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他惊人的毅力并无观众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此恨难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还真观外,新坟前,姜望睁开眼睛。
  那枚小小银月就落入他右手掌心,化作银月印记烙于其上,而后消失不见。
  但姜望仍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它的存在,它并没有任何的威能,只是会在姜望念动时重新出现,勾连太阴星,将他的灵识带入那个玄妙莫测的太虚幻境中。
  没有在太虚幻境中探索太久,他所处的郊野,也并非能安心探索的地方。
  且不说强大修者于此交战的余波散去后,枫林城那边是否会有修者赶过来查探。对于姜望本人而言,他也有更紧要的事情。
  如果没有记错时间的话,三日之后,就是枫林道院内院选生的时间。
  一旦错过这个时间点,他就再难以找到机会——复仇的机会。
  因为内院的院生才是真正被庄国承认的道院弟子,而道院弟子,不可轻辱,更遑论杀伤!
  最后回望了这个强撑病体盘桓多日的残破道观一眼,姜望便踏着月光,大步远去。
  破观门前杂草丛生,有一阵风吹过,使月光得以洒落那躺在地上多年的旧匾。其上字迹模糊,但“还真”二字,隐约可以勾勒出来。
  月照破观新坟,风穿树叶沙沙。
  仿佛谁的一声叹息,好似忧伤,又似释然。
  枫林城其实也不算小,对于很多世代居此的人来说,甚至这就是世界全部。
  除开代表庄国意志的城主之外,张、方、王三姓,就是这方地界的主人。
  夜色深重,倚翠楼的后门被推开。在一个丰腴姐儿的娇笑声中,穿一领双侧开衩长衫的男子摇摇晃晃走出来,满身的酒气倒愈衬得志得意满。
  他叫方得财。
  这个“方”字并不容易,自他爷爷辈起,已在方家伺候了三代,方才得赐这个姓。也正是给方家人倚为心腹,他手头才能这样宽裕,每月都能进一次倚翠楼这样的销魂窟。
  又猛地捏了一把相好的姐儿,他才哈哈大笑着离去。
  那身段丰腴的姐儿羞恼地瞧着他,嘴里不依不饶的嗲了几句。直到他的背影在巷中远了,才啐了一口:“狗仗人势的东西。”将小门重重带上。
  她也因此就没有注意到,一个褴褛衣衫的男人,已经贴近了方得财身后。
  方得财有些武艺在身,感受到不对的时候,他骤然提拳回身,但对方只随手一巴掌,就打散了他的拳架。
  紧接着他的喉咙就给扼住,整个人腾空而起,又被重重地按在了墙上。
  相较于脸上迅速肿起的疼痛,逐渐艰难的呼吸,更让他恐惧的,是那一张脸。
  温和的、宁定的,姜望的脸。
  “姜……姜……”方得财用被扼住的咽喉这样惊恐而挣扎的嘶着。
  “是谁指使的你,方家,还是方鹏举?这件事还有谁参与?酒里下的是什么毒?你又是怎么联系上的西山残匪?”
  姜望慢吞吞地问完这些,掐在方得财窒息过去的前一刻,才施施然松了手:“现在,慢慢跟我说。”
  他抬头看了一眼月色,“我们时间很多。”
  晚风轻轻地推着云走,稍稍掩了掩月光,这条巷子里的小声对话,轻细得如同恶鬼私语。
  这一夜,明月在天、夜鼓风,未死之人、已回城。
  天光大亮的时候,姜望站在了枫林城道院门口。
  庄国以道门为国教,最强盛的超凡力量自然也来源于道门,遍布全国三郡各城的道院就是明证。
  道院不仅仅是庄国年轻人首选的修行之地,甚至各级官吏,也都得有在道院进修的履历才能服众。
  也因而就整个枫林城而言,最贵要的地方或许并非城主府,也不是什么三大姓的宅门,而是枫林城道院。
  庄国传承的道门属于玉京山这一系,最重仪轨。因而整个道院亦是修建得富丽堂皇。别的不说,仅仅蹲在大门两侧的那一对玉狮子,就极富威严与贵气。
  姜望的衣衫仍然破旧,细闻甚至还有一股酸臭味。他只是简单地洗了一把脸,把乱发随意束到脑后。
  他站在道院洞开的大门前,整个人昂首挺胸,拔如青松。
  值守的外门弟子把眼睛揉了又揉,才不敢相信地喊道:“姜……姜师兄!?”
  姜望点头示意,“吴师弟好。”
  作为枫林城道院里最肯搏命的外门弟子,他参与过的道院任务数不胜数,只要是入门一年以上的外门弟子,基本上没有不认识他的。
  吴师弟转身跑进道院,激动得大喊:“姜望师兄回来啦!姜望师兄回来啦!”
  不多时间,就有诸多外门弟子蜂拥而至,将道院大门挤得满满当当,师兄师弟七嘴八舌的叫个不停。可见姜望平日在外门弟子中的人望。
  数十个外门弟子中,有几个人格外惹眼。就连在拥挤中,人群也下意识地为他们让出路来。
  “姓姜的王八犊子!这些天躲到哪里去了?我他娘的以为你死啦!”
  那个老远就开始大喊大叫的,是杜野虎。他跑动的时候身上的肌肉块仿佛随时要炸开练功服。他的面容也与众不同,满脸的络腮大胡。往那一站,光看脸要比周围的外门弟子大上两三轮,说是哪里来的山大王也有人信,就是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因为发育太过着急,人称英年早胡。
  他像一头从人群中挤出来的熊,一把环抱住姜望,混不顾他身上隐隐的酸臭味,嘴里一个劲的道:“真他娘的!真他娘的!”
  “回来就好!”
  说着回来就好,眼睛却泛着泪光,嘴唇却在颤抖的,是凌河。
  他的面容端正,天庭饱满,瞧来便是个沉稳有静气的人。此时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练功服站在杜野虎身后,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姜望。
  唯独一个俊秀的少年,凑过来先上下打量了一番姜望,才指着他的破衣烂衫笑嘻嘻道:“怎么混成了这个鬼样子?”
  他叫赵汝成。他的容貌最为出色,脸上的笑容似乎略显轻佻。但只有真正熟悉他的人,才能从他迷人的笑眼中,看出那抹隐隐的泪光来。
  这几个人外貌性格各不相同,但与姜望都是过命的交情,
  在外门的许多试炼任务中,他们同心协力,度过无数困难危险,早已结下深重情谊。
  但姜望的目光却越过他们,只投向了人群中那个双眸似乎泛红的俊朗少年。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但只是站在那里,便隐隐是人群的中心。
  “鹏举,五十七天了。”姜望几乎是一字一顿,“我每天都在想你。”
  “只想鹏举,难道就不想二哥吗?”杜野虎抓住姜望的肩膀摇动,哇哇乱叫。
  凌河与赵汝成,却都沉默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