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上神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章 迷雾渐散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李皓想起来了!
  要说剑,李家还真有一把……或者一枚?
  之所以有些不确定,那是因为李皓想起来的剑……它有点不像剑。
  可偏偏李皓又知道,这就是剑。
  很矛盾。
  然而,这是事实。
  小时候,李皓的父亲将一枚剑形玉佩佩戴到了李皓脖子上,很严肃地告诉他,“这叫星空剑,是我李家唯一传下来的老物件,以后你交给你孩子,不要说是玉,这就是剑。”
  说话的时候,父亲很严肃。
  当然,严肃了片刻,见李皓迷茫,父亲也很无奈,又说:“这是你爷爷跟我说的,老祖宗传下来的话,都是这么交代的,非要说是剑,反正你就这么叫它就行了。”
  所以李皓才能第一时间想到,李家还真有剑,名为星空剑。
  实际上,此刻就佩戴在李皓脖子上,一枚小小的剑形玉佩。
  此刻的李皓,微微有些混乱。
  如果,俚曲中说的李家的剑,说的就是这玉佩,那李家的确有剑。
  张家有刀吗?
  别人李皓不太清楚,张远父母早早离世,李皓和他认识多年,他对张远很熟悉。
  “张家的刀……”
  李皓仔细回想了一阵,张家有没有刀?
  回忆过往,很快,李皓眼神微微动容了一下,张家,可能真有刀。
  和自己的玉佩不一样,玉好歹是个值钱的玩意,还是块老玉,多少值点钱,李家还是有些重视的。
  而张家的刀,李皓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去张远家玩,张远曾经偷拿出一样东西和李皓一起玩,很快被张远父亲发现,暴揍了张远一顿。
  那东西……好像是一块刀型石头。
  此刻的李皓,记忆有些遥远模糊,可隐约还记得,当日张远父亲骂了一阵,说那玩意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虽然不值钱,就传了块破石头,可那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不许乱丢。
  当然,实际上李皓明明看见,张远父亲随意将那石头丢到了一旁,李皓怀疑,当日张父就是想揍儿子而已,随便找了个借口。
  “难道说,那就是俚曲中说的张家的刀?”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能对上了。
  后来,李皓再也没见过那块石头,实际上年纪大了,李皓和张远也不会闲着没事,跑去玩一块石头,路边多的是。
  这一刻,李皓大体上能确定了,可能这俚曲中说的都是真的。
  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玉佩清凉,并无任何变化。
  这一丝清凉,也让李皓瞬间觉醒,很快,他看向陈娜,有些渴望和冲动,迅速道:“娜姐,我能见见你奶奶吗?”
  他想知道,这曲子从哪传出来的,谁传出来的,传播多少年了,这曲子完整不完整?
  为何这自焚案,会和一首乡间俚曲扯上关系?
  那红影又是什么,为何要杀这俚曲中八家的人?
  而且,杀的话,是杀一个,还是说只要和八家有关系的人都杀,若是如此……
  “嗯?”
  不等陈娜说话,李皓陡然一怔。
  他迅速翻开文件档案,虽然这些文件,他早已看了无数遍,此刻还是迅速查看了起来,喃喃道:“洪娇父母已经过世,她死的时候年纪不大,所以洪娇死后,洪家这边,也没其他人了。”
  “周庆这边,他爱人倒是还活着,不过周庆并无子女,夫妻多年并未孕育后代。”
  “张远不用说……”
  张家也就张远一根独苗,张远父母早年过世,所以张远也是张家唯一一位后人了。
  “王浩明死的时候还没结婚,不过王浩明并非独子,他还有个弟弟……”
  “刘云生是个老人,光棍了一辈子。”
  “赵世豪有个女儿,赵世豪死后,跟着他妻子一起离开银城了,行踪不明。”
  李皓迅速查看了一番,这些人有的结婚了,有的有孩子,并非都是孤家寡人,所以之前李皓并未在这上面发现什么问题。
  可此刻,李皓忽然想到了自己。
  “我父母三年前意外过世……绝对的意外,车辆失控导致的翻车,可是……现在还是意外吗?”
  李皓的父母,三年前过世。
  一场意外导致的!
  和自焚案毫无关联,所以李皓之前也从未将自己的父母代入其中,代入这个案子,因为这是自焚案。
  这一刻,李皓心中千头万绪。
  张、洪、周、刘四家算是彻底断绝了,没有直系存在了。
  王浩明有个弟弟,赵世豪有个女儿,而自己若是李家的剑所说的李,那李家……好像也就自己了。
  “这不是杀一人,而是……灭族啊!”
  心中愈加惊恐,惊恐的同时,也愈加愤怒!
  我的父母,不是意外死亡的吗?
  当然,这一切还无法完全确定,毕竟现在王、赵两家还有人。
  ……
  “李皓!”
  陈娜的喊声,让李皓清醒了过来。
  “你没事吧?”
  陈娜见李皓问完话,自己回答,他也不理,好像走神了。
  “没事!”
  李皓急忙摇头,陈娜看了他一眼,忽然道:“你……你觉得这几个人,和曲子中的几家有关?可都是乡村俚曲,有些就是根据一些神话改编的,有些干脆就是平日里随便唱唱,我觉得可能只是意外巧合,这不是还少两个吗?”
  说着,她想笑,还没笑出来,忽然微微一怔神,看了一眼李皓。
  少了两家,一个姓郑,一个姓李!
  李皓?
  这事和李皓有关?
  她好歹也是巡检,基本的逻辑和思考还是有的,一瞬间就联想到了李皓身上,李皓一直追查这些人,不会和他有关系吧?
  “李皓,你姓李对吧?”
  “……”
  李皓苦笑一声,我能说不是吗?
  陈娜顿时皱眉:“你实话跟我说,这六个人的死亡,是不是有问题?”
  她看了文件,没细看,可好像都是意外死亡,而且不是集中在一年,这也能扯上关系?
  “娜姐,先不说这个,我可以见见你奶奶吗?”
  李皓不想在这上面多说。
  陈娜见状,也不再问,将事情先压了下来,开口道:“刚刚我说了,你没听到,我奶奶几年前就过世了……”
  “抱歉!”
  “没事,我奶奶走的时候都九十多了,算是喜丧。”
  陈娜倒是没什么,很快道:“不过这曲子,我奶奶那边很多人会唱……小时候是这样,现在不知道了,老家那边,还不知道有几位老人还在世,我好些年没回去了。”
  陈娜见李皓上心,又道:“要不这样,你要是真感兴趣,咱们抽个时间,去我老家一趟,实地查看一下,如果遇到会唱的老人家,也许能问到点什么。”
  李皓想了想,点了点头。
  “后天我们休息,娜姐你方便吗?”
  “可以!”
  两人说好了,李皓也没再纠结这个,迅速道:“娜姐,你在巡检司关系比我广,能帮我个忙吗?”
  “说说看。”
  此刻的李皓,因为给陈娜看了档案,也不再藏着掩着,低声道:“你能帮我查查几个人的行踪吗?第一个,王浩明的弟弟,他不在银城,银城这边,他就王浩明一个亲人了,王浩明死亡后,他很久没有回来过。”
  “第二个,赵世豪的女儿!赵世豪死后,他女儿和他妻子一起搬家离开了银城,也没了消息。”
  银城巡检司能管的地方,也就银城这一块,对其他区域没有管辖权,更没有档案查询的资格。
  找陈娜,是因为陈娜在巡检司认识的人更多。
  而巡检司这边,李皓和外城的巡检司不熟,可总有其他人的同事、同学、朋友在其他地方的巡检司任职,真要去打探一下,也能打听到消息。
  陈娜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查几个当事人的家属?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