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医武高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 重症患者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沪市的平民医院是一家在华夏很有名气的大医院,从儿科到五官科、外科、内科、肿瘤科、妇产科等都具备。医科大学的实习生甄斐很幸运被平民医院录取为实习医生,被分到了矛盾最多,医术需要最全面的急诊科。
  
      早晨的例会上,急诊科主任医师方康勇表情凝重地主持会议说道:“昨天被送来的31床病人马大富家属明确表示拿不出手术费,现在他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怎么办?”
  
      办公室里面的四个主治医生,包括护士长温晓鸽面面相觑,心情跟方康勇一样沉重。没钱治病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医院给不给病人治疗?
  
      不治疗,医院明显不近人情,漠视患者的生死和痛苦,继续治疗,医药费和住院的杂费谁来出?医院也有难处。
  
      “那就用费用比较低廉的办法救治吧。”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大家抬头一看,是新来的实习医生甄斐,一个眼眶深陷,长着一双大眼睛的年仅二十一岁实习医生。
  
      甄斐的这个相貌惹得很多的女生着迷,纷纷说他具有混血儿的魅力。尽管每一次甄斐都解释自己是一个正宗的汉族人,但是他越解释,那些女生越觉得他“逗”。
  
      “你说的低廉治疗是用便宜的药品吧?”病人马大富的主治医生胡田楷嘲讽地说道:“可是,马大富是肠癌晚期,即使是最便宜的药品,他的家属也不愿意承担,有的时候,我们也要尊重病人家属的意见,让患者安然度过最后的人生旅程吧。”
  
      一脸不忍的表情,甄斐愤青一般说道:“你的意思是让病人等死,这让患者怎么安然的下来?难道我们期望患者有面对死亡还具有谈笑风生的勇气吗?”
  
      “那你说怎么办?”主治医生胡田楷冷笑着说道:“要不,你替患者垫付医疗费吧,我一年的工资才四万多元,还要面对买房子、哄女朋友,实在是拿不出来那么大的一笔钱给患者治病。”
  
      甄斐不理会胡田楷的话,对急诊科主任方康勇说道:“方主任,我觉得用针灸可以试一试。”
  
      “针灸?”方康勇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甄斐,说道:“从来没听说过针灸能治疗癌症,甄斐,你能确认你的大脑还是清醒的吗?”
  
      “当然了,我从来没这么清醒过。”甄斐十分干脆地说道。
  
      伶牙俐齿的护士长温晓鸽忍不住发言说道:“甄斐,你的话如何让人信服啊?”
  
      “结果才是最有说服力的。”甄斐最有魅力的眼睛闪闪发光,这一刻的他,脸颊肌肉绷紧,看上去像是用石头雕刻出来的一样线条硬朗。
  
      主治医生胡田楷拍拍手说道:“这样也好,最起码让患者的家属看到我们医生不是很彻底的冷血动物,一直在全力抢救他的亲人。”
  
      胡田楷的意思大家都明白,那就是同意让甄斐给马大富针灸,拖延一下时间,让患者家属尽量筹钱,由于针灸的费用低,穷人患者马大富也无法追究医院不给他治病。
  
      温晓鸽立刻反应过来,说道:“胡医生,你这是把甄斐架在火上烤,如果患者家属知道了事实真相,还不把甄斐撕成碎片啊?”
  
      胡田楷耸了耸肩膀,咧咧嘴说道:“那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没钱是求医的大忌,医院也不是慈善机构,可以给患者免费治疗。”
  
      想了想,急诊科主任方康勇下了结论说道:“这样吧,让甄斐去试一试,温护士长,你申请一下医院的绿色治疗通道,看看能不能给马大富减免一些治疗费用。”
  
      温晓鸽无奈地说道:“方主任,你这是一个星期第二次申请绿色通道了,院长会骂你的。”
  
      “骂就骂吧。”方康勇无奈地说道:“谁让咱们的科室情况特殊呢?送来的每一位患者都是急症急诊,也没有精力调查患者的财产情况,如果调查清楚这些,等抢救费用交够之后,患者已经死翘翘了。”
  
      早晨的例会不欢而散,这就是急诊科的日常现实,救人重要,钱也很重要,两者兼顾的时候,说不定啥时候就顾此失彼了。
  
      得到了方康勇的批准之后,甄斐来到三十一床马大富的身边,马大富竟然一个人躺在床上,连一个陪床的人也没有。
  
      甄斐诧异地问道:“你的家属呢?”
  
      肠癌这种病非常痛疼,马大富忍受着病痛,脸孔扭曲,咬牙切齿地说道:“筹钱去了,不过没啥希望,我家的亲戚都借遍了,前后花了三十多万,这病还是没治好,医生,你痛痛快快给我一刀吧,让我死了算逑。”
  
      “哟,那样的话,我就成了杀人犯了。”甄斐的心情很是轻松地说道,竟然跟马大富开起了玩笑。
  
      旁边的一个患者说道:“既然是绝症,还这么痛苦,活着也是受罪,唉!生不如死啊,生不如死……”
  
      他的话让旁边的几位患者点头赞成:“是啊,就是生不如死,我倒是希望国家尽快通过‘安乐死’的立法法案,那样的话我也能早早解脱了。”
  
      甄斐不想听这些没志气的话,他是一个医生,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是让患者解除痛苦的,而不是杀死病人,甚至因为医术不高明,不能救活所有的病人,都会让他的心里很难受,很难受。
  
      甄斐对马大富说道:“马叔,你跟我来吧。”
  
      “干嘛?”马大富的双手使劲按住他的肚子,恨不得把里面的肠子掏出来,让剧烈的痛疼远离身体,或尽快死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