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妙手生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番外 一盏蜂蜜水 上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不是她肤浅。
  
  是敌人太强大。
  
  齐欢的哥哥,恐怕是所有姑娘都愿意再看“第二眼”的存在。
  
  从此之后,每每要去尚府前,她都怀揣着羞赧与爱意,期待与退缩,陡然自信却又默默自卑的心情前去,临下马车迈入尚府之前,再着力将这些疯狂又繁杂无措的心情像理线头一样一寸一寸收拾好,团成一个大大的毛茸茸的球,低着头藏在刻意遮掩过的目光里。
  
  嗯。
  
  含钏评价过她对尚元行的爱恋——“肤浅又热烈,诚挚又荒唐。”
  
  倒是含钏身边那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胖丫头,很是赞同地站到了她这边。
  
  因为一个人的皮相而不可自拔地陷入深深的爱恋...仔细想想也是说得过去的啊...
  
  有人因为对方的财力而倾心,有人因为对方的家世而点头应下这门亲事,有人因为媒人吹得个天花乱坠答应嫁人——既然都是身外物,那她爱尚元行的这幅皮囊,和旁人爱钱爱权爱势,又有什么区别?不都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更何况,在她初来乍到京城
  
  左三元满脑子糊涂心思,竟没发觉尚元行已经走了进来。
  
  男人挺拔颀长,满身的酒气坐到身边。
  
  左三元一下子僵在原处。
  
  女使们不知何时退了出去。
  
  左三元埋下目光,偷觑着旁边的男人,只见尚元行酒多上头,垂着脑袋,斜斜地倚靠在床柱上,眯着眼,神色平静,一双耳朵被酒气冲得通红。
  
  左三元蹑手蹑脚地去倒了一盏热茶,又探身从刚收拾的梨花木梳妆台抽屉里取了一壶浓稠晶莹的蜂蜜,小心翼翼地拿起银勺挖了一大勺,在热茶里搅了搅,又蹑手蹑脚地回去,还没等她坐下,便看到了尚元行清醒明亮的目光。
  
  “你的梳妆台里,放的是蜂蜜?”
  
  尚元行语声平静,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道。
  
  左三元一下子有些结巴,面上一红,忙摆手,“...倒...倒也不是,还有些个泡茶用的玫瑰干花、每天晚上要吃的燕窝盏、还有些含钏嫂嫂带回来炕得干巴香辣的牛肉干...”
  
  梳妆台里不应是胭脂水粉、钗环珠翠吗?
  
  怎这里尽是牛肉干、蜂蜜糖、泡茶的玫瑰花...
  
  尚元行脸色变了变,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半天没说出来,隔了一会儿方克制住了神色,脸色平静地点点头,伸手将搭在银钩子里的幔帐尽数放下。
  
  左三元还想说什么,却被一股冲鼻的酒气堵住了口鼻。
  
  尚元行未待任何迟疑,也未有任何话语,用嘴堵住了她的嘴,手上利索又干脆地将复杂难穿的喜袍尽数褪下,手上尤有余力地、轻车熟路地从左三元的腿、腰、背向上轻轻抚摸。
  
  尚元行的手指像蘸取了灼热的铜粉,所到之处点燃了一切可以点燃的东西。
  
  尚元行的动作,轻缓却带有不容人质疑的决断。
  
  左三元眉头紧蹙,感到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撕裂开来。
  
  小娘子紧紧咬住下唇,忍下躲在喉头的呜咽,反手死死搂住了尚元行的脖子,带着无处安放的羞涩与痛楚睁开眼睛,一双眼好似如春雨洗刷过一般,“疼...”
  
  尚元行看着这双眼,轻叹了一口气,动作终于缓了下来。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