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上神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13章 不图什么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除了他家人,没人敢来。
  
  他一路穿堂走巷,一直走到深处,一间小屋子中,并非密室,而是敞开的一座小屋,一位老人正在看书。
  
  巡检司司长有些烦躁不安道:“老头,你说,我决定对还是错?”
  
  老人转头看向他,笑了起来:“什么?”
  
  “你耳背?”
  
  巡检司司长有些冒火道:“你比我听的都清楚,装什么呢!一百多岁的人了,前些天还偷偷出去寻花问柳了,你当我没看到?”
  
  老人失笑:“想太多,我岂会如此?”
  
  巡检司司长不理他,只是依旧困惑:“我之前倒是觉得不错,中立好了,我又不怕什么!银月也好,还是其他人,无所谓的事!可今日……姚四有些不对劲,这李皓……感觉也底气十足!老头,你说,他这底气,是哪来的?银月那些人,难道真会为了他,和天下作对?”
  
  老人翻看着书籍,笑了笑:“不知道,我多年不管这些了,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呢?不过,我近些年阅读古籍,倒是感悟到了一些东西。”
  
  “什么?”
  
  老人意味深长地笑着:“临时抱佛脚!”
  
  巡检司司长以为他要说什么大道理,此刻却是微微一怔,就这?
  
  而老人,继续道:“佛脚在哪,不知道……但是,三日后自然可以看到,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三日后,你自己看着办吧。”
  
  巡检司长考虑了一下,点点头:“也对!老头还是有经验一些,大概明白了你的意思,行吧!”
  
  他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想了想,回头道:“你觉得侯霄尘到底走没走到那一步?能不能彻底稳固?”
  
  “不知道,你自己去试试,或者问问便是。”
  
  “放屁!”
  
  巡检司长骂了一句,这些老家伙,年纪大了,开始学玄学了,说话都是这个调调,很让人不爽。
  
  骂了一句,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起来:“没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办了!对了,你这几天不要乱跑了,天星城搞不好要出事,关键时刻,还得指望你出面镇场子!”
  
  “说的好像你父亲只是工具人一般……”
  
  老人失笑。
  
  巡检司长冷笑:“你要是不给我不断制造弟弟妹妹,我就对你客气点,多大年纪了,省点心,我那最小的弟弟,比我孙子都小!丢不起这人!”
  
  老人叹息:“你不懂,这叫问心,问本心,武道本心是什么?我这些年也悟出了一些,那便是逍遥,逍遥自在,天上人间,我自在无束……此为武道!”
  
  “呵呵!”
  
  巡检司长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你说了算。
  
  你这么说,我也不反驳。
  
  等他走了,老人看向远处,轻声笑道:“安静,死寂,死水一潭的地方,出现了一条过江龙……有热闹看了!”
  
  又看向外面,微微凝眉。
  
  姚四,你今日……不对劲啊!
  
  20年前的姚四,至今让这些老辈记忆犹新,那时候姚四,可不是抱着大茶缸混日子的老家伙,二十年前的姚四,很霸道,很凶残的。
  
  境界稳固了吗?
  
  五年了,这家伙,都是让人有些看不透了。
  
  ……
  
  天星城。
  
  贫民窟。
  
  此刻,一群孩子也在议论着什么,有孩子激动道:“三天后,那魔王要砍贵族脑袋,大家去看吗?”
  
  “看什么看,不怕死啊!我听人说了,这魔王三天后肯定要完蛋,敢砍贵族……要知道,他们可是很多强者的,厉害的很,魔王是北边的蛮子,在这又没什么人帮他……”
  
  “他不是刚干死了四海集团和斗罗场的人吗?”
  
  “那有什么用!”
  
  人群中,一位明显瘦弱一些的孩子,摇头晃脑道:“你们不懂,书上说了,这叫触及根本利益,打破阶级斗争的第一步,这在古代,就是变法的第一步!自古以来,率先变法者,一般都死无葬身之地,很惨的!”
  
  “变法?那是什么?”
  
  一群孩子好奇地问着,瘦弱少年笑了:“让你们读书,你们不愿意,变法……变法就是……就是……就是让贵族不再是永远的贵族,让平民看到未来,看到希望,看到光明……就是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他们也有希望成为高层,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而不是现在这样,我们……只能捡垃圾,走街串巷,招摇撞骗,混口饭吃……”
  
  “哈哈哈,你读书读傻了!”
  
  “就是,读傻了吧你!人家有钱有势,人家强者无数,人家几代人的积累,人家天生就比咱们高贵……怎么可能赶上他们嘛!”
  
  “就是!”
  
  “雨琪姐姐,你弟弟读书读傻了,快点揍他!”
  
  “……”
  
  一群孩子哈哈大笑,喊了一声不远处正在发愣的雨琪。
  
  小女孩抬头,没好气道:“你们才读书读傻了……不对,你们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知道什么!雨明说的有些我也不懂,但是我知道,那个厉害人物,要是这次能杀贵族……那就有希望!”
  
  “是这样吗?”
  
  “那咱们要去看热闹吗?”
  
  “怕很危险啊!”
  
  “……”
  
  一群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很快转移了话题,他们没有成年人那样的耐心,一直去讨论一个话题,很快,他们幻想着自己成为超能,成为武师,飞天遁地,做起了美梦。
  
  而瘦弱的雨明,走到了雨琪身边,在她身旁坐下,小声道:“姐,这北方来的魔剑……真凶!”
  
  说着,又叹了口气:“可惜……我今天也出去转了一圈,大家都不看好他,他也好冲动,这些事,书上都说了,要缓缓图之,不能一蹴而就的!”
  
  “这魔剑,肯定不爱读书,不知道书上说的这些,读史可以明智的!”
  
  雨琪啪地一声,打了他脑袋一下,骂道:“乌鸦嘴!再说了,我听人说,他以前好像也读书,还是大学生呢,是古院的学生……”
  
  “那肯定是北方的古院,没什么文化底蕴。”
  
  雨琪瞪了他一眼,可想了想,也许也是。
  
  那人跟个傻子似的,坐车都不会坐,说不定都不认识几个大字……北方的古院,也许真不行。
  
  “也对……听人说,他出身普通,又不是贵族,哪有什么机会接受良好的教育,如今各地学校古院倒闭了许多,以前还有一些机会,现在连那一点机会都被掐灭了……”
  
  雨琪嘀咕一句,又低不可闻道:“真希望他能成功……好些年了,没人和他一样了。”
  
  雨明也小声道:“我也想,可是……姐,咱们还是别抱希望了。”
  
  “懒得和你说!”
  
  雨琪不理他,起身朝屋外走去。
  
  “姐,干嘛去?”
  
  “挣钱!再不挣钱,明天吃什么?200块星币,你花了180买了一堆破纸,气死我了,下次钱不给你了!”
  
  “姐,那是知识!”
  
  “放屁!”
  
  雨琪骂了一声,人已经离开了。
  
  雨明倒是乐呵呵的,姐姐一直这样,说不给自己,下次挣钱了,还会给自己的。
  
  只是,看着后面那一堆书,也是叹息一声,下次不能浪费了,昨天一时冲动,加上卖书的老师他认识,都快饿死了,一家老少都没口吃的了,自己居然花了180星币,买来了这些都快成废纸的书籍。
  
  “魔剑,魔剑知道什么是变法吗?”
  
  小男孩喃喃自语,也许人家压根不知道,只是想杀人而已。
  
  姐姐啊,不要抱太大希望了。
  
  ……
  
  天星城闹腾的厉害。
  
  消息,也迅速在传荡,整个中部都开始闹腾,甚至四方大陆都有了消息流传。
  
  斩贵族,上百人!
  
  这消息,可谓是震撼四方。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中部,聚焦在了天星城。
  
  ……
  
  银月。
  
  白月城。
  
  赵署长脸色一变再变。
  
  黄羽则是陷入了沉思中。
  
  孔洁皱着眉头,许久才道:“我想着他稍微安静几天就好,结果……老赵,你说老侯能保住他吗?老侯怎么不劝劝,这样搞……很容易出事的。”
  
  赵署长沉默不语,手中拿着一支笔,写写画画的,不知道做些什么。
  
  孔洁有些不耐烦了!
  
  和文人说话,很费劲。
  
  “老黄,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什么?”
  
  黄羽抬头,看着他,有些疑惑。
  
  “我说,李皓肯定很危险!他本来就是大家想杀的目标,只是大家顾忌一些东西,一些规矩,加上彼此忌惮,所以才给了他机会,他若是就此收手,也能站稳脚跟,非要大干一场干嘛呢?”
  
  他叹息道:“反正我觉得……他这么搞,真有可能弄死自己。”
  
  “不说我们距离远,就是近距离,真来了神通……咱们除非彻底解封,要不然,也没办法对付啊!”
  
  孔洁叹息。
  
  想到这,又有些哀怨:“我女儿还在天星城呢,我都差点忘记了这事,别被李皓给牵扯进去了,死了就不好了……哎!”
  
  这家伙,现在才想起他女儿在那边呢。
  
  赵署长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淡淡道:“我还以为你早就想起来你女儿在呢。”
  
  “我这几天被李皓洗脑了,满脑子都是他的名字……哪还有时间想那么多。”
  
  孔洁说完,又道:“算了,不死都没事,死了……她也跑不掉,谁杀她,我就去杀谁……干死一个算一个!”
  
  赵署长懒得理会他。
  
  思索了一番,开口道:“我们劝不了,也阻拦不了……李皓到底什么想法,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是一次新开端!我们此刻唯一能做的……是将消息彻底扩散开,大家看热闹也好,看八卦也罢……起码让银月人都知道,魔剑李皓,正在天星城干一些其他人不敢干,也做不到的事!”
  
  “而他,是我银月人!”
  
  赵署长抬头,看向两人:“让天下人知道,我银月人,最有胆魄!让银月人知晓,天下之大,舍我银月……无人敢为天下先!”
  
  他站了起来,露出笑容:“至于其他的,交给他自己吧!”
  
  “你……你都不管的?”
  
  孔洁无语,光宣传有屁用啊。
  
  他还以为老赵有什么好办法呢。
  
  “去忙你们的吧!”
  
  孔洁无奈,只好离去,老赵很废物。
  
  黄羽等他走了,摇摇头,开口道:“老孔最近有些躁动,看样子是想去天星城,被李皓、霄尘给引动了心思,觉得在这留守不舒服了。”
  
  赵署长淡淡道:“有时候留守,也是一种更艰难的选择……他不懂,那就算了。”
  
  “这才哪到哪?天星只是开端,真正的问题,还在于银月!”
  
  说了一句,又道:“三天时间,全力以赴的话,你能赶到天星吗?”
  
  天星城距离此地太远,侯霄尘他们一路乘车,花了七天。
  
  车速也不慢。
  
  武师全力以赴赶路,三天也许能抵达,可到了,也许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恢复了。
  
  “可以用直升飞机先带我一截……那样速度就快一些了。”
  
  黄羽看着他:“你让我过去吗?”
  
  “可以去看看。”
  
  黄羽笑了:“我以为你会让老孔过去。”
  
  “他去了,用处没那么大。”
  
  “那我尽快吧。”
  
  “嗯。”
  
  两人说了几句,黄羽也不再逗留,时间很紧,既然老赵有了决定,那就速度一点赶过去吧。
  
  ……
  
  各方议论纷纷的时候。
  
  李皓这个主角,却是不在意那些议论。
  
  此刻的他,正在九龙阁九层包间。
  
  就他一人。
  
  还有一条狗。
  
  他正在吃饭,也在喝茶。
  
  身旁,上次那位女经理正在为他服务,给他夹菜,给他斟茶倒酒。
  
  和上次比,这一次,这位女经理没有什么怨言,没有什么不适。
  
  看着吃的狼吞虎咽的李皓,她就一个想法……非常人,行非常事!
  
  她其实有很多疑惑,很多问题,很多不解,想当面问问这个震惊天下的男人,可是……她不敢。
  
  李皓吃的很快,吃完了,舒服地吐了口气:“味道真不错!就是太贵了。”
  
  “李都督尽管吃便是,这一次,有人请客。”
  
  女经理轻声笑道:“这一次,我们阁主请客买单,除了不能带走生命之泉这些贵重物品,吃喝都免费。”
  
  “阁主?”
  
  “对,九龙阁的主人。”
  
  “这不是皇室的吗?”
  
  “没错,我们阁主便是皇室中人。”
  
  “那多谢了!”
  
  李皓哈哈大笑:“真客气,行,那照着刚刚的分量,再来十份,我刚刚还真没吃饱!”
  
  女经理也不在意,很快退出去吩咐了几句。
  
  接着,再次回到了李皓身边。
  
  李皓打了个饱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道:“据说九龙阁无所不能,做个买卖,做吗?”
  
  “都督请说。”
  
  “上次南拳弄的那个……那个投影,大的很的那个……你们有吗?能投影到千家万户的那种,还不被人打破的那种……我要现场砍头,给全天星城人看!”
  
  “……”
  
  女经理心累,这位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那么的让人惊悚!
  
  “有,但是几乎不可能不被人骚扰……这种事,大家不希望流传太广。”
  
  “九龙阁都做不到?”
  
  “可以做到,但是不行!”
  
  “我出钱。”
  
  “那也不行。”
  
  女经理有些复杂地看向李皓:“都督,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大家不允许的问题,不止大家,也许……我们也不是太愿意如此。”
  
  李皓失笑:“那这样,换个名义,投影我被杀……我失败!你们要学会变通,我又不是一定就赢了,我一个新人,初来乍到,能斗得过他们吗?你们就说,让全天下看看,看看李皓怎么死的!”
  
  女经理眼神微动:“这个……也许可以!但是我们需要申请,毕竟……都督实力强大,哪怕九司,也不敢说一定可以轻易拿下都督。”
  
  “这么怂?”
  
  李皓失笑:“那还怕什么,这么怂的话,我投影不投影,那都一样了,这点底气都没有,还九司执掌天下?逗我呢?”
  
  女经理再次开口:“我会尽量尝试,帮都督申请……费用就不用了,我想,若是能通过……很多人都想看看,都督如何死。”
  
  李皓侧头看着她,笑了:“哟,美女说话变直接了!”
  
  女经理也轻笑道:“都督这样的人,也许喜欢听的更直接一些。”
  
  “马屁拍的不错!”
  
  李皓点头,“我喜欢听!果然,有了权,有了力,很容易迷失。”
  
  他笑了起来。
  
  女经理也跟着笑,笑了一会,开口道:“那我去帮都督申请……另外……冒昧问一句……”
  
  “问!”
  
  “都督图什么?”
  
  她问完了,李皓没说话。
  
  她也不在意,转身离去。
  
  你图什么呢?
  
  你这样,会让自己陷入绝境的,比以前更危险。
  
  当她快走出去的时候,李皓忽然笑道:“图个念头通达!武道便是如此,银月武师就是如此!你不是武师,也不是银月武师,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昔日,九司不是做到了吗?”
  
  女经理脚步有些僵硬,有些慌乱,很快离去。
  
  这话,听不得。
  
  李皓笑了起来,摸了摸黑豹的狗脑袋,感慨一声:“我又不是狗,我要是狗,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我也无所谓,是吧,狗子?”
  
  “汪汪汪!”
  
  黑豹摇头,狗也有烦恼的!
  
  比如现在,李皓捏它的狗脑袋,其实不太舒服,它有些烦躁,伟大的古妖后裔,不该被这么对待。
  
  “果然,你也认同!”
  
  李皓笑了起来,按了按狗脑袋,黑豹只能点头。
  
  算了,狗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有的吃就行,考虑那么多干嘛,伟大的古妖都没了,后裔算什么,它自我安慰了一句。
  
  PS:两更还是爽,三更太惨了,一想到明天三更,我就好怕怕,给点月票我就不怕怕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