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在国旗下宣誓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外2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三年后,药物研究所。
  
  隔着老远就能听到三楼实验室尤秋兰的叫喊声:“叶晗昱,你给我下来,很危险知不知道,就是爷爷奶奶把你宠坏了!”
  
  秦蔓从办公室回来叹了口气,这周已经是第四次了。
  
  她一进实验室蹲在椅子旁边佯装生气,质问那个坐在凳子上,短腿一晃一晃和尤秋兰有七分像的小男孩:“怎么了,小叶同学,又惹你妈妈生气了?”
  
  叶晗昱非但没有害怕,上赶着凑上去,伸出胖乎乎的手,软糯地喊着:“蔓蔓阿姨,抱。”
  
  秦蔓看着他眨巴的大眼顿时心都化了,一把抱起他。
  
  尤秋兰见状翻了个白眼:“这小子跟他爸一样,见着美女就走不动路了。你说他,不在休息室看书,跑来实验室捣乱,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指不定这试剂给他折腾什么样。”
  
  秦蔓看倒在满桌子上的试剂,还好没有毒也真是庆幸:“我看平常叶进臣带,发的牢骚都没你多。”
  
  “这不是…”尤秋兰一想到自家老公陪公公婆婆去国外做手术,这一个月孩子自己带就心累:“哎呀,算了,小孩子真麻烦。”
  
  叶晗昱摆摆手,揪着秦蔓白大褂的领子:“不麻烦,蔓蔓阿姨,你什么时候也生个小妹妹,陪我玩。”
  
  秦蔓轻笑:“叫你妈妈生。”
  
  叶晗昱小声在她耳边说:“她怕疼,不肯。”
  
  尤秋兰把自家儿子从秦蔓手中抱过来,轻哼:“说什么呢,小屁孩。”
  
  秦蔓无奈摇头:“我看你更像小孩吧。”
  
  尤秋兰:“说实在,秦蔓你都31了,高龄产妇,更危险,他们没催?”
  
  秦蔓手中的实验报告报告突然捏紧,神色自然:“没有,我和陆珩之结婚到现在没约会过几次,吃饭吃到一半就要出警,哪里有时间要孩子。”
  
  尤秋兰也知道秦蔓这几年因为新药后续改良经常出差加班着实心疼:“自己算好日子,什么借酒壮胆,霸王硬上弓,实在不行情/趣/内衣也来几套。”
  
  秦蔓脸一红,猛然捂住一脸茫然的叶晗昱的耳朵:“你在小孩子面前说什么呢。”
  
  后续做实验,叶晗昱就乖乖坐在一旁尤秋兰身边不讲话不乱动,直到尤秋兰走后,叶晗昱才艰难的从椅子上爬下来,屁颠屁颠跑到秦蔓身边,扯了一下她的衣摆。
  
  秦蔓正在写报告有些疑惑,把他抱到自己腿上。叶晗昱奶声奶气地说:“蔓蔓阿姨,小孩子很乖的,你看我。”
  
  秦蔓看叶晗昱一副深怕自己不想生妹妹的表情笑了,小孩实在太可爱了:“那你为什么想要妹妹啊,弟弟不是玩的更来。”
  
  叶晗昱摇摇头:“蔓蔓阿姨长得这么好看,妹妹也一定很好看。我们家都是男孩子,妹妹可爱,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秦蔓被这一翻话哄的差点鼓掌,这绝对是叶进臣亲儿子,这么小就会撩妹。
  
  晚上下班秦蔓回到家小区,保安就说有快递,她一看寄件人是秦述,就很无奈。
  
  她弟到底什么时候找女朋友,三番两头寄奇奇怪怪的摆件过来,家里都没地方放。
  
  这次拆出来居然是个粉嫩的玩偶,秦蔓脸一抽,打了个电话给他:“秦述,你又给我寄了什么快递。”
  
  秦述很认真的说:“你看这玩偶,像不像我未来的小侄女。”
  
  秦蔓:“……”
  
  她见过父母催生,公婆催生,没听过弟弟催生的,什么玩意儿!
  
  秦蔓呵呵两声:“你很闲啊,那赶紧给妈带个孙子回来。”
  
  “……”
  
  秦述:“我才刚毕业,女朋友都还没有,哪变出一个孙子。”
  
  秦蔓觉得自己一整天都在被催生,脑子都大了,倒是得让她老公有休假啊:“那我一个守活寡的哪边变出一个小侄女,屁话那么多。”
  
  秦蔓挂掉电话后,一路憋着气回到家里,刚换下鞋,发现灯坏了,她又摁了两下开关:“嗯?没电了?”
  
  客厅突然亮起两盏蜡烛,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秦蔓背后一紧,直到那人转过身说了句:“老婆,生日快乐。”
  
  秦蔓松了口气,被绑架太多次都有阴影了,差点给吓死。她鞋都没来得及穿,赤着脚走到陆珩之面前,坐他腿上,下巴靠在他肩膀上,闻着他的气息才算心安。
  
  算算时间也有半个月没见了:“你不是出任务吗?”
  
  陆珩之在她唇上啄了一下:“骗你的。”
  
  秦蔓看着桌子上,摆好精致的牛排,红酒,还有生日蛋糕才想起今天她的生日:“我自己都忘了。”
  
  陆珩之:“我帮你记着。”
  
  秦蔓感觉脚上有点凉才想起自己拖鞋没穿,想从他身上下来,被他拦住了:“没事,反正你一时半会也下不了地。”
  
  秦蔓:“??”
  
  于是秦蔓就这么坐在陆珩之腿上吃了一顿晚饭。
  
  陆珩之自动接过秦蔓盘子里的剩下的牛肉:“吃好了吗?”
  
  其实她压根就没怎么吃,陆珩之的手一直在她身上乱动,虽说结婚这么久,该做过也做了,但是他以往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有些迫不及待。
  
  年纪越大的男人像酒一样越老越浓郁,秦蔓被撩的全身燥热,忍无可忍拍开陆珩之的手:“你吃春/药了?还是泰迪成精了?”
  
  陆珩之弯唇一笑,给秦蔓打横抱进房间:“我都听叶进臣说了。怎么能让我老婆被别的男人催生妹妹呢。”
  
  秦蔓被扔到床上头晕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想起身,又被陆珩之摁回床上:“叶晗昱才3岁半,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陆珩之不回她的话,开始摸索着她裙子的拉链:“我算了一下今天你正好排卵期。”
  
  秦蔓:“??”
  
  陆珩之:“你吃饱,该我吃了。”
  
  秦蔓看陆珩之充满情/欲的眼神,觉得她明天可能要废了:“等…等,刚吃完饭运动会胃下垂。”
  
  陆珩之:“那我慢点。”
  
  秦蔓:“……”
  
  他两说的是一件事吗?
  
  次日的陆珩之要被派去执行秘密任务,催生的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
  
  这天,尤秋兰在休息室柜子里翻东西,一脸疑惑喊着:“咦,秦蔓,你看到我放桌上一盒酸梅了吗?”
  
  秦蔓边翻着实验记录本就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还给她:“喏。”
  
  尤秋兰发现还没开封:“嗯?我不是让你开起来吃吗?”
  
  秦蔓点头:“对啊,我吃完了,还你一盒新的。”
  
  尤秋兰:“……”
  
  这是她买来泡水了,这人就直接给生吃了:“一整盒,一早上吃完了,你不酸啊?”
  
  秦蔓嘴还吧唧了两下,认真的说:“还行,就是有点渴。”
  
  尤秋兰突然拍桌:“你怀孕了吧。”
  
  秦蔓喝着水差点呛死:“咳咳。”
  
  尤秋兰记得秦蔓每个月来亲戚都痛经要请病假:“你是不是好久没来生理期了?”
  
  秦蔓没当回事:“可能最近熬夜推迟了吧。”
  
  尤秋兰一惊一乍地盖上她的实验记录本:“走走走。”
  
  秦蔓皱眉:“干嘛。”
  
  尤秋兰:“去医院啊,不然一会下班了。”
  
  秦蔓扶额,她这风风火火的性子生了孩子还是没变:“我今天晚班。”
  
  尤秋兰脱了秦蔓的白大褂:“谁让一个孕妇值晚班,我投诉他!”
  
  秦蔓:“……”
  
  在外面等尿检,尤秋兰一直咬着手指来回走:“好紧张。”
  
  秦蔓被她走的头晕,拽住她坐下来:“你都生过一胎了,紧张啥,又不是你检查。”
  
  尤秋兰保佑观音保佑佛祖差点跪下来:“昱儿天天追着我要妹妹,烦死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