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只是个up主啊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九章 开赛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立功了我们立功了!”
  “这就是跟哥哥作对的下场!”
  “就是,元基哥人这么儒雅随和他怎么忍心伤害哥哥。”
  “本来听他的歌感觉还不错,现在看来歌曲行人不行。”
  “大家再加把力,争取把他账号搞没!”
  粉丝群内像是过年了似的,就差放炮了。
  这下他该哭了吧?
  后援群群主思雨得意的笑着。
  ————
  沈诚安静地吃着早餐,即使洛研忧心忡忡的告诉他这个消息也未改变。
  意料之中。
  吵来吵去有什么意思?我用歌说话你只能用键盘,这就是降维打击。
  “不介意我坐这吧?”
  汪雨晴端着餐盘,表情有些扭捏。
  沈诚默默地点点头,气氛变得尴尬。
  局部地区有雪。
  那天餐厅的事汪雨晴不在,但是打听清楚自然不是难事。
  很气愤,但是无可奈何。
  如果她发表什么言论肯定会给姐姐惹麻烦,让本就风雨飘摇的工作室雪上加霜。
  但都是凌州人,她不能无动于衷。
  正如他最喜欢的英雄正义守护者的台词—面对邪恶,我无法视而不见。
  所以她选择一起吃饭来向周围人表明自己的立场。
  即使用处甚微。
  尴尬的气氛直到何邹的到来才被冲淡,洛研和他聊得很开心,眼角时不时观察何邹的表情.......
  肾虚就长这样吗?
  昨天的药就揣在他裤兜里,本想吃过饭去他房间给他。现在见了面又有些犹豫。
  直接给他的话会不会有些尴尬啊?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给了,出门找个垃圾桶扔掉算了。
  两人的到来加速了用餐速度,几人吃完饭,正准备离开餐厅,走在后面的汪雨晴咦了一声。
  “谁的药掉了?”
  洛研椅子下,八味地黄丸静悄悄的落在地上,正面朝上。
  这一刻,悄无人声。
  化身全场焦点的洛研颤抖着走过去拾起药,他感觉有种古代囚车过街的意味。
  多看看脚下,脑海中又回想起昨天沈诚的话语。
  唉,这个时候只有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正准备把药交给何邹,只看到身处电梯中面无表情的沈诚和目光愧疚的何邹缓缓上升。
  电梯门关闭,看着一脸茫然地汪雨晴,他知道,自己社死了。
  离开餐厅的回到房间等待,选手彩排时其他选手不能在场,要等工作人员通知。
  大约10分钟,沈诚彩排。
  沈诚环顾一周,跟凌州一样,也是不差钱的主。
  “你确定用这首歌?”乐队总监面露异色。
  沈诚点了点头。
  乐队总监耸了耸肩,只要不犯法,什么歌都能唱,而且.......
  这很有趣啊!
  ————
  第二天,太亚区演播室
  501百名大众评委陆陆续续走进会场。
  3位专业评委坐在评委席闲聊。
  “周哥,你们轩州可是出了好苗子啊,孔谦的实力估计前三没问题吧?”
  周秉摆了摆手,道:“哪能够啊,你们蜀州要是放放水估计还有可能。”
  二人在那商业胡吹,旁边的汪舒羽听的尴尬症都快犯了,好在比赛很快开始,不用忍受魔音贯耳。
  主持人窦航上台公布比赛规则:
  比赛分为四轮,每周一轮。
  第一轮30进10,三人一组,同州不同组,由电脑随机分配。由501位大众评审和三位专业评委投票决定。大众评委1票,专业评委30票,若评委与组中选手来自同一州则不能对该组选手投票点评。
  比赛开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