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绝美师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6章 唐门绝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第二天京城古玩界就传出一个非同寻常的消息,有人出价200万悬赏鉴定一只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
  鉴定的规则很奇怪,鉴定真品的,每人十万酬劳,鉴定赝品的每人20万酬劳,先到先得,先鉴定先得。
  当然这钱也不是好拿的,鉴定之前必须签订终生保真合同,就是只要活着就要对自己的鉴定结果负责。
  如果以后被证明鉴定错了,那么要双倍退还鉴定金。
  鉴定现场就设在京城久负盛名的宝芳斋,那只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就放在一号展厅的最中心位置,任何知名的专家学者和鉴定家收藏家签完合同后都可以随时过来观摩鉴定。
  这种事以前不是没人搞过,这件事之所以更轰动是因为第一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的主人并未亲自现身,只是委托宝芳斋全权处理此事而已。
  第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一场厂家或者拍卖行为了宣传或者高价拍卖做的秀,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这完全是一场个人行为。
  一时间各路真假专家纷纷走进宝芳斋,摇头晃脑,议论纷纷,网上的网民和所谓民间高手们也都跟着活跃起来,甚至发起了一张全民大鉴宝的活动,轰轰烈烈,热闹非凡。
  很快这场本应是行内单纯的鉴定就演变成了一场舆论风暴,各种媒体也全都加入进来,宣传造势,挖掘小道信息,寻找不为人知的新闻点,被炒作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有人说这是钓鱼,故意让人出丑的。
  有人说这是最高明的炒作,广告费就省了几百万,肯定有相关新公司要开业了。
  也有人说是持有者在跟人打赌,赌金是天文数字。
  甚至还有人说纯粹是因为持宝人有钱烧的,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出来专门搞事。
  眼看着就要失去这场鉴定的本来意义。
  就在这时候国宫博物院院长,华府国鉴定界的泰山级大师人物凌东方站了出来。
  他以前几乎从不参加这种鉴定活动,这次不知为何却亲自出场,而且还是在电视直播节目万众瞩目的公开露面。
  凌东方一身灰色中山装,目光柔和,直奔主题。
  “这只珐琅彩碗是刚刚被一个顶级修复高手刚刚修复过的,如果不使用专业的红外灯是根本看不出来任何修复痕迹的,堪称专业中的专业。”
  “所以我看到的不光是这只珐琅彩碗,我看到的更是一个隐藏在民间的顶级修复高手鬼斧神工的传统修复技艺。相对于这只珐琅彩碗这份已经失传的顶级工匠的技艺更加值钱。”
  “只不过比较可惜的是这只珐琅彩碗却并不是真品,是一个完成度几乎完美的仿制品,是光绪中期仿制的乾隆制品。其实光绪时期仿造康熙乾隆的仿品很多,但是能够模仿到如此足以以假乱真的仿造者我还是第一次见。”
  说着他竟然当众将这个可能价值亿万的珐琅彩碗举起摔碎,然后不慌不忙的从中间捡起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碎片,面对摄像头。
  “大家看,这就是仿制者为了炫耀自己高超的仿造技艺而故意在内胎里留下的一处光绪乌黑,极其细小的乌黑,即便是用最先进的仪器从外面检测也检测不出来,如果不是最顶级的鉴定家和修复大师,即便打碎了见到这个小小的乌黑也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所有的观众和专家学者全都被凌东方有理有据的高超鉴定所征服,久久不能平静,甚至觉得鉴定的过程还是太短了,凌院长这样真正的国宝级大师就应该多出来露露面,整顿一下当今浮躁的古文物收藏和鉴定市场,同时也多揪出一些浑水摸鱼的李鬼。
  就这样巨大娱乐漩涡在两天内就被遏制在摇篮之中,没有人会怀疑凌东方的结论,人人都说在古董文物行业不会有常胜将军,所有人,所有的大师都会看走眼。然而凌东方就是那个例外,就是那个不会打眼的活着的传奇。
  但是更大的一场争论正在暗流处涌动,被凌东方极度推崇的那个隐藏的顶级修复高手到底是谁?
  凌东方本身就是华府国最顶级的修复大师之一,他对人对己在专业上的要求都十分严格,为什么今天会突然性情大变?
  还是那个隐藏的高手真的是个不世之材?
  ……
  此刻宝芳斋内院正房的茶室之中,面对面坐着两个老者。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