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在国旗下宣誓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在国旗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陆珩之开了车内的暖气,把椅子放平。
  
  “嗯。”秦蔓抓了抓风衣的领子,盖到鼻子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熟悉的味道包裹着全身。
  
  紧接着虚弱的声音,隔着风衣传出来:“你刚才,误会她了。确实是那服务生撞到我。”
  
  陆珩之动作很轻,拨开挡住她眼睛的青丝:“那她也逼你吃东西了。”
  
  秦蔓不想因为她两兄妹吵起来,谭京莉只是娇纵了点,本性还是好的,刚才因为她也急哭了:“她不知道我会这么大反应。”
  
  陆珩之现在不想聊到这疯丫头,换了个话题:“我也想问,你这是心理问题吗,还是…”
  
  陆珩之内没说完,但秦蔓知道他想问什么,沉默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要不要说。
  
  陆珩之见秦蔓盯着他看好久不说话,便握着她手捏了捏。
  
  手指细长,骨节分明,能看到纵横交错的青筋,掌心嫩软,指间有一些伤疤,应该是长期做实验,或者是被试剂腐蚀到。
  
  陆珩之十分心疼,轻声说:“算了,不想说就不说。”
  
  “也没什么不想说的。我爸妈是老师,家教很严格,每一餐营养都要均衡,要吃多少蛋白质,多少维生素都要一一计算。从小他们告诉我们不要浪费粮食,碗里留下一粒米就罚做一道数学题。”
  
  秦蔓其实现在想想,以前真的很幸福:“我小时候跟平常的小孩一样,不爱读书喜欢出去玩,相比秦述的性子,我更像男孩子,宁愿撑死也不愿做题,于是经常吃到撑,吃到吐。”
  
  她叹了口气继续说:“长大后终于可以自己做主,吃饭总是习惯留下最后一口,就好像只有那一口才能有自己的想法,大概是叛逆吧。其实我反应不会那么大,放平常只是吃完会心理不太舒服,今天是因为晕车才吐的。”
  
  “至于那玻璃杯…”
  
  “不用说了。”陆嘉珩之打断秦蔓的话,不想听她说这事,陆嘉阳跟他讲了一些,大概能猜到,车祸后的创伤。
  
  秦蔓眨眨眼:“确定不听吗,你可能会后悔。”
  
  陆珩之:“不后悔,不听。以前的事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
  
  秦蔓转了个身,躺在陆珩之怀里:“可是我想说。”
  
  十八岁那年,秦蔓不负众人所望,考上了京大药学院。因为要军训,得提前去学校。
  
  相比较秦述,秦扬秉承着富养女儿,穷养儿子的思想更偏爱秦蔓。一家人都高高兴兴地开车去京大。
  
  天有不测风云,半路上突然下大雨,公路很滑,秦扬开的慢,方清淑正在跟秦蔓说着上了大学好好读书,争取保研。
  
  突然“呲…”地一声,前方一辆车,在左右摆动,不知道是打滑还是酒驾,远光灯直接晃了秦蔓的眼,紧接着一声碰撞,车前窗玻璃炸裂,他们的车被撞下公路,直滚草丛里。
  
  秦蔓被方清淑护着全身,晕了一会睁开眼,就看见方清淑满头是血,不省人事,手臂紧紧抱着她。
  
  而秦扬秦被充气弹出来的安全气囊紧紧压着。秦蔓慌了,眼泪止不住的流,用剩余的力气拼命大喊:“爸爸,妈妈,醒醒。有没有人啊,救命,出车祸了!”
  
  大雨混杂着血腥味,脸上不知道是泪还是雨,秦蔓从来没有像这样无助过。
  
  后来救护车来了,秦蔓眼睁睁地看着医生把白布拉上,盖住秦扬的脸,然后摇摇头,另外一边,正在一直被抢救的方清淑带着呼吸面罩,秦蔓受不住打击当场晕过去。
  
  大概唯一庆幸的是,秦述因为要上课,没有送秦蔓去上大学,而逃过了一劫。
  
  后来,警察调查出来的罪魁祸首居然是一个小混混,他说自己当时喝了酒醉驾。秦蔓不信,这场事故这么简单,她开始阴谋论,不管是所有证词和证据,都有漏洞。
  
  可是她一个大学生,没有说服力,甚至警察都吞吞吐吐有所隐瞒。那时秦蔓知道了,那个小混混不过是只替罪羊,只被判了三年。
  
  当时秦蔓距离18周岁还有几个月,两姐弟都是未成年。夫妻两人皆身为京大的教授,政府给的抚恤金是一大笔钱,却被秦蔓的叔叔秦文光所觊觎。在别人面前说的好听,自己的亲哥哥死的太可怜要帮忙养秦蔓姐弟俩,谁又知道他私下打什么主意。
  
  秦蔓当时也不知道秦文光所想,虽然他老是向秦扬借钱还赌债,但人应该是好的。却没想到自己大一第一学期结束,回家过年的时候。
  
  就发现秦述穿着一件薄薄的长衫被关在门外,而那些人却在里面吃着火锅,欢乐不已。秦蔓气急了,把秦述送去医院后,逼着他把在家里所有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秦蔓浑浑噩噩走在路上,路边捡了个锤子,很重,甚至重到自己都拎不起来,只能一路拖着去秦文光家。
  
  但秦蔓隔着窗,见到秦文光的笑脸,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朝着门窗就是一阵砸,把他们都吓坏了。殊不知那一瞬间,秦蔓把自秦扬去世后,把所有的恨和不公通通发泄出来。
  
  秦蔓说完了,浑身却止不住在发抖。
  
  陆珩之红了眼,不知道秦蔓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忍不住搂紧了她,手在她肩膀轻拍:“不怕,蔓蔓。秦述现在成绩很优秀,前途光明。阿姨的身体也没有恶化,总有一天会醒来。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
  
  陆珩之吻了秦蔓的额头,很轻,视若珍宝:“以及,欠季景轲的不管是人情还是钱,我会帮你一起还。”
  
  秦蔓抬头看着他:“你知道了?”
  
  陆珩之抹掉了秦蔓眼角的泪:“嗯,蔓蔓。我只想你好好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