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他惊人的毅力并无观众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信任非错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枫林城位属清河郡,以规模论在本郡十三城里居于尾列,仅在茂城之前。
  这样一座城池的道院院长,一般匹配中阶的六品道人。董阿以五品修为坐镇枫林道院,也难免传言说他在庄都得罪了人。
  但对于枫林道院的弟子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说,除了方得财的证言外,在这次决斗之前,方鹏举亲手安排袭击,意图杀你夺丹之事,你并不能拿出足以公诸于众的确凿证据?”董阿一袭黑色道袍,端坐静室蒲团。
  他身后墙壁上挂着一卷人像,绘着一个身穿尊贵紫色道袍的道者,笔触细腻,图像栩栩如生,道者面容却如隐云雾之中,看不真切。
  姜望垂首恭立于院长身前,听到问话,才以尽量平缓的语气陈述道:“我清楚知道是他,这便够了。至于铁证,他身死之前自然会给大家的。而他也的确没有令我失望。”
  董阿知道,他指的是方鹏举服下的那颗开脉丹。
  “是否太过急切鲁莽?”
  “本应徐徐图之,罗列证据,以待道院裁决。可两日之后便是内院选生的时间,方鹏举既已显现道脉,那便定能成为院长的弟子。时间紧促,只能行险。姜望敢杀外院弟子,但不敢杀院长的弟子。”
  外门只是预备,内院弟子,才是真正的道院弟子!
  说话的时候姜望始终垂首,表现出弟子应有的谦卑与本分。
  但此时划过脑海的,却是还真观外,那自西而来的剑啸声!
  那个名为李一的男人,一剑便将强如左光烈这等天骄枭首。哪用得着百转千回?
  相较于发生在还真观外的那场战斗,他是何等弱小!他引以为豪的剑术,又是何等孱弱!
  哪里有时间去磨磨唧唧,为求一个万全的方式,在道院与方鹏举慢慢周旋呢?
  再者说,若非今日这样单剑直入,悍然发起道证决斗,以其他方式交锋,他又哪里有背靠枫林方家的方鹏举优势大!
  “如果说方鹏举所用的开脉丹是夺自于你。那么,你的开脉丹从何而来?”
  来了。
  姜望心中稍紧,但面上不露分毫。发生在还真观外的那场战斗,即使由于当事强者的威势一时无人敢近,但事后也必然会引发查探。况且,公羊白等人设阵于庄国境内,不可能不提前与庄国强者通气。庄国再小,也有一个国家的尊严!
  作为整个枫林城域明面上的最强者,董阿对于那场战斗,不可能没有了解。
  好在整件事情中姜望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在这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他留下来的痕迹也不可能瞒得过去。
  当下,他便尽量用最客观的角度、不掺杂任何主观态度的,描述了当时所听闻的一切。包括他的身体状态,他的想法决断,以及他如何从模糊血肉中摸出开脉丹,包括最后将那些尸体掩埋。
  唯独只略过了虚钥的事情。
  在讲述的过程中,除了眸中一闪而逝、喷薄欲发的愤怒,董阿始终保持沉默。
  姜望当然知道这愤怒源自哪里。
  枫林城郊野,还真观外,这是庄国国土!而来自秦楚的强大修者,在此悍然交战,毫无顾忌。整个枫林城甚至清河郡,也没有人敢于干涉这场战斗。于庄国修者而言,这本身就是莫大的耻辱。
  董阿之所以压抑这种愤怒,无非是不想裸露庄国孱弱的事实,避免影响弟子修行的信心。
  他应该是一位好院长。
  姜望在心里默默观察着这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主导他修行之路的中阶强者——在今天之前他不曾有过这样的机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