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妙手生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零七章 松茸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小双儿口水快要流出来了。
  
  含钏拿十文钱给老伯放在上层的菌子包圆,又花了五十文把下面的竹荪买完。
  
  含钏拎着竹筐转身要走,却被老伯连声唤住,“小娘子...小娘子!一定要煮熟吃!一定要煮熟!”
  
  含钏:???
  
  谁会生吃菌子?
  
  有些颜色鲜艳的菌子,可是有毒的!
  
  哦,当然,松茸除外。
  
  吃松茸,炭烤是一种常见的吃法,在《南诏记事》这本书里,记载着这松茸可用瓷刀或是贝刀切成薄片后,蘸豆油生食,其间滋味无与伦比,口感嫩滑细腻,自带有一股很清香的松脂和果林间清晨的味道。
  
  含钏没吃过。
  
  宫里头不允许生食松茸。
  
  准确的说,宫里不允许生食任何食物。
  
  这是为贵人的身体负责。
  
  更是害怕自己担责。
  
  含钏冲着老伯自信地点了点头,笑眯了眼,“您放心吧!儿是厨子!”
  
  ...
  
  回到食肆,今儿个晌午休憩,不卖茶点和水饮。
  
  含钏先杀了只老母鸡,将竹荪清理出来,炖在紫砂锅里,没一会儿便闻到了鸡肉的香味和竹荪的鲜味。那头炖着竹荪鸡汤,这头含钏琢磨起老伯那几簇杂菌,都是灰色或褐色,颜色不鲜艳,也无奇怪的斑点或是纹路,应当是无毒的。
  
  含钏照着老伯的说法,舀了一大锅鸡汤做底,分放上清理过泥土的菌菇,一簇挨着一簇,铺满了整个砂锅。
  
  小双儿兴致勃勃地扒蒜、切葱、碾小米辣,蘸料简简单单的,却有股冲鼻的香气。
  
  含钏和双儿不由自主地咽下一口口水。
  
  钟嬷嬷有些担心,“...往前村里有人胡乱吃菌子,吃死了...”
  
  含钏再次自信地摆摆手,“您放心吧,我看过了,这些菌子没一个有颜色。那老伯也是云南过来的,一样一样的都叫得出名字!必定是在云南常吃...只是咱们这儿的人不爱吃,自然也不知道,您且看着,这东西做出来香着呢!”
  
  香。
  
  确实是香。
  
  砂锅煮沸摆上桌。
  
  钟嬷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退避三舍,看含钏与双儿两个人大快朵颐,不无担心地与拉提对视一眼。
  
  一锅菌子吃完,双儿打了个饱嗝儿。
  
  含钏吃得眼神都亮了。
  
  是真的好吃!
  
  牛肝菌软软糯糯,一下子就吸溜入了口,挂着蘸料的汤汁...见手青也好吃,鲜得快要把舌头咬掉了...
  
  等等。
  
  眼睛前面,为啥出现了一对小人儿?
  
  还穿着长襦裙,打着小花伞?
  
  含钏蹙着眉头,拿手挥了挥。
  
  徐慨踏入厅堂,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贺掌柜与那个圆脸丫头正面对面坐着,目光呆滞,执着地挥手作打。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