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前游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十章 孤身入敌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杨天听见这话放心了,要不然自己又要杀人了,两人将拖拽的痕迹清理干净后,捡起刚才掉在地上的油灯,装着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代替着那两个守卫继续站岗。
  一个时辰后,终于杨天和凌风在不远处看到看到两团亮光,是换岗的。
  “我们来换岗了,有什么情况吗?”一个守卫问道。
  杨天压低了声线说道:“没有。”
  “哦,那就行,走吧!”
  可杨天和凌风还没走出几步,突然那个守卫让两人站住,拿着灯放在杨天脸旁问道:“新来的?”
  “是。”杨天回道。
  守卫又用灯照凌风的脸,看到凌风脸上的疤,脸上瞬间出现厌恶之色:“你这脸上的疤是怎么弄得?”
  凌风低着头不说话。
  “跟你说话呢?”
  杨天连忙说道:“大哥,他是个哑巴不会说话,那疤是小时候不小心划的。”
  守卫笑道:“原来是个哑巴呀!走吧!”
  杨天凌风转身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没被发现,其实最应该觉得庆幸的是刚刚那两个守卫,在他喊住杨天时,杨天的手中已经握住了小紫剑,只不过那个守卫阴差阳错的救了他们两人的命。
  ……
  杨天凌风两人成功混进宇文鹤生的宫殿,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杨天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富丽堂皇的的殿面,透着一股子金钱的味道,这可能是杨天二十年见过最豪华的建筑了,此时眼前的一切更加坚定杨天要打掉宇文鹤生的决心,杨天心想:“这么多钱可是将来自己娘子的嫁妆,决不能让别人抢走了!”
  凌风看着身旁的杨天,居然从杨天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种视死如归的坚定感,凌风心想:“既然杨兄一个外人都能这样,那自己必须更加如此!”
  此时凌风眼中也出现了一种他认为杨天那“视死如归”的眼神。
  杨天领着凌风往军营那边走,根据杨天的经验这长夜漫漫的,大部分士兵肯定在赌钱来消磨时间,果不其然,营帐内一个比一个热闹。
  杨天看准赌桌前一个愁眉苦脸的士兵,看样子应该输了很多,于是杨天装作不经意间靠近他,突然荷官手中的骰盅停了,荷官喊道:“押大押小!押大押小!”
  杨天在那人耳边说了一句:“押小。”特别小声,只有杨天和那人能听见,那人狐疑的回头瞅杨天一眼,听杨天的建议押了小。
  “买定离手!”荷官一掀开:“一一二,小!”
  那人拿过赢来的钱,顿时喜笑颜开,回头对杨天夸赞道:“神了,兄弟!”
  杨天笑道笑道:“没有!”
  这种程度的局,杨天十岁就能把玩转了,接着杨天又帮那人赢了几把,那人突然看着杨天说道:“兄弟眼生啊,才来的!”
  杨天说道:“是,大哥,新来的。”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