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叫我如何不心动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5章 想起以前干的缺德事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吃完早餐,井迟开车载着宁苏意去明晟药业集团。
  “紧张不紧张?”在车上,井迟问她。
  宁苏意深吸口气,面上不显情绪:“还好。”顿了下,她看向井迟的脸,“今天周一,你不用工作?”
  “有傅明川在。”
  宁苏意想到那个高大挺拔、风度翩翩的男人,笑起来三分风流,然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两个硕大深重的黑眼圈,不由笑出声:“哪儿有你这么当老板的?”
  井迟手指敲了敲方向盘,趁着前方红灯,扭过头来瞅着她,抿唇一笑:“你要是觉得我闲,不如让我给你打下手?包吃包住就行,不用付薪水。”
  宁苏意愣了下,脑袋后仰靠着椅背,偏着头笑:“你再说我要当真了。”
  半个小时后,到了明晟药业的办公楼,一栋高耸入云的深蓝色建筑物,最顶上挂着银灰色的招牌,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折光闪烁。
  车子停稳,井迟先一步下车,尽责做起助理的活,绕到另一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手挡在车门顶上。
  宁苏意拎着提包下车,一拍他脑袋:“走了。”
  井迟手撑着车顶,人没动,眼睛望着她,打商量的语气:“酥酥,真不用我陪你上去?给你镇场子也好啊。”
  “我是去当老总的,不是去打架的,镇什么场子?”这一早上,宁苏意被他逗笑好几回,扬手挥了两下,踩着高跟鞋走上台阶。
  门内大厅里,两排西装革履的职员等候多时,终于等到宁苏意露面,整齐恭敬地道了声“宁总早”。
  人群中有个高挑纤瘦的女人站出来,一身黑色套装,黑发中分,披在身后,一根头发丝都没乱,紧贴着头皮,利落得像一尊人形塑料模特。
  “宁总好,我是宁董指派给您的助理,我叫梁穗。”
  宁苏意点点头。
  梁穗一路领着宁苏意到高层,先给她介绍了大致布局,以及现任的各个管理人员。这些内容宁苏意一早做过功课,了然于心,并未打断她的赘述。
  “您的办公室紧挨着宁总的……我说的是您父亲。”梁穗冷淡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宁宗德是宁总,宁苏意也是宁总,她都不知该用什么称呼来区别两人。
  宁苏意明白她所想,笑了笑:“好的,我知道。”
  梁穗帮她推开办公室的门,宁苏意却没急着进去,一指走廊尽头那间办公室,问:“那间是谁的办公室?”门口竖着两盆人高的阔叶绿植,翠色欲滴,清新怡人,一眼望去格外不一样,不怪她会留意。
  梁穗看一眼,说:“那是高总的办公室,他有事外出了,下午到公司。”
  高总,高修臣,宁苏意有所耳闻。因为爷爷看不上父亲的管理能力,而她在国外留学短期内无法归国,爷爷这几年亲自培养了一名得力助手,给予与父亲差不多同等的管理权力。
  这件事让管理层颇有微词,但抵不过爷爷一意孤行。
  入职前,爷爷曾说,让她遇到不懂的事就与高修臣商议,还说可以全然信任他。
  宁苏意敛了目光,自知有失偏颇,却还是对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产生抵触心理。
  办公室是梁穗一手布置,靠近落地窗那一面放了几盆绿植,绿萝、芦荟、铜钱草,还有一盆开了花的白鹤芋,花朵只有一瓣,洁白无瑕,印证了它的名字。西面摆放一张墨色的多边形办公桌,桌上各类工具齐全;东面是休闲会客区,一组灰色沙发茶几,靠墙一架齐天花板高的书架,分门别类放着书籍,书脊对得整整齐齐。最上面几层太高,可能要搭梯子才能拿到放在那里的书。
  梁穗问过她要喝什么,转身给她倒了杯白开水:“对于办公室的陈设,您要是有别的想法,告诉我,我再帮您调整。”
  “这样就挺好,暂时不用动。”宁苏意对居住环境很挑剔,摆放的一物一件都得契合喜好,对工作环境却并不讲究。
  梁穗紧接着抱来一摞资料和一份文件:“这是下午会议的提要,您先看一下。另外,这些资料是目前各个部门正在进行的项目……”
  ——
  井迟打了辆出租车,回到MY风投。日头已经升了老高,气温似乎没有过渡,一下就攀升起来,热气蒸腾。
  经过办公区,往办公室走去,属于肖晋的那间办公室门敞开着,井迟顿了一下,站在门口往里看。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呆坐着,眼眶通红,手掌抹了一把脸,难过得直抖肩膀。
  边上,何既平和傅明川在低声安慰他。
  井迟敲了两下门板,径直走进去:“出什么事了?”
  他不认为工作上有什么状况能让肖晋一个大老爷们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必然是私人问题。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