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限之剧本杀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一十章:傻子来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无限之剧本杀第一百一十章:傻子来信
  
  徐童稍微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变化,成仙之后,自己的念头更加庞大,举手投足之间,便是可号令周围天地之力。
  
  只见他挥手一扫,身后法相便是绽放仙光,犹如云海一般浩大的纯阳之气泼洒下来,便是将高卓等人身上沾染的不祥和伤势全部恢复如初。
  
  如果说,成仙之前,可借天地之力为己用,那么成仙之后,自己的力量就是天地之力。
  
  这两者当中的差别之大,非同凡响。
  
  打个比方,就好比两个商人,一个商人是贷款做生意,另一个商人自己家就是开银行的。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玄妙,徐童需要一些时间慢慢消化,当即心神一动,身后法相回归肉身。
  
  站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把李波从师爷身边揪起来,放在一旁去,随后朝着师爷、梅老行跪拜大礼。
  
  “徒孙不负众望,叩谢师爷、梅老。”
  
  成仙有多难,徐童作为亲身经历者才明白,在别人眼中自己可能是顺丰水顺,扶摇直上。
  
  可这背后是师爷、梅老、甚至集中了整个梅花一脉的资源在为他支撑。
  
  对于高卓他们,徐童能够用自己所有的资源去武装,去报答他们。
  
  可对于这两位老人的无私付出,徐童只能行以大礼,以示尊崇。
  
  “嘿,哪来的这么多假把式,你和你师父倒是越来越像了。”师爷嘴上不以为然,可脸上都挤在一起的皱纹,已经深深出卖了他内心的欢喜。
  
  梅老赶忙上前把他搀扶起来:“能成仙,就是好事,我和你师爷,不算是白忙活,你先处理好手中事,等闲暇了再来找我们。”
  
  梅老说完,便是和薛贵点了点头,两人没打算多停留,抢了徐童的风头,说罢便是摆了摆手起身回到虚实之间中。
  
  “恭送师爷、梅老!”
  
  徐童只待两人离去后,才将虚实之间关闭。
  
  随后定睛一瞧,却见老道还没走,顿时愣了一下。
  
  “哈哈哈,恭喜恭喜,你小子成仙得道,让老道士我羡慕得很啊。”
  
  老道走上前满脸笑容。
  
  “你要走了?”
  
  徐童见老道滞留在此,心里顿时就明白,这恐怕是老道要向自己告别来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延席,贫道今日得见神龙降世,自知是离别之时已到,从此天下再无寻龙道人。”
  
  老道所说的神龙,正是徐童身后那庞大的运道。
  
  他自称寻龙道人想要一睹神龙风采,可奈何生在末法时代,想要得见真龙何其艰难。
  
  如今心结已了,自知契机已到,自是要和徐童别过。
  
  “小兄弟,劳驾把贫道的肉身还回来。”
  
  高卓闻言一怔,片刻才回过神来,赶忙唤出一口棺材出来,正是存放老道肉身的那口棺材。
  
  老道走到棺材前,一摆手,就见棺材盖被掀开。
  
  诡异的是,老道朝着棺材里瞄了一眼,随后竟是对着棺材里的自己打了一记手礼:“道友请起身!”
  
  话音落下,棺材里老道的肉身竟然真的睁开了眼睛,身子笔直地从棺材里站起来,脸上咧嘴一笑,朝着面前老道回上一礼:“恭喜道友,执念已了,我们上路吧!”
  
  “然也!”
  
  老道点了点头,一时竟是齐刷刷地转过身,朝着徐童拱手告别:“小兄弟,咱们有缘再会!”
  
  说罢,老道的肉身走出棺材,与老道肩并肩一起往山下走,没走几步,两者就变成了一个人,更诡异的是,这老道的身上的气场随着他的步伐逐渐往上提升。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www.yeguoyuedu.com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先是成道之境,可走不过几步,就已是斩道之境,等身影消失不见之后,徐童隐约地能感受到老道的身上的气场逐渐开始返璞归真。
  
  此一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便是有成仙的征兆。
  
  “果然,这老家伙不一般啊!”
  
  徐童见状,心里知道,老道迟迟不索要肉身,恐怕这里面必然还有玄机。
  
  此一去便是要和大公主一般,从此龙入大海,天高地远,再无拘束他们的枷锁了。
  
  等送走了老道,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徐童带着一众人下山而去,许来则带上了许范,不打算回临安府。
  
  临安府虽是被徐童以纯阳之力扫得一干二净,再无阴邪,但许家上下已经遭到灭顶之灾,许来也不打算回去,省得触景伤情。
  
  他打算带着许范去找个清净点的地方,一方面修养身体,隐姓埋名,过几年清闲日子,顺便躲一躲小皇帝赵蒙。
  
  对此徐童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赵蒙得先天神胎,有与绝顶一战的资格,若是知道许来现在境界大跌,实力大损,必是会下杀手。
  
  当初司天监的沉括不就是个桉例么。
  
  萧乐山自是要回北蛮,常无拘则是继续扮演起一个好外甥的身份。
  
  回去时,萧乐山问他为什么这次会选择帮杨洪,常无拘没有急于找借口,只是思索了片刻道:“舅舅和许来把半条命都豁出去了,他死得倒是轻巧,岂不是辜负了舅舅的一片苦心,再者他能逆天而上,我为何不能,这次帮他一把,他欠了我一个人情,这笔账以后自是会加倍奉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