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下少年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章 山下少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拂尘晃动下,仅顷刻间,火团便凝形成了一个火球。
  
  接着老者手掌轻轻一送,火球猛然腾空而起,瞬间就到了前院高空处,然后嘭得一声炸裂四散开来,将附近照的透亮。
  
  前院中众人哗然,遂即纷纷拍手称赞,惊赞之语不绝于耳。
  
  段青看得有些目瞪口呆,这等本事已经不能用神奇来形容了,这便是死秀才说的方士吗!
  
  他瞥了眼旁边的吴文,发现这家伙也是目瞪口呆的盯着那老者,丝毫没发现段青在看他。
  
  再观院中之老者,面上波澜不惊,似乎对他人的赞赏不甚在意,侧身对一旁的女童示打了个眼色。
  
  女童心领神会,马上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小木盒,抬首看向老者,老者扫了眼木盒轻轻点了点头。
  
  得到老者的肯定后,女童双手捧着木盒乖巧地向堂内走去。
  
  因为屋檐遮挡,女童很快便消失在段青二人的视线中。
  
  这时就听那老者看向堂内,用带着很重鼻音的声音说道:“老道特备补气丹一枚,恭祝刘公耳顺大寿。”
  
  那老者口中的刘公,应该就是那刘扒皮吧!段青心中想道。
  
  那刘扒皮他以前倒是见过不少次,整个一吝啬的老头子,挺喜欢喝他家客栈的沁酒,而且老拖欠他家酒钱。
  
  女童进去之后,就听里面隐隐传来刘扒皮大笑之声,过了一会儿就见那女童端了个托盘出来,上面满满当当放满了金子。
  
  那老者看到女童端出的金子,面露满意之色,拱手向堂内一拱手道:“多些刘公厚赐。”
  
  段青看得暗暗乍舌,这刘扒皮吝啬到连他家酒钱都经常拖着不付,可现在却出手这般阔绰!
  
  他心中不禁对这刘扒皮鄙夷起来。
  
  这时段青旁边的吴文忽然惊呼。“青儿你看到没,好多金子啊!”
  
  吴文话语刚落,就见那老者微微侧头,往二人的方向淡淡瞟了一眼。
  
  就这一眼,吓得二人赶紧缩头,吴文更是吓得从树上一屁股摔了下来,疼的直哼哼。
  
  段青见此,就想跳下去将吴文扶起来,可刚有所动作,就听一阵犬吠声从一侧传了过来。
  
  听见这声音,二人齐齐往旁边看去。
  
  只见一条大黑狗正龇牙咧嘴的瞪着二人,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
  
  吴文感觉后背冰凉,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丝毫不敢再有动作,心中甚是慌神,向树上的段青投去求救之眼神。
  
  段青看着那龇牙咧嘴的大黑狗,也是头皮发麻。
  
  这架势,要是被咬一口可不是开玩笑的!
  
  于是他努嘴对吴文示意,眼睛瞟向其腰间。
  
  吴文也一下子反应过来,定了定神,连忙解下腰间的油纸包,几下撕开,将肉包子一股脑全向大黑狗丢去。
  
  那大黑狗先是凑上去闻了闻,但很快便失去了兴趣,继续冲二人龇牙咧嘴做攻击状,凶悍的眼神死死盯着二人,身体微微前倾,随时准备扑上来把两人撕碎。
  
  “我……我就说周记那包子皮太厚,一口下去都咬不到馅儿,你看这狗都不吃,死秀才,这回被你害死了!”段青脸色苍白,牙齿都有点打颤,对吴文抱怨道。
  
  再看吴文,只见这厮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一脸死了亲爹的表情,大喊一声。“青儿!快跑!”话音还未落,其立马就撒腿往后院跑去。
  
  那大黑狗见吴文一跑,作势便要追去,可刚一动腿,却又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盯向树上的段青。
  
  段青有些呆住了,他没想到这死秀才这么不靠谱!心中对吴文一通臭骂。
  
  现在吴文一跑,他的情况可十分不妙,看着那大黑狗,段青心跳得飞快,脑中想着怎么才能安全脱身。
  
  就在段青思考的功夫,那大黑狗盯着段青开始汪汪叫了起来。
  
  段青心中更慌,这要是把刘府的人引过来可麻烦了,说不定还得把他当小偷给报官。
  
  想到这,他无暇顾忌其他,用力从树上折了跟树枝,鼓起胆子便跳下了树,且作势扬起树枝恶狠狠地就冲那大黑狗追去。
  
  大黑狗见段青这架势,吓得本能掉头就跑。
  
  段青见大黑狗被吓跑,立马转身往后院跑去,同时不住回头观察那大黑狗的动向。
  
  果然,那大黑狗见段青一跑,马上又狂吠着追了上来。
  
  段青见状再次如法炮制,扬起树枝作势返追回去,大黑狗又一次被段青的动作吓得往回跑。
  
  这些年他和吴文可没少在小安城乱窜,被狗追也不是一次两次,这虚张声势吓唬狗的功夫,也是被狗追多了总结出来的。
  
  如此几次虚张声势下来,段青已经接近了来时的狗洞。
  
  再一次佯装往回追,同时将手中的树枝朝那大黑狗丢去,段青也来不及看其到底有没有追上来,直接一个猛步便来到了狗洞旁,作势就要钻出。
  
  这时他已看到刚刚先跑了的吴文,正在狗洞外等着他,躬身向他招手示意让他赶紧出去。
  
  这家伙,还算有点义气!
  
  可没等他整个身子爬出去,就听身后一阵近在咫尺的犬吠响起。
  
  那被段青虚张声势吓回去的大黑狗,已经反应过来并追到了他身后。
  
  段青心中慌乱之下,动作顿时一滞。
  
  此时脚底猛然传来一股拉力,段青硬着头皮回头看去,隐约见自己一只鞋子被那黑狗给咬住,正扯着他往回拉。
  
  同时,院内也传过来一阵脚步声,想来是刘府之人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段青心中更慌,这要是被抓住了可不是开玩笑的,丢面子不说,要是被抓去报官,以后可就没脸在这小安城呆了!
  
  心急之下,段青脚板一直,腰腿一同使力,顺势便把被大黑狗死死咬住的一只鞋脱了下来,身子一松顿时钻了出去。
  
  此时天色已黑,段青和吴文慌不择路一下跑出去两里地。
  
  段青一边喘气一边骂着身边的吴文。“都是你的馊主意,害老子差点被恶狗咬死,还丢了一只鞋。”
  
  说罢,便坐下揉起没穿鞋的左脚,刚刚慌不择路一阵疾跑,光溜的左脚底板,被路上小石子磨得生疼。
  
  吴文的身体比段青更弱,在一旁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回……算……算是栽啦,刘扒皮那死狗也……也太凶了!青……青儿,小爷我早晚得办了那畜生,给你报这一鞋之仇。”
  
  段青一脸鄙视。“得了吧你,刚刚居然丢下小爷一个人先跑!还有那周记的破肉包子,一说我就来气!“
  
  “嘿嘿!”说起这个,吴文也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段青带着一肚子的郁闷,光着左脚摸黑回到客栈。
  
  这时候大生哥早已收工回家,段父正在桌子上剁着明天卖的牛肉。
  
  这种牛肉是他家的祖传独门手艺,需要提前一天剁好,加上秘制的卤料,慢火煮上半宿,熟而不烂,入口鲜香无比,回味无穷。
  
  他家牛肉向来卖得极好,往往每日不到下午就会卖光。
  
  听见声响,段父抬头看向灰头土脸的段青,笑骂道:“小兔崽子,又去哪儿野啦,锅里给你留着饭呢,快去吃吧。”
  
  段青不动声色转了下身子,把没穿鞋的左脚用身体挡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好叻,爹今晚吃什么好吃的呀?”
  
  刚刚那一阵闹腾,段青现在还真饿得前胸贴后背。
  
  在柜台内就着油灯微黄之灯光,正在算账的段母放下手中账本,柔声道:“是你爹做的骨头汤,你这孩子上哪儿身上弄得这么脏!”
  
  段青挠了挠凌乱的头发,有些心虚。“和吴秀才去河边冲凉去了,回来路上摔了一跤。”
  
  他可不敢跟爹娘说去刘府看热闹还被狗追之事。
  
  说罢,段青拿起桌上燃着的一盏油灯往厨房走去,想起爹炖的骨头汤,饥肠辘辘的肚子顿时一阵咕咕叫!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