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妙手生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番外 一盏蜂蜜水 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又是一年初春。
  
  又是一场喜事。
  
  一路上敲敲打打,唢呐吹得震天响,鼓声也大,人们的欢声笑语也大,庭院里窜上天的鞭炮声显得合群又清晰,所有声音一个字不落地随着桃红色的风传进了刚刚人员尽数散去的正堂内室。
  
  左三元把团扇放下来,直楞着个耳朵去听。
  
  有人说,“广德伯娶了左尚书的孙女儿,一个是后起之秀,一个是名门闺秀,配配,真配!”
  
  有人说,“可不是!广德伯下聘了一座庄园,左家陪嫁了好几百亩良田!”
  
  有人说,“听说秦王殿下和王妃也来观礼!”
  
  有人附和,“秦王妃刚产女没多久!这也太给面子了!”
  
  还有人像吃了酸葡萄?筽??似的,“满北京城,谁不知道这位左家小姐运道好,一个手帕交是英国公家的儿媳,一个手帕交是风头正劲的秦王妃...”
  
  所有人都笑着闹着说着话。
  
  左三元撇了撇嘴。
  
  这些人说的无关乎家世、亲友、地位...两个人的婚姻,在这些外人看来需先将这些身外物匹配合适了,这两人也就算是合适了。
  
  婚姻,婚姻,这样的婚姻好像更牢靠?
  
  若当真是这样,那又何必有那些“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这些个拳拳情深的诗词?
  
  可见,人与人,男与女之间,应当是有几分真情的。
  
  左三元低了低头,当她真正得嫁进门后,她却发觉心底下空落落的,有种得偿所愿却不知从何乐起的感觉。
  
  外堂陡然响起一连串喜庆的炮仗。
  
  左三元惊了一惊,手里紧紧攥住了团扇把柄,猛地抬头张皇地朝外看去,她没期待有所回应,故而女使温温柔柔的声音响在了意料之外——“...伯爷特意留奴在此处,回禀您,喜礼成后照尚家一贯的习俗是要放一百二十响的鞭炮,方便祠堂里的祖宗知道后人有大喜事了。”
  
  这声音就在拐角处,温和又柔缓。
  
  左三元有些羞赧地道,“是伯爷嘱咐你留下来的?”
  
  声音再次恭恭敬敬地响起,“回禀大少奶奶,是的,伯爷怕您害怕。”
  
  左三元一抬头,眼眸里亮晶晶的,有藏不住的笑意,“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大少奶奶,奴婢名唤少芍。少白的少,芍药的芍,是伯爷外院的一等女使。”
  
  左三元点了点头,身侧的女使自窗棂外递过去一只小锦囊,“赏你的。”
  
  少芍素手轻挽,偏头出现在窗棂外,敛眸接了过去。
  
  女子的面容一闪而过,左三元没太看清,也没太在意。
  
  .....
  
  喜宴总是散得很晚。
  
  左三元不敢动,更不敢洗漱,低着头等待着夫君的来临。
  
  她的夫君。
  
  三年前,她在一棵槐树下,满头槐花,见到了齐欢的哥哥,尚元行。
  
  少年一袭青衣,倚靠在低矮案桌之后,右手执盏,左手轻搭在身旁郎君的椅背上,眉梢带笑,眸光温和专注,仰头饮尽盏中酒时,让人想看第二眼、第三眼、第四眼...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