慨微不可见地摇摇头。
  
  小姑娘可真难懂...
  
  脸色跟这春日的天色似的,一会儿阴一会儿阳,一会儿落雨一会儿天晴...
  
  掌柜的都进灶屋了,只能和柜台后那位钟嬷嬷结了银子。
  
  钟嬷嬷是认得徐慨的,前些时日徐慨来吃饭,都遇上钟嬷嬷或是午歇或是清账,没遇见过。如今钟嬷嬷看清了徐慨的脸,连忙出了柜台,照着宫中的旧例佝身福礼,“...给您请安了!奴先前儿是浣衣局的女使,蒙了皇恩放归出宫,往前还承蒙您的照顾,收过千秋宫的打赏。”
  
  徐慨心里想着事,看了眼钟嬷嬷,无甚印象,随口道,“地契房契得收好...在宫里兢兢业业几十年,为的就是体体面面地出宫养老不是?”
  
  话说出口,便发觉说漏了嘴。
  
  君子之行,向不图报。
  
  一段小事,何必日日挂嘴。
  
  徐慨低头清咳了一声,放了一小锭银子在桌上,也转身走了。
  
  留下钟嬷嬷在柜台后琢磨了半天。
  
  合着...这些房产地契物归原主,全赖这位爷使的力气?
  
  钟嬷嬷转头看了看布帘子直直垂下的灶屋,轻轻抿了抿嘴。
  
  月明星稀,接连几日,都是大晴天。
  
  含钏趁着天气晴朗,租了一辆牛车,带上钟嬷嬷去她名下的产业——东郊二十亩的林场如今正荒废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种了几棵稀疏的橘子树,含钏饱餐一顿橘子的梦想彻底破灭。这还不是最破灭的,后海那十亩的庄地压根就无人耕种,不知是荒废了几十年的地,贫瘠得恐怕一颗菘菜都长不出来!
  
  有了前头两处做铺垫,含钏看着香山那十亩郁郁葱葱...嗯...长满杂草和奇奇怪怪的压根就不结果的树...心情倒是很平静。
  
  钟嬷嬷看着这些个压根无人打理的田地,面色沉了沉,“把银子拿给阿良去买的...后海的庄地最贵,给了他一百二十两银子...他回来说,这十亩地肥沃有赚头,本身就带着租子,一年可收三十担毛粮,十来担精粮,换作银子便是十多两银子。”
  
  谁曾想到,却是竟是这么贫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