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限之剧本杀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二章:底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铛簧呢??”
  钟南看着空荡荡的铃铛,像是明白了什么,冷着脸看向坐在那剥花生的徐童。
  “原来你早就在算计我!”
  “你的表演,我给零分。”
  面对钟南的质问,他摇摇头,丢掉手上的花生壳,比划着:“要自然,要找到情绪,你刚才表现的就很好,我喜欢,下次再演受害者的时候,要把情绪调动起来,对,就是你现在这个表情,再狰狞点。”
  看着已经处在暴走边缘的钟南,李波不禁咽了口吐沫,再听到徐童的话后,差点就要忍不住吐槽:“都什么时候了,你跑着当评委的么??”
  当然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说说,叫他说出来却是没这个胆量。
  “抓住他!”
  钟南已经没有了耐心,天快亮了,今天不动手,明夜自己再想要瞒天过海就麻烦了。
  虽然七月十五鬼门关开,理论上反而是最佳的进入阴曹的时机,但若是被鬼大王发现自己偷走了属于他的贡品,自己反而插翅难逃。
  眼下只有放手一搏,才能给自己拼出一条生路。
  钟南话音落下,周玉的身体都开始的沙的作响起来,僵硬的关节扭动下发出刺耳的撕裂声,叮铃铃……两根铁钩出现在她的手上。
  一抬头,那张灰白的脸上两道血痕从脸颊上滑下来。
  “娘们,看你爷爷的厉害!”
  看着走出来的周玉,李波抬起手上的纸棍砸上去,想要趁着机会先下手为强。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用上全力的纸棍,却是在周玉头顶上不足三公分的距离硬生生的给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心中一惊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眼前一股劲风下来,只见周玉一脚狠狠踹在这家伙的肚皮上。
  巨大的力量,令李波倒飞着摔出七八米远。
  一脚踹飞了李波,周玉目光一转,将两把铁钩握在手上直奔着徐童冲过去。
  明明只是一具纸人,可速度却是快的出奇。
  徐童眉头一挑,看着劈下来的铁钩,勉强举起手上的断刀格挡上去,只听“咣!”的一声断刀直接被砸飞出手。
  巨大的力量更是震的他手臂发麻,眼见周玉将铁钩砸向自己,他也顾不得脱手的断刀,赶忙纵身一跳,可速度依旧慢了许多,依旧被铁钩砸在小腹上。
  腹部传来剧烈的疼痛感,不用看也知道是肋骨断了。
  “砰!!”
  身子狠狠摔在地上,但徐童第一时间不是去查看自己的伤,而是爬起来,起身就跑。
  看着徐童狼狈逃命的模样,钟南不由自主的学着活人的样子去深吸口气。
  他早就受够了这家伙自以为是的模样。
  能看到他被纸人追杀的狼狈逃命,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目光一扫,正看到想要爬起来李波,钟南脸色一冷,缓缓朝着李波抬起手来。
  李波本来就受了伤,又吃了这一记窝心脚,整个人都不好了,站起来就觉得喉咙里卡着东西,更是连气都喘不上来。
  偏偏就在这时候,李波的左手忽然就不受控制起来,一把抓住自己的喉咙。
  这只从‘靠山妇’上拆下来的手掌,完全背离了他所熟知的科学道理,竟然将他从地上生生举起在半空。
  一时间李波整张脸都变得通红,本就喘不上气的他,现在更是连一丁点气都喘不上来。
  “别挣扎了,把铛簧给我,我可以让你们走的舒服一些。”
  钟南走到胖子面前,目光看向徐童,只见他在周玉的追杀下,围着院子上蹿下跳,脸上更是说不出来的快意。
  “咣!!”
  眼见飞来铁钩,徐童侧身躲开,铁钩就擦着他的脸皮将身后的用来栓骡子的木桩砸得粉碎。
  徐童脚下一顿,回头反问道:“例如呢!”
  “例如??”
  这话问得钟南都楞了,自己客气下,你还当真了??
  不过他很快意会过来,徐童这是耍自己,冷厉的脸上顿时又阴鸷了许多。
  “你不把铛簧交出来,不妨就先看看你朋友是怎么死的!”
  说着伸出手掌,朝着胖子的肚皮上一巴掌抓上去。
  看似轻飘飘的一抓,居然穿过了李波的肚皮,顿时胖子只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被搅在了一起,疼的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可徐童却是根本连看一眼都没有,在地上打了个滚后,身子已经被逼到了墙角,眼见周玉提着铁钩冲过来
  他目光扫了眼身旁的柴堆,一咬牙,快速跳起来踩着柴堆跳到厨房的屋顶上,这才险之又险的躲开周玉的铁钩。
  只是还不等他喘口气的工夫,就见周玉居然轻飘飘地一点脚,身影就跳在了房顶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