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他惊人的毅力并无观众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十九章 殊途同归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晨光乍起,辚辚的车轮声,唤醒了这座城市。
  
  负责采买的马车,在晨光中离开了姜家后门。
  
  如今的姜府,有管家,有马夫,有厨子,有侍女,零零总总也有二十余人。人吃马嚼,到处都是花销。
  
  每日买菜都是论筐算。
  
  摇光坊自有菜市,但大概是因为住在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菜市也比别处贵得多,
  
  精打细算的谢管家,当然不肯叫自家吃这个亏。
  
  姜府又不是没有马车,多走几步路,就是坐拥临淄最大菜市的湖阳坊,菜新鲜且便宜,尤其是鲜鱼肥美……
  
  总之每日是到这里来买。
  
  不过刚进入湖阳坊,便有一个人影从马车上走下来。
  
  姜爵爷脸上粘了些胡子,如意仙衣换了个劲服模样,泰然自若地混进了人群中。
  
  ……
  
  ……
  
  嘴里说着不关重玄胜屁事,掩护还是要重玄胜帮忙打的。
  
  故而胜公子一大早就在院子里练起功来,同时把府里下人使唤得团团转,一会要这个,一会要那个的。
  
  有多少双眼睛盯着现在的姜府,并不能说清。
  
  有些发现了,有些还没有。
  
  胜公子嘴里骂着某人人傻还脾气倔,该做的事情,一件也落不下。
  
  青砖匆匆赶来的时候,胜公子刚刚把手里的铁球捏成一个小人,还刻了姜蛮二字。
  
  “公子。”他半跪在地,带来了情报。
  
  重玄胜一边给十四看他的杰作:“像不像?像不像?”
  
  一边忙里偷闲问了句:“怎么了?”
  
  “关于遵公子的最新消息,定远侯让我转予您知。”青砖汇报道:“这会老侯爷那边也应该收到信了,”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姜望那边有情况呢,这么快就有动静,可不是什么好事……”重玄胜嘀咕了一句,有点漫不经心地道:“我那个好哥哥,又有什么惊人之举?来,站着说话,一条条说,与我下个酒!”
  
  他把刚捏好的铁人放到一边,提起小火炉上的酒壶,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热酒,把着酒壶又看向十四。
  
  十四摇了摇头,他便自饮。
  
  “遵公子在迷界游猎,遭遇了暗王之子,杀之!这位暗王之子,据说是暗王血裔里排名第一的那位。”青砖道。
  
  十四从食盒里拿出几碟还冒着热气的菜肴,让重玄胜下酒。
  
  重玄胜挑了几筷子,嘴里道:“不过如此!姜望不也杀了血王之子么?”
  
  理所当然忽略了姜望杀的那个鱼万谷排名甚低,不过中阶统帅。重玄遵杀的这个,却已是顶阶海族统帅。
  
  血王的确不比暗王差,两个排名不同的血脉后裔,却是天壤之别。
  
  当然,当初的姜望也远不如现在便是了。
  
  “冲翼王亲自出手追杀遵公子……”青砖道:“遵公子成功逃脱。”
  
  重玄胜瞪了青砖一眼:“说话这么大喘气,我还以为我那兄长死了呢!都没想好是哭还是笑。”
  
  海族两字王又被称为假王,差不多类比于人族神临境修士。
  
  重玄遵能摆脱一位海族王爵的追杀,不可谓不耀眼。
  
  而青砖继续汇报道:“后来暗王亲自驾临迷界,祁真人出手拦下。”
  
  重玄胜冷哼一声:“够有面子的嘛。”
  
  青砖的语气变得凝重:“海族那边好像对遵公子有必杀之心,到处都在调动兵马,整个迷界都乱起来了,几乎掀起大战……据说是那位万瞳亲自做的布置。”
  
  重玄胜重重夹了一筷子肉,喝了一大口酒。
  
  青砖继续道:“沉都真君危寻据此找到了万瞳真身所在,纠集三位真君以及武道强者王骜,深入沧海,突袭万瞳……斩一龙角而返。未竟全功,但也毁了万曈至少百年修行!”
  
  这实在是近海百年未有之大事!
  
  危寻完成了这样的壮举,其声名在海外必然是如日中天。此举可以说一下子就稳固了近海群岛的形势。镇海盟早就该凝聚起来的威望,也因此得到竖立。
  
  齐国这段时间的敲打,几乎是前功尽弃了……
  
  万瞳在坐镇永暗漩涡,且只身托举海族演进的情况下,还能面对四位真君加一个武道强者王骜的突袭围攻而不死。
  
  其实力显然也已经要超越超凡绝巅了!
  
  当然,对重玄胜来说,可能更重要的地方是,重玄遵到底展现了什么,才让万曈那样的存在不惜亲自下场,布局猎杀?
  
  “海族的演进打断了吗?”重玄胜问。
  
  青砖摇摇头:“应该没有,不然这会早该传得沸沸扬扬,沉都真君的声望也能更上一层楼。”
  
  “那么,重玄遵呢?”
  
  “遵公子身受重创,但是在混战之中,又杀了暗王两位排名前列的血裔……与沉都真君一起杀赴沧海的血河真君,当场表示要收他为徒,被他拒绝了。”
  
  重玄胜摇晃着酒杯:“又是道不同那一套吗?”
  
  “……是。”
  
  “这些人怎么都要上赶着捧他,送他名声呢?”重玄胜皱着一脸肥肉问。
  
  青砖显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重玄胜举杯将酒饮尽,才感慨道:“这可真是说书人话本里的主角啊!天生道脉,完美无瑕。小小年纪就得真君看好。没几年,又有相师盛誉,冠绝临淄。观河台上,并称绝世。一去迷界,便起风云。搅得天翻地覆,沧海生波!”
  
  他转头看着十四,笑道:“衬得我很像书里那些只会搞阴谋诡计的无用反派。是不是?”
  
  十四伸手帮他把头发拨了拨,轻声道:“我看到的你,一直是主角。”
  
  重玄胜看着她,隔着厚重的铁盔,仿佛也看到了她的容颜。
  
  但碍于青砖在场,只是握了握她的手。
  
  然后又道:“但这是个好消息!”
  
  十四歪了歪头,显然不太理解,重玄遵在迷界风光无限,这为什么是一个好消息。
  
  重玄胜叹道:“天骄的分量更重了,姜青羊也因此能收获更多的容忍!”
  
  “我叔父呢?”重玄胜又问。
  
  他的叔父有两个,一个亲叔父,一个堂叔父。
  
  但青砖很显然知道他问的是谁,只低头道:“侯爷出海去接遵公子了。”
  
  重玄胜点点头:“这是应有之理。”
  
  以他敏锐的嗅觉,不难判断,重玄遵这一次在迷界,明显是被危寻他们当成了诱饵。而重玄家现在除了重玄褚良,也没谁能替重玄遵撑腰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