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叫我如何不心动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17章 你是我一个人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井迟脑袋靠在床头,脸上是醉酒后的憔悴,静静地看着她,不发一言。
  
  “不舒服?”
  
  宁苏意揭开被子,手撑着床面坐起来,另一只手探过去摸上他额头,好像有点热,又好像不是很热,宁苏意分不清了。
  
  手将要缩回来试一下自己的额头,下一秒,井迟就伸手攥住她的手指,眼眸垂敛,分外颓唐的模样:“对不起,酥酥,我那会儿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对你……”
  
  “井迟。”宁苏意抽出自己的手,捂住他的嘴,“别说了,你已经道过好多次歉了,我没有生你的气。”
  
  上次她就提过,不要总是跟她道歉,明明没多大的事。
  
  井迟揽住她肩膀,将人搂进怀里,下颌轻搭在她额间,失而复得的喟然。有那么一瞬,他胡思乱想,真的以为宁苏意会跟他说分手。
  
  宁苏意脸埋在他胸口,他身上没穿衣服,裸露的肌肤带着灼热的温度。四周阒静,能听见他一下一下的心跳声。
  
  宁苏意突然仰了仰头:“你要听我解释吗?”
  
  “嗯,解释什么?”
  
  “你说呢?”
  
  井迟另一只手也搂住她,完全将她包裹在自己怀里,下颌蹭了蹭她的发顶,说:“不需要解释,我都相信你。”
  
  是他自己的嫉妒心作祟,冲昏了头脑,明知道她和穆景庭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她肯原谅他就是万幸,哪儿还用得着她解释。
  
  宁苏意觉着有点热,周围都是他身上的气息、他体温的热度,干扰着她,她都没法好好说话了。稍稍挣了挣,从他怀里退出来一点,总算能顺畅呼吸了。
  
  她换了换气,认真道:“你去过医院,那么景庭哥出车祸的事你也知道了?”
  
  “新闻上看到的,以为出事的人是你,后来在医院里碰到徐叔,才知道是景庭哥借了你的车。我快吓死了,事后都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从明晟到医院的。”
  
  “医生说他是侥幸捡回一条命,那样严重的车祸,原本躲不过的。”宁苏意提起穆景庭,话音不禁带两分哀伤,“虽说他身上都是皮外伤,但伤得真的很严重,脑后缝合了十几针,手臂和小腿都骨折了,身上的擦伤也不少。抛开他喜欢我这件事不提,我是从小拿他当哥哥看待的,他父母不在国内,穆阿姨心脏有问题,我不能放任他不管。”
  
  “我知道,是我小心眼。”
  
  “你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了,我没怪过你。”宁苏意捏捏他上下嘴唇,让他闭嘴。
  
  井迟乖乖闭嘴,听她讲。
  
  宁苏意放下了手,有点不好意思,头往下埋了埋:“至于你看到的他抱住我,是因为他发现我抗拒跟他肢体接触,想要验证一下……”
  
  她声音低下去,很小声地在他耳边说:“他刚做完手术,脑袋和手臂都有伤,我不敢用力推开他。”
  
  井迟嗯哼一声,表示知道了,不用再多说了。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忙得晕头转向忘了跟你说一声。”宁苏意说。
  
  “是我不对,当时就该推门进去解救你。”井迟拢了拢她的乌发,露出光洁的额头,他的唇落上去亲了亲,“你被他抱着,是不是会难受?”
  
  “是会有一点,能忍受。”
  
  “我好自私卑劣,有时候竟然想,你这样也挺好,别的男人都碰不得你,只有我可以,你是我一个人的。”井迟嘴唇慢慢移下去,亲她软软的面颊,声音细微,“我知道这样想不对。”
  
  她看了三年心理医生都无法彻底痊愈的“病”,不该成为他占有她的砝码。他唾弃自己的想法。
  
  宁苏意倒没发表意见,沉吟片刻,突然说:“我都交代完了,那你呢?”
  
  “我?什么?”井迟愣了愣,有点接不上话茬。
  
  “还说呢。”宁苏意一把推开他,坐直身子,面对面目光如炬盯着他,“你这一言不合就喝酒的毛病跟谁学的?自己是过敏体质不知道?你照照镜子,看你身上有一块是好的吗?”
  
  井迟摸摸鼻子,心虚地垂眸,衣服没穿,当然一眼就能瞧见自个儿身上是什么情况。
  
  宁苏意眼神锁住他,不给他回避的机会:“连着两次喝醉酒不省人事,还都被温小姐撞见,你们缘分不浅啊。”
  
  宁苏意很少说一些带有情绪偏向的话,是以,这句话一说出来,井迟立时觉察到不对,一下慌了神,倾身过去拥住她。
  
  “都是巧合,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井迟着急撇清。
  
  宁苏意岿然不动地坐在床上,也不主动抱他,轻轻挑了挑眉,反问一句:“真的吗?可她亲口跟我承认喜欢你,这还叫没关系?”
  
  井迟稍稍退开,瞠目结舌:“不是,我对她没有别的心思!一丁点都没有!你该是知道的,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宁苏意不听他的,自顾自算起账来:“不止呢,今晚人家拿你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放出话来,说我半小时不来君柏酒店,她就要和你共度春|宵。”
  
  井迟傻眼了,对着宁苏意一个劲儿摇头,脸上明显的慌乱无措,不仅仅是因为她复述的话,更是因为后怕。
  
  酥酥车技不好他是知道的,从钟鼎小区到君柏酒店,半个小时,可想而知她是如何赶过来的。万一路上出了什么意外,他会恨死自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