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妙手生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零八章 菌菇锅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徐慨愣了一愣,偏头看向立在一旁的钟嬷嬷。
  
  钟嬷嬷忙福了个身,指了指桌上的菌菇锅子,有些发愁地看向徐慨,轻声说了几个字,“约莫是那菌子...”
  
  徐慨蹙了蹙眉头。
  
  这他倒是听说的。
  
  菌子处理不好,特别是新鲜采摘的菌子处理不好,容易让食用的人精神恍惚,有些像癔症发作——这就是为什么宫里的菜不求新,只求稳。
  
  只是,贺掌柜作为食肆老板又是御膳房出来的大厨,若此事让旁人知道了,这个食肆的生意也可以不用做了。
  
  徐慨挥挥手,小肃从暗处的角落出来。
  
  “请太医院的大夫带上药箱过来瞧瞧。”
  
  徐慨轻声布置,再看吃菌子吃傻了的两个人,圆脸丫头捂着嘴“呕”地一声冲到灶屋。
  
  贺掌柜的一身居家打扮,褚色麻布短打,白嫩嫩、肌理匀称的一对胳膊露在外面——小姑娘正歪着头冲他傻乎乎地笑,一边笑一边拿手在面前晃,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说得太小声,又口齿不清,徐慨压根没听清,特意佝了腰,稍稍贴近一些,压低声音,“嗯?”
  
  突然一张大脸出现在眼前。
  
  那张大脸上还坐着几个小人。
  
  含钏被吓得打了个哆嗦!
  
  一挥手,一使劲!
  
  “啪!”
  
  时间静止了。
  
  一切都凝固了。
  
  钟嬷嬷隐蔽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动作缓慢地揉了揉眼睛。
  
  是的。
  
  她没看错。
  
  小含钏,扇了皇四子徐慨,一耳光。
  
  声音清脆得,就像拍在了仲夏熟透了的西瓜皮上。
  
  钟嬷嬷动了动步子,厅堂里小双儿在吐、拉提不会说话、素日温和精明的小掌柜正笑靥如花,手摩挲在皇四子白嫩光滑的脸上,作为在场唯一一个还发得出声音的人,钟嬷嬷觉得自己义不容辞地应该站出来——在宫里战战兢兢活了几十年,不分昼夜地伺候这些个贵人主子,她当真是死也没想到,有生之年她还能看见天潢贵胄被扇耳光...
  
  “您...”钟嬷嬷吞咽了口水,弯着腰态度谦卑,“您别着恼,她...她懵着呢...发着癔症呢...您...”
  
  徐慨脸上有点痛。
  
  那一巴掌精准无比地扇在了他的左脸。
  
  力道之大,角度之准,让他脸上火辣辣地一阵一阵发疼。
  
  徐慨抬了抬手,止住了钟嬷嬷的后话,语气很平静,丝毫听不出有半分起伏,“你把灶屋里剩下还未煮的菌子捡出来,把锅子里煮了的还没来得及吃的菌子捞出来,待太医到了,他能迅速做出判断。”
  
  ——就像人被蛇咬了,若是能当场把蛇打死带回医馆,大夫也能根据蛇毒不同,及时拿出合适的解药。
  
  钟嬷嬷回过神来,忙佝偻着腰,唤上拉提帮忙,转头朝灶屋小跑前进。
  
  厅堂里便只有吃麻了的含钏,和刚被赏了一耳光的徐慨。
  
  小姑娘摇头晃脑的,眼神呆滞分散,嘴里头嘟嘟囔囔的,站起身来,就站在原地转圈圈,一边转圈圈,一边手舞足蹈地不知在挥舞着什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