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混在日综的大律师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章 离婚财产分割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个男人面容周正,神情庄严肃穆,本人的形象与电影里那些正面人物极为契合。
  唯独眼底有些发青,走路的时候脚步也有些虚浮。
  如果不是知道他有那种爱好,看到的人多半只会以为他是为了研究而减少了睡眠时间。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向坐在办公室内的青木凉介,反而对着身旁的泽地秘书使了个眼色,似乎是对自己没有被带到社长办公室而感到略微不满。
  泽地秘书立即会意,连忙出言解释:“工藤教授,这位青木律师,是三木社长十分看重的弟子,三木社长对他,就像您对您的学生一样充满爱护。
  因此,这次一听说您的委托,三木社长亲自教导了青木律师,这才把这桩委托亲手交到了青木律师的手中。
  希望您能信任他,就像您以往信任三木社长一样。”
  听完泽地秘书的话,工藤冈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一些,总算是肯把视线投到青木凉介身上。
  可即使心里有了准备,在看到青木凉介的实际年龄后,他还是忍不住蹙了蹙眉。
  青木凉介自然是看出了对方的疑虑,干脆大方地向对方介绍自己:
  “您好,工藤教授,我是这次负责你的委托的代理律师,青木凉介。”
  他的右手很自然地伸向前方,但工藤冈却仅仅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要伸手握住的意思。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足够表明了他的态度:
  「我认可你是三木长一郎的弟子,但在你做出足以说服我的成绩之前,我是不会信任你的。」
  青木凉介见状却毫不尴尬,自然地收回了手,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提问:
  “那么,工藤教授,我想知道的是……”
  ……
  庭审当日。
  青木凉介和工藤冈打过招呼,确认一些庭审时的注意事项后,两人走向被告席。
  而对面正一脸鄙夷地看着即将成为自己前夫的工藤冈的,正是本案的原告方,即工藤教授的妻子,工藤坂乃。
  站在她身边的,身材高挑,戴着黑框眼镜,长相斯文的男人,正是她的代理律师——铃木弘树。
  青木凉介的视线在对面被告席上的两人身上来回移动,心中迅速的浮现出他们两人全部的详细资料。
  工藤坂乃,37岁,全职家庭主妇。
  尽管在年龄上,她比今年52岁的工藤教授小了整整15岁,却并不是为了金钱而嫁给工藤教授。
  准确的说,这位工藤夫人是那种集天真、幼稚、愚蠢于一体的女人。
  看这位工藤夫人的资料时,青木凉介就有种感觉:
  她大概是在出生之前,就和阎罗王做了交易。将智商和情商全部献祭掉,换来了一副人见人爱的完美容貌。
  铃木弘树,同样37岁,暴走族出身的律师。与工藤夫人是高中时代的同学。
  铃木弘树虽然说不上是个多么厉害的家伙,但也是上过法庭,有过不少胜诉纪录的老手。不是那种可以轻易对付的菜鸟。
  而且,从凉介找到的资料来看,这家伙还很喜欢耍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
  无脑美女和无赖律师么?
  有点意思!
  看着两人在法庭上便凑在一起小声私语的模样,凉介对接下来的庭审倒是多了些兴趣。
  ……
  法官宣布开庭,原告律师就像之前青木凉介在委托材料上看到一样,开始详细列举身为丈夫的工藤冈所犯下的的出轨行为。
  一般意义上来说,法院在判决离婚时,大部分财产都会归非过错方所有,而作为过错方的工藤冈,则只会留下一小部分,大约两成左右的财产。
  铃木弘树正是抓住了工藤冈婚内出轨(嫖娼)这件事大做文章。
  青木凉介见状唇角一勾,以一个极其自信的姿态,开始发言:
  “诚如原告律师所言,他的委托人,即原告工藤坂乃女士,只是见到了我的当事人出现在风俗店里,与风俗店里的小姐有一定的肢体接触。
  那么,众所周知,我的当事人工藤冈先生是个在社会学方面颇有建树的教授,而社会学里也包含人类行为学这一分支。
  原告所见到的出轨行为,在我的当事人眼里,仅仅是一次针对人类行为学的研究。
  也就是说,在进行这一行为时,我的当事人是以社会学教授的身份,而不是工藤坂乃女士丈夫的身份。
  因此,这个行为所代表的含义仅停留在研究层面,而不在于婚姻关系中的出轨。”
  “反对,被告律师在故意曲解出轨的含义!”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