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前游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十章 黄粱一梦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杨天指着小白杨:“小白杨!”
  “是呀!哥,赶快上去吧别让新娘子等急了!”
  杨天上马,又问道:“妹子,咱们这是去哪呀?”
  “当然是先去去御物派迎新娘子!”
  “去接新娘子为什么要去御物派呀?”
  “哥!又装糊涂,嫂子她不就是御物派的!”
  “啊!”杨天惊的下巴都快掉了,自己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御物派的姑娘了,不对,自己就没勾搭过。
  杨雪又说道:“哥,就算嫂子不是御物派的,你和一铭哥不还是把兄弟吗!”
  叶兄!杨天带着千万个不解到了御物派门口。
  大门上挂满了红绸子,两侧飘扬着长长的红灯笼串,有人见到杨天来了,急忙奏起礼乐。
  管哨编钟已奏响,黄金万两不再想。
  红绸喜笼随风飘,云门推开佳人到!
  杨天下马一步踏进,只见眼前有三台花轿,杨天向后退了一步,杨雪连忙上前扶住。
  “哥!怎么了?”
  “怎么……怎么有三台花轿?”
  “三个新娘子,当然要有三台花轿啊!”
  突然间,晴朗的天空闪过一道雷电,随后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雷鸣接踵而至。
  雷声每响一下,杨天的心神就跟着乱一下,杨天跪在地上捂着双耳,眼前的一切变得越来越模糊。
  所有人都在笑,笑的狰狞,笑的诡异,随着最后一道雷声响过,周围的一切变为虚无,自己前游于一片无尽的黑暗中,怎么够不着头。
  直到一束光照进,杨天使劲全力,朝那束光游去。
  ……
  杨天再次缓缓地睁看眼,这次看到是木头床顶,刚刚那是个梦?杨天回忆这个梦,可自己只能记起零散碎片。
  还没等杨天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阵剧痛感袭来。
  “啊!”
  趴在床边的凌冰被杨天这声叫声叫醒了。
  “你醒了!”
  杨天想坐起来,可一只手根本起不来。
  “你别动!我帮你!”
  凌冰将杨天扶起,让他靠在床头,关切的问道:“伤还很疼吗?”
  “不太疼了。”
  杨天这话明显是假话,额头上渗出的豆大的汗珠出卖了他。
  “假话!”凌冰拿过一旁的手巾,轻轻地将杨天额头上的汗擦掉。
  杨天不敢看凌冰,低着头说道:“你……一直在这?”
  凌冰轻声嗯一声:“嗯。”
  “嘶!”杨天捂着左臂。
  “怎么了!”
  “没事!就是疼了一下。”
  这时杨雪端着药推门进来,无名在杨雪身后面拽着她的衣角也跟进来了。
  杨雪看见坐起来的杨天:“哥你醒了!”激动连手中药碗都掉在地上。
  但杨雪身后无名,看见药碗掉了,一伸手稳稳地接住药碗,并且碗中的药一滴没洒。
  “娘子!药!”无名将药碗递给杨雪,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杨雪,像是一个孩子等待着大人的赞扬。
  杨雪看着无名这样也没有办法,用手摸了摸无名的头,而无名则是趁机亲了下杨雪那漂亮的脸蛋。
  “无名!”杨雪捂着脸,俏脸变得绯红。
  无名见杨雪这么叫自己,知道娘子肯定是生气了,一个箭步就跑出了房间,杨雪站在原地捂着自己那气鼓鼓,红扑扑的脸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