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妙手生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零七章 松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小双儿探过头来看,这些时日含钏正教着她识字,好几个月了,这丫头连千字文的一半都还没念完,更别提背完了。
  
  双儿读书的劲头,和含钏算数的劲头差不多——反正就是看着看着,眼睛就开始耷拉,耷拉着耷拉着,两只眼睛都睁不开了...
  
  俗话说,将怂怂一窝,一点没说错。
  
  双儿探头来看自家掌柜的后拿起的那本书,皱着眉头,念字念一半儿,“星世米梦录...”
  
  小双儿抬头,认真道,“听起来,有些像戏折子。”
  
  还是快意江湖,肆意恩仇那种。
  
  或许还带了些妖魔鬼怪。
  
  君不见,有星世二字?
  
  小双儿将对这本书的畅想在牛车里说出口,含钏捏着山根,看到这本书时涌起的那股酸涩被双儿没文化的言辞冲淡了许多...
  
  再看《醒世迷梦录》,含钏陡生出了许多不一样的情绪,往日她被总是被拘束在四四方方的掖庭,或是齐齐整整的王府中,如今的她却有着从未有过的自由,无论是银钱上的,还是身体上的,她可以随处可去,她可以随时可走,甚至她可以四海为家,既领略北疆浓重香馥的各色香料,又领略江南落花入鱼汤的精巧婉约。
  
  含钏揪着拉提和小双儿问去北疆的路程。
  
  行吧。
  
  坐马车要需要两百多天...
  
  拉提从家乡被虏住时是秋天,到北京时已经是仲夏了...
  
  一辆马车,一天的租金是一百文。
  
  两百天就是两万个铜板子。
  
  这都是小钱。
  
  还有路途中生疮害病、吃喝穿住、打点官吏...
  
  含钏看了看账目的银子。
  
  算了。
  
  如今是银子限制了她的自由。
  
  进了晚春初夏,天儿亮得越来越早了,时令菜式也相应着做了调整,荤的倒是没啥大变化,水缸里多了几尾鱼虾,素菜上却多了许多选择。逢换季换节气,含钏都要自己去东郊集市看上一看,倒不是信不过贾老板的眼光,只是掌勺的厨子到底更懂时令菜肴的珍贵。
  
  有农人戴着斗笠坐在地上摆摊,小小的尖尖的笋很可爱。
  
  在笋的一旁,还放着许多形态各异、颜色大相径庭的菌菇。
  
  有许多菌子,含钏连见都未见过。
  
  “老伯,这菌子都是些什么名字呀?”
  
  农人抬头,操着一口不甚流利的官话,报了一连串儿的菜名儿,“...牛肝菌、奶浆菌,大红菌,见手青...”又拨弄了菌子下头,露出另几头可可爱爱的菌菇。
  
  下头的比较珍贵。
  
  是宫里常见的食材——竹荪。
  
  竹荪也是好东西,可在含钏眼中略显平平无奇。
  
  含钏比较好奇上面那几大簇从未见过的菌子,笑道,“听您口音,不是北方人吧?”
  
  “南边!云南过来的!家里头的崽儿跟到商行来京城做生意,我和他娘就他一个儿子,就跟到起过来了。”
  
  嗯...
  
  说话是带有一股浓烈的南方口音。
  
  掖庭里同屋的香穗就是四川人,含钏能听懂,笑道,“那这菌子,是您自个儿摘的吗?”
  
  老伯颇为自豪,“京城的,不懂得!就在山里头,漫山遍野都是这野菌子!咱们屋头一到夏天就爱吃这个,菌子要煮熟,煮一锅!用凉水把酱油冲淡,再把小米辣、朝天椒、葱、蒜切碎做成蘸水,菌子用水煮就行了,煮熟了捞出来沾上蘸水吃,鲜得很!最多最多放点鸡架子在汤里,算是有点荤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