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步九重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十一、皆为幻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陈鲁在这一系列的斗法中,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梦里老师给的蓝腰带,原来是一个宝贝,是这个法器在保护自己。
  他感到一阵轻松,知道自己没有性命之忧,这时有了倚仗,站起来问道:“如果我走出这个圈,你们就不要强留我了,放我回去吧。在这太麻烦你们了,还让你们为我老人家操心,时间长了还得费你们米,多不划算啊。”
  十一郎抢着说:“没问题,成交。”
  哈曼不满地瞪了十一郎一眼,说:“你如果走不出去,我可要放火熏死你了。”
  陈鲁大步走过去,只觉得重重地撞在一个硬物上,像一堵钢板墙,他试了一圈,都一样,自己的前额已经撞起了两个大包。他泄气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起来蓝腰带这个法器也不是万能的。
  哈曼狂笑不止,大声喊道:“放火熏死他。”
  哈曼想,这可能是一个修仙者,目前看来,不一定能烧死他。用烟熏他,不信他能撑得住。
  鬼娃们大声答应着,一下子都消失了,连哈曼和十一郎也不见了踪影,灯全都灭了,又是伸手不见五指。陈鲁听见自己身边似乎有来回走动的声音,有东西放在地上的声音。
  过了半柱香的功夫,陈鲁看见空中飘过来一个小火球,悠悠荡荡地在陈鲁上方飘着,一下子掉了下来,忽的一声陈鲁身下着火了。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坐在一堆柴禾上面。
  他站起来就想跑,一下子撞在东西上,又是刚刚的一幕重演。这是他的一种下意识行为。
  陈鲁很清楚,不可能跑出这个圈子。行了,不动了,为朝廷尽忠的时刻到了。他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皇上,默念了几声万岁,也算是三呼舞蹈了,然后在柴火上盘膝而坐。
  大火在熊熊燃烧,自己丝毫感觉不到热气。他看了一下,自己虽然坐在火堆上,但是火根本近不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的衣服也一点儿火星都没有。
  陈鲁知道只是蓝腰带的法力,也明白了哈曼为什么说用烟熏死自己。虽然火烤不到自己,真的会被烟熏死。他尽量屏住呼吸,可是一换气,烟雾就直钻鼻孔。
  大约过了一个更次,渐渐地受不了了,意识逐渐模糊,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陈鲁似乎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几张熟悉的、带着焦虑的面孔,中使大人,李先,哈三,闻达等人围着他。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在自己的行军床上。
  陈鲁看到大家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勉强笑了一下,问道:“中使大人,我老人家怎么会在这里?我是在做梦,还是我们都死了?”
  大伙儿都笑了,李达笑着说:“老兄还没缓过阳来吧?你现在就在咱们的大帐内,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今天午时哨长发现你躺在大营门口,赶紧派人抬进来,这时候有大半个时辰了。能告诉我们,你遇见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鲁说:“一言难尽啊,快给我拿点吃的吧。”
  大家又笑了,李达说:“真是,这才是饱汉不知饿汉子饥。都别问了,子诚大人先用点饭,然后养养元气,明天启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