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他惊人的毅力并无观众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此恨难偿!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五十七天是一个非常具体而敏感的时间,距离姜望失踪,刚好五十七天。
  一身富贵锦服的方鹏举笑着上前:“回来就好,这些天大家都很担心你。”
  “是啊。”姜望同样笑了起来,“见不到尸体,你怎么会不担心?”
  方鹏举脸色一变,“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出事后,我心急如焚!派人到处找你!”
  姜望幽幽道:“所以我直到今天才敢露面。”
  “姜望!袭击你的是西山匪贼余孽,此事人尽皆知!难道你竟然怀疑我吗?”方鹏举面色涨红,显得惊怒不已,“我们枫林五侠亲如兄弟!你是不是误听了什么谣言?”
  凌河、杜野虎、姜望、方鹏举、赵汝成,这五人都是枫林城道院外院弟子中最杰出的人物,因为意气相投,常结伴扫寇,同进同出,被称为枫林五侠。
  感受到瞬间凝重起来的气氛,前来迎接姜望的外院弟子都开始有些不安。
  “难道是方鹏举害了姜望?”
  “别胡说,方鹏举向来仗义,怎么会做这种事?一定是误会!”
  “我看不像……姜师兄可不是任人愚弄的傻子。”
  人群窃窃私语。
  “都是自家兄弟,你别乱说话!”杜野虎盯着姜望,脸色很是焦躁。他的直觉很不好,但却又没什么办法阻止接下来的事情。
  凌河想了想,出声劝道:“老三,这段时间想必你也经历了很多事情,吃了不少苦。不如先安顿下来,过几日就是内院选生了,这是关系一生的大事,需得慎重对待。西山那伙残匪已经被我们联手剿杀,此中若还有什么隐情,也可慢慢梳理。你若有冤,有恨,咱们兄弟一定帮你,哪怕是闹到郡道院、国道院,也在所不惜!
  可鹏举是咱们一起歃血盟誓的兄弟,我相信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兴许是有人从中挑拨……”
  “大哥。”姜望打断了他,“我什么时候口不择言过?对于这段兄弟感情,我的珍视不比你少。所以今天我既然这么说,那就说明事情的确就是这样。”
  “方鹏举!”姜望转头看向那锦衣少年,伸手一指,“我希望你在打开这口箱子之后,还能够如此理直气壮!”
  众人这才注意到,在姜望的身后,还放着一口大箱子。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方鹏举永远不会伤害朋友!”方鹏举只愣了一瞬,便慨然说道:“我便亲自看看,是什么污证,能让三哥怀疑自家兄弟!”
  他大步走到院外,从腰侧拔出长剑,一剑挑开箱盖!
  箱子里面一个五花大绑的人露出来,嘴里塞了破布,见到方鹏举后表情焦急无比,拼命呜呜个不停。
  杜野虎与凌河也都沉默了,他们都认出来,这是方鹏举亲近的家仆方得财。
  “那天你这家奴送来帖子,说你约我去望月楼饮酒。我去的时候你还没到,他劝我先饮几杯,试试你特意送来的美酒。那酒中的毒……是两隔阴阳散。
  毒性刚发作,就有山匪破门袭来……我亲手剿了西山贼匪,没想到竟在这枫林城中,险些被一群余孽杀死!”
  姜望的声音幽幽响起:“所以我恢复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方得财。”
  方鹏举只沉默了一刹,下一刻就长剑急送!
  “畜生!我方家待你不薄。你竟敢勾结山匪,伪造书信,害我三哥!”
  这一剑既快且准,鲜血溅射。方得财猛地抽搐起来,喉中呜咽几声,终如死狗般一动不动。从头到尾,他甚至来不及说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
  “方鹏举!”在场没人是傻子,杜野虎虽然粗豪,但不代表他愚蠢,这会虎目圆睁,怒气上涌。
  “二哥。”方鹏举垂着滴血的长剑,满脸羞愧,“我……一时怒火攻心,只想着杀了这个畜生为三哥出气!”
  “没关系。”姜望看着方鹏举表演完,才从怀里抖出一张纸来,上面有密密的字迹,“这里有方得财的供词和画押,鹏举要看看么?”
  “咣当!”
  方鹏举随手将长剑弃置,猛地跪倒,“我不看也知道这上面大概写了什么,只能说西山贼匪亡我之心不死,不知花了什么价钱,令得财这畜生如此死心塌地!可是三哥你相信我,我向来为人坦荡,何曾有过小人之举?无论此事前因如何,我方家必定给你一个交代,我将悬赏万钱,势必肃清方圆百里之匪贼,以洗三哥心头之恨!”
  人群中也有外院弟子出声道:“是啊姜师兄,你们枫林五侠个个好汉,乃是我枫林城道院外院的骄傲,千万不要受小人挑拨啊!”
  “我曾经老母病重,是方师兄慷慨解囊。我相信他不是这种人。”
  还有对着方得财尸体吐痰的,“此等恶仆死不足惜,竟还污方师兄的名声,坏枫林五侠的兄弟之情。若还活着,我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诸位同门不必多言!”方鹏举一挥手阻住众人议论,膝行几步诚恳看着姜望:“三哥失踪后,我带人四处搜寻,几次泣不成声!我对三哥的情义人尽皆知,天地可鉴!可纵然我问心无愧,但若不是我信任得财,三哥又信任我,又怎会有这畜生可趁之机?一切罪责在我,我愿一力承当!”
  “我愿付尽私库财物,以偿三哥之痛;我愿身受鞭刑,以弥错信之谬;我愿只身荡寇,誓灭西山余孽,余孽不绝,我定不回城!”
  “我愿意这样做,不是为了补偿,三哥险些身死,此恨难偿!只是咱们兄弟一场,我无法原谅自己!”
  “如果……”方鹏举最后几乎声泪俱下,咬牙道:“如果三哥仍然恨意难消,那便拿起这柄长剑,一剑杀了我!鹏举绝无怨言!”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那柄掷地的染血长剑上。
  “方师兄不可如此啊!”
  “我相信不是你的错,大丈夫怎可轻易言死?”
  此情此景,观者无不动容,纷纷出声劝阻。
  就连凌河也在沉默一阵后再次开口:“老三老四,这件事……”
  姜望一挥破袖,直脊而出,“鹏举,我曾为你身负数创,你也曾为我挺身而出。咱们五兄弟一起,也是同生共死过。”
  无论凌河、杜野虎还是赵汝成,全都双眸微红。他们一起经历的那些血与泪,那些一起拼搏的日子,一起度过的欢乐……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同生共死的兄弟情义,岂是三言两语能说尽?
  “三哥……”方鹏举低下头,一时间更是涕泪横流,泣不成声:“千错万错,都是弟弟的错,我不该错信恶仆,险些酿成大错啊!”
  “但既然鹏举你这么说了……”只听见姜望缓缓说道:“那三哥就,恭敬不如从命!”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