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夕阳西下,霞光漫天。风火城外,翠云峰上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章 血脉重生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陆鸣道:“娘,没什么,你听错了。”
  陆鸣并没有告诉李萍是陆瑶与大长老干的,因为李萍并没有修武道,告诉了李萍,反而会害了她。
  李萍踟蹰了一下,道:“鸣儿,以后在他人面前,不能直呼陆瑶的名字了,两天前,陆瑶觉醒了五级血脉,还打通了一条神级经脉,现在已经获得了长老院的认可,两个月后的族会上,将执掌陆家,成为陆家之主,直呼家主之名,恐怕会被人说为不敬。”
  “什么?陆瑶要执掌陆家?她休想。”
  陆鸣发出低沉的怒吼,眼睛充血,牙关咬的咯咯作响,牙齿都要咬碎了,鲜血都流出来。
  陆鸣的父亲六年前传言被人击杀后,这六年来,陆家一直由长老院管理,并没有立新的家主。
  看到陆鸣这个样子,李萍吓得六神无主,只是抱着陆鸣的头,眼泪不断流下,道:“鸣儿,你不要吓娘啊,娘已经失去了你爹,不能再失去你了。”
  “爹...你到底在哪啊,鸣儿相信你不会死的,如今,鸣儿无能为力,连家主之位都要保不住了。”
  陆鸣紧紧的握着脖子上的一个挂坠,由于太用力,指甲都刺进了肉里,鲜血不断渗出。
  这个挂坠,青铜所铸,蚕豆大小,是陆鸣的父亲出事之前,托人从外面送回来的,这六年,陆鸣一直带在身边。
  手掌的鲜血渗出,流向了青铜挂坠。
  嗡!
  忽然,青铜挂坠轻微的抖动起来,并且变的滚烫。
  陆鸣还没反应过来,青铜挂坠一震之下,居然化为点点粉末,往陆鸣手心一钻,进入到手心中消失不见。
  接着,陆鸣便感觉,有一股滚烫的能量,从他的手心,顺着手臂,一只往上,一会之后,便停留在眉心的印堂穴中。
  “九龙不死,血脉重生!”
  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声在陆鸣的脑海中响起,震的陆鸣脑海嗡嗡作响。
  “九龙不死,血脉重生!”
  “九龙不死,血脉重生!”
  ......
  连续的吼声,不断的在陆鸣脑海中响起,随后,一股炙热的气息,从眉心中出发,涌向陆鸣的脊椎骨。
  下一刻,吼声消失,但脊椎骨上,却有一阵阵麻痒传出,全身变的滚烫。
  “怎么回事?”
  陆鸣完全摸不着头脑。
  此时,脊椎骨上的麻痒更加剧烈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生长。
  “鸣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娘啊。”
  感受到陆鸣身上的异常,李萍更怕,有些手足无措。
  “血脉重生?难道我真的能血脉重生?”陆鸣心里疑惑。
  古籍有记载,只有非常少的人,血脉被剥夺后,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损坏后,能够血脉重生,重新生长出一道血脉。
  但是重生的血脉,大部分等级都很低,没有大用。
  但也有极少极少的一些人,能够破而后立,破茧重生,于毁灭中崛起,超脱过去,觉醒至强血脉。
  但这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古籍记载,古来都没有几例。
  超脱过去,觉醒至强血脉,陆鸣没有去想,那毕竟几率太小了,他只要能觉醒出血脉,就非常高兴了。
  有了血脉,他就能修炼武道了,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时,身上异样慢慢消失,陆鸣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娘,我没事!”
  “你干什么?这里是主府,你不能硬闯。”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娇喝,陆鸣听的出来,是李萍的贴身婢女秋月的声音。
  “啪!”
  “滚开!”
  一声冷喝,夹带着一声巴掌声,随后一个脸色有些阴沉的青年走了进来。
  “夫人,少爷!”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女跟了进来,脸上红肿,浮现出一个巴掌印,正是秋月。
  “陆川,是你?你想干什么?”
  陆鸣起身,一声冷喝。
  来人名叫陆川,乃是陆瑶的大哥,比陆瑶大三一岁,今年十六岁。
  陆川看到陆鸣,眼中掠过诧异之色,似乎有些惊讶陆鸣居然没死,随后便是一声冷笑:“陆鸣,你在正好,我妹妹陆瑶,将执掌陆家,入住主府,所以这主府,你们已经没有资格住了,赶紧搬走吧。”
  李萍脸色一白,她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李萍惨然一笑,道:“陆川,鸣儿身上有伤,等过两天鸣儿伤好了,我们这就搬走。”
  “过两天?今天就要搬走,你们想赖在这里,以为我不知道吗?”
  陆川冷笑。
  “今天?可鸣儿身上有伤啊,今天都这么晚了,让鸣儿休息一夜在搬吧!”
  李萍有些哀求道。
  “休息?他一个血脉都不能觉醒,经脉堵塞的废物,有什么好休息的,不如死了算了,好了,反正今天一定要搬走。”陆川一脸冷漠道。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