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步九重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十五, 腹底黄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陈鲁摆了摆手,他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眼看到午时了,大家干着急没办法。这里的兽医也只能医治小病小灾,这时候也束手无策。
  陈鲁说:“中使大人,我子诚亲自去请阿默,实在不行,也真得像闻将军说的,绑也要绑来,治不好马,只有治他的罪了。闻将军,你无论如何要派人保护好中使大人的宝马,片刻都不要离人。”
  大家看这位好脾气的、平时爱民如子的官员竟然要治罪,很出乎人们的意料。尤其是说中使大人的宝马,更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陈鲁又和鲁哈图、随军兽医说:“你们既然已经诊断出病症,和阿默下的方子也相符,现在当务之急赶快派人到药铺去采买,过后恐怕难买到了。”
  哈三不同意,他怕有人做手脚,这一件件事像是连环计,引陈大人出营地,于是苦劝陈鲁,甚至最后跪下了。
  还是李达和李先同意陈鲁去请。他们知道陈鲁一定有自己的想法,不只是为这件事去跑一趟。让哈三带领三哨人马保护。
  这边安排人去买药。
  陈鲁观察一下自己的坐骑——大青马,没有问题,骑马进城,看他并不着急的样子,缓缓而行。
  他在观察,和来的时候相反,一路走来,看不到几匹马,有的马就倒在了路边,有时连着几匹马。他有些担心自己和士兵们的坐骑。这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鲁哈图带领他们到了阿默家。他们在院外下马,大门敞着。大门外有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有三排双木桩。陈鲁明白这是用来给马挂掌或治病用的。向院里看去,还有几排同样的木桩。
  但是院里院外,寂静无声,和陈鲁想象的大相径庭,根本没有人来医马。
  陈鲁疑惑地看了鲁哈图一眼,他也是一脸茫然,发现陈大人在看他,赶忙说:“小的刚刚和韩差官一起来的,这里人来人往,马桩上全都是马,还有一排一排的人马等着。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一回事,不行你就问一下韩差官。”
  陈鲁没等听完,暗叫不好,说:“别说了,快去通报。”
  鲁哈图吓了一跳,不敢怠慢,走进大门,用蒙古话喊了几句。这时跑出来两位黄眼睛、黄胡须的年轻人,用力地把鲁哈图推了出来。
  陈鲁听得明白:“都是你害了我师父。你刚走,师父和三位师兄就被几个蒙面的人绑走了,临走时还警告我们,再敢医治一匹马,立刻把这个院子点一把火。”
  哈三看了陈鲁一眼,陈鲁向他示意,他点点头,跑过去,说:“冤有头,债有主,你师父被抓,关他哪门子事?真是两个糊涂东西,为什么不快去报官?”
  这两人看哈三穿的六品武官服,不敢犯浑,说:“他们说了,想报官就趁早报,报到京师去也没用,他们就是王法,我们要是敢轻举妄动,就等着给我师父收尸吧。好好在家等着,过一段时间师父自然会回来,不会少半根毫毛。”
  陈鲁说:“走,理问所,你们去一个人带路,给他一匹马。”带着队伍像泼风一样奔向理问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