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宜熙傅庭深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6章 后面的空间更好施展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李家人都看向宜熙。
  
  在他们的印象里,宜熙这穷酸样,根本就不会认识有钱人。
  
  宜熙不知道傅庭深在搞什么。
  
  宜安然极度不爽,蹙眉问道:“傅先生是谁?他干嘛请你喝酒。”
  
  宜熙挑眉,晒笑说:“谁还没几个朋友了?这有问题吗,我没必要向你回答。”
  
  李金哲拽住宜熙的手腕,愠色问道:“你到底认识些什么人,我是你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宜熙将李金哲的手掰开,“你的事情我又什么时候知道的清清楚楚?你倒好意思来质问我。”
  
  “这不一样!”李金哲深吸一口气。
  
  宜熙对李金哲已经很失望,又实在没有勇气现在说分手。
  
  她需要一段时间冷静。
  
  宜熙起身拿包,对在座的人说:“你们吃好,喝好,我就不留在这儿碍眼,给大家添堵。”
  
  宜熙要离开,没有一个人挽留她。
  
  李金哲说:“晚上我再给你打电话。”
  
  宜熙“哦”了声,不想吃相太难看,要稳得住场子。
  
  她从包厢出来,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宜熙蹲在地上,失声大哭。
  
  闺蜜秦培培说的没错,男人要想老实,除非挂在墙上。
  
  她为李金哲在做了那么多,他们是要结婚的。
  
  到头来,他带着她的妹妹,当着他们全家人的面羞辱她,嫌弃她。
  
  宜安然每次都是轻而易举就会得到她梦寐以求想到的东西。
  
  宜安然今天看她的眼神,嫌弃的跟块烂抹布一样。
  
  刚刚的一切和刀子一样的扎在她的胸口,痛不欲生。
  
  “见你一次,你哭一次,宜小姐的感情倒是很丰富!”低沉的男声从头顶降下。
  
  宜熙听到声音,惊悚的抬头,看到是傅庭深,肌肉紧绷。
  
  宜熙颤着声音,“跟你有什么关系,刚刚的酒是你自愿给的,我给不起你钱。”
  
  傅庭深薄凉的唇角勾勒出清浅的笑容,“给不起,陪我睡一晚弥补一下,也是可以的。”
  
  宜熙听傅庭深的话,心里莫名浮上一丝恐慌。
  
  她的心揪成一团,无意识的哭的更大声。
  
  冷漠的傅庭深,女人的眼泪,换不来他丝毫的动容。
  
  “傅先生……”
  
  从包厢出来的宜安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富可敌国的商业巨贾傅庭深。
  
  宜安然在商务晚宴上只见过傅庭深一次,就已经印象深刻。
  
  傅庭深无论在哪里,都可以一瞬间让周围所有的景物黯然失色,轻而易举的让自己化为焦点。
  
  她父亲为了有机会和傅庭深面对面攀谈几句。
  
  他等了足足有三年的时间,这才有资格参加那场商务晚宴。
  
  晚宴上,傅庭深对她父亲的态度也是爱理不理,前后说不上三句话。
  
  傅庭深怎么和宜熙在同一个画面出现,风马不及的两人。
  
  “傅先生您还记得我吗?前不久的商务……”
  
  傅庭深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动,打断了宜安然,“不记得!”
  
  宜熙不想让宜安然看到她哭。
  
  手紧紧的握成拳,努力地控制好自己心底的颤动,用袖子擦了擦眼泪。
  
  她站起来,走到傅庭深的身边。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