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前游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十二章 逃往北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北郡是所有郡中地理位置最偏的郡,由于夏侯佘喜静,他的郡建立于冰封山上,尤其说是郡,不如说是夏侯佘的个人住所,这里除了夏侯佘之外,就还有几个护卫和仆役,来保护和照顾夏侯佘的安全和生活起居。
  冰封山,千年风雪铸就而成,天险坐落,背靠悬崖峭壁,上山之路只有一条,如果不知道正确的行路,将会被困死在这冰封山上。
  昏暗的房间中火炉子上架着锅,里面煮着酒,夏侯佘将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但当拿起来时,酒杯把突然断了。
  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夏侯佘刚刚想将酒杯当暗器祭出,可转头看到是浑身鲜血,奄奄一息的明狐背着端木猫。
  “大哥,救……”明狐话还没说完,就躺倒在地,一言不发。
  “阿猫!小狐!来人啊!”
  夏侯佘喊来一些士兵让他们将端木猫和明狐扶到床上,随后让所有士兵出去警戒,没有自己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
  夏侯佘站在两张床前,袖子中飞出一条绳子围成一个圆,慢慢化为一面明清玉洁的镜子,镜中映射出的光照在端木猫和明狐身上。
  这光一会如同连绵不断的溪流,一会又如汹涌澎湃的波涛,在两人身上流淌。
  随着光的消散,端木猫和明狐身上的伤也在慢慢愈合,直到全部愈合后,镜子再次化成一条绳子,回到夏侯佘袖中。
  但夏侯佘刚刚收回绳子时,突然跪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往外吐着鲜血,面容惨白,七窍流血。
  一点一点爬向柜子,打开柜子,夏侯佘将柜中所有的东西翻出来,只见柜子深处有一个檀香木盒。
  夏侯佘拿出檀香木盒,打开,里面就是一颗模样再普通不过的药丸,他将药丸塞进嘴中,原本圆润乌黑的瞳孔中间出现一道裂痕,浑身长出红色的鳞片,身子化为长长的蛇尾。
  在灯光的照明下,一个人首蛇身影子映在墙上。
  两个时辰后,端木猫缓缓的扶着床沿坐起来,看到正在煮酒的夏侯佘。
  “大哥!”
  “醒了,过来坐!”
  端木猫坐在夏侯佘对面的蒲垫上,想给自己倒杯酒,但被夏侯佘拦下。
  “你有伤在身,喝什么酒!”夏侯佘训斥道,那训斥的口气像极了一位严父在教训儿子。
  “知道了,大哥。”
  端木猫放下酒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夏侯佘看见了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小狐受了这么重的伤!”
  “胖子,大熊他们……”端木猫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来到底是怎么了。
  “胖子?大熊?他俩怎么了!”夏侯佘看端木猫这欲说还休的样子,心中突然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们……他们被人杀了!”
  “什么!”
  手中的酒杯掉在地上,一声清脆的瓷碎声,就好像是此时夏侯佘的心碎声,失魂落魄的眼神仿佛是深渊,一眼望不到尽头。
  端木猫连忙上前扶住夏侯佘。
  “大哥!你没事吧!”
  夏侯佘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一回身拽住端木猫的衣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