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宜熙傅庭深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章 一家子的白眼狼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她从门口进来,坐到了宜安然身边。
  
  “安然长得可真漂亮。”杨佩看宜安然,越看越喜欢。
  
  心想到底是富家千金。
  
  瞧瞧宜熙,长得就一脸的晦气样,难怪儿子会生病,就是被她克的。
  
  李家的亲戚,对宜安然也都很热情,恭维的话不断。
  
  他们根本就忘了宜熙的存在,她仿佛成了个局外人。
  
  李金哲的妹妹,羡慕的看着宜安然手腕上的手链,“姐姐,这手链好漂亮,肯定会贵吧。”
  
  宜安然很大方的将手链摘下来,给李金哲的妹妹戴到手腕上。
  
  他妹妹激动到不行,还不忘轻嗤道:“宜熙,你手腕上的头绳都快断了,花钱买根新的。”
  
  宜熙撑着脸,看了她一眼,微微笑道:“我哪里有这个闲钱,钱都给你哥哥治病了。”
  
  宜熙的话一出,偌大的包厢都安静下来。
  
  李金哲的脸色沉如锅底。
  
  杨佩替儿子撑场子说:“你还觉得委屈,以你这样的身世,你觉得除了我们家,还有什么好人家会要你?我儿子是看你可怜…我们也没有逼你拿钱,还不是你心甘情愿的。”
  
  宜安然惬喜的眼神看着宜熙,娇娇的笑着。
  
  宜熙的心里很痛,伤人的话语刺的她支离破碎。
  
  这家人,卸磨杀驴。
  
  她的眼睛有点发红,并没有哭,只是隐隐的泛着水光。
  
  她敛住情绪,晒笑说:“没错,就因为我出身很烂,孤苦伶仃,所以这么受你们欺负,白眼狼喂不熟也就罢了,还咬手。”
  
  李金哲感觉到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被宜熙踩烂。
  
  她好像时时刻刻的提醒他,她是他的救命恩人。
  
  李金哲一声冷笑,“宜熙,你非让大家都吃不下饭?你小肚鸡肠的样子,让人恶心。”
  
  “是啊,这宜熙怎么这样,金哲的手术费,也不是她拿的,舔脸说出这话。”
  
  “金哲对她已经够好了,还不知足。”
  
  “人和人比不了,看看人家宜安然,两姐妹差距怎么这么大?”
  
  李家的亲戚七嘴八舌的声讨着宜熙。
  
  宜熙想掀桌子,桌子太大,掀不动。
  
  她想打李金哲一巴掌,刚扬起手,就被李金哲泼了一身的酒,“你清醒点,别再作了。”
  
  宜安然欣赏着这赏心悦目的一幕,有些意兴阑珊。
  
  抢她男朋友玩玩,一点挑战也没有。
  
  包厢门被服务生从外面推开,年轻的服务生单手拖着托盘。
  
  李金哲看到托盘里放着的尊享酒,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说,“这酒我们没要。”
  
  尊享酒,李金哲见过,一瓶就要上万块,这不是他的规格。
  
  服务生礼貌的笑着说:“您好先生,这酒是傅先生免费请宜熙小姐喝的。”
  
  宜熙错愕,傅庭深?
  
  服务生将酒放好,“这桌傅先生已经买过单了,宜熙小姐,请您慢用。”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