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混在日综的大律师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煮酒论英雄 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她扬着下巴,神情桀骜:
  “嗨,日本第一的律师,敢跟我拼下一场酒吗?”
  ……
  翌日。
  东京都涩谷区大山町二丁目。
  青木美奈子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一抬眼,就看见正瘫在沙发上,同样眼下带着一圈青色的青木老爹。
  “爸爸,哥哥昨天好像一晚上都没有回家啊。该不会事务所出什么事了吧?”
  青木正男抬起有些困顿的眼皮,看了一眼同样憔悴的女儿,干咳了两声:“这个嘛,你哥哥他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有自己的娱乐。”
  “哦。”
  青木美奈子虽然不懂老爹说的娱乐是指什么,但也乖巧地点着头,准备去做今天的早餐。
  看着女儿进了厨房,青木正男不由感慨地扭头望向供桌上摆着的亡妻照片。
  老婆大人啊,咱们家的小猪,总算学会拱别人家的白菜了。
  *********
  青木凉介像往常一样从出租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眼眼前的三木法律事务所,下意识紧了紧脖子上的领带。
  现在时间是8点54分,距离9点还剩下6分钟。
  如果不是临时换了留宿地点,他倒也不至于这么紧张。
  一边收回脑海里对昨天晚上的一些记忆片段,青木凉介一边迅速往电梯口走去。
  前台的接待小姐在看到三木律所第一美男青木律师走路的背影时,不由皱了皱眉头。
  今天的青木律师看起来脸色有些发白,走路也有些不太稳当,难道是昨天晚上熬夜加班了?
  凉介走出电梯,果不其然,又听到了社长办公室方向传来熟悉的争吵声。
  他几步走到社长办公室门口,果然再次见到正扭打成一团的三木长一郎和古美门研介。
  啧,又来了吗?
  青木凉介挑了挑眉,正准备转身回自己的办公室时,眼睛的余光瞟过社长桌上那个仓鼠笼子。
  只见之前每次来都在滚轮上小跑的纱织酱,此时却失去了踪影。
  而之前都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泽地小姐,此时此刻的表情,却有些哀伤。
  只见她身旁的办公桌面上,用一张纸巾盖住了一团隆起。
  看那个大小,刚好是纱织酱的样子。
  啊这,居然这么快就死了吗?
  虽然熟知剧情的凉介心里清楚,纱织的死是个必然,是古美门被赶出三木事务所的前置条件。
  只是没想到死亡来得这么突然,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小家伙,今天就已经……
  想到这里,他看了眼地上正死死拉住古美门的领带的三木长一郎。
  只见他双目圆瞪,牙关紧咬,表情管理彻底失控,就像恨不得活撕了古美门一般。
  而古美门则是奋力抵抗,企图用武力压制住对手。
  “古美门,你这个混蛋!你的良知都被狗吃了吗?看见纱织那双小眼睛,就不会发自内心地感到触动吗?你这个害死纱织的罪魁祸首!”
  “咳咳咳……可是,如果不是这样,武田制药也不会最终同意和解啊!我没有错,我只是想要赢啊!!”
  ……
  精疲力竭的两人最终分开,痛失爱女的三木社长用最后的力气嘶吼:
  “古美门!你这个根本不配称为律师的家伙!你这个魔鬼!立刻!马上!给我从我的事务所里滚出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