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始战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 前面的,你皮裤掉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readx();    石窟里,横七竖八躺着二十来个小孩,一片薄薄的破了几个洞的兽皮盖住七八个小孩,其他没被盖住的要么有自己的兽皮被,要么就缩在一旁,不管是有被子盖的还是就这么缩在边上的,都睡得很沉。

    因为许久没做过清理,睡的人又多,洞里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周围凿出来的通风口处有阳光透进,勉强让阴暗的洞里有了些许光亮。

    洞内靠边上的一处,通风口下方,一个穿着破烂兽皮的小孩子睡在那里,不过,与其他小孩不同的是,在他旁边还睡着一只快跟他差不多长的大狗。

    邵玄睁开眼,看看已经照到肩膀处的阳光,揉了揉眼睛,爬起来收拾身下铺着的干草。见到邵玄的动作,旁边那只原本闭着眼睛的大狗就迅速起身,乖乖蹲在旁边,以便让邵玄将刚才压着的干草收拾起来。

    捆好干草之后,邵玄一手提着那捆干草,一手牵着狗绳,走出洞口。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如原始部落一般的地方,成为这个位于荒山野岭中的部落里的小屁孩,这具身体的原身很瘦弱,大概是生病没能熬过来,从邵玄在这身体上醒过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再不习惯,也只能咬牙撑着,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邵玄从没想过会真的来到这样一个地方,这里跟曾经所了解的石器时代的原始部落有很大的不同,这里的人外貌看起来没多特别,但本质却不然。

    见过一个普通人单手托起水缸大的石头还能屁事没有地在街上遛弯吗?

    见过普通人不借助其他工具一跃三层楼高,从十来米的树上跳下来还能稳稳站住吗?

    反正上辈子邵玄没见过,这辈子……每天都能见到!

    至于刚才出来的那处石窟,原名叫“伏牛洞”,因为洞看上去像是一只被揍趴下的牛,名字是被当年部落的“巫”取的名,不过近千年过去,岁月更替,部落繁衍生息,都在外面自建房屋了,这个洞最后被用作收留部落的孤儿,从而也被部落的人们称为“孩儿洞”,那里住着的孩子都是没有亲人照料的,部落的人也不愿意收留,总的来说,“孩儿洞”就是部落里的孤儿院。

    邵玄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有见过其他部落的人,听说,这处山脉就只有他们“炎角”一个部落。

    孤立的部落,自给自足的生活。

    牵着狗,邵玄慢悠悠走着。

    没多久就见到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木屋,其中也有部分是用木头和石头、草泥等造的,相比起前者,木石建造的屋子要稍微大一些,看上去也要坚实一点,这些屋子算得上是近山脚这一带的豪宅了。

    不管是那些木屋还是木石“豪宅”,在邵玄看来都是简陋得不像话的建筑。不过,在这里呆久了之后,邵玄还挺渴望有个属于自己的木屋的,只是,现阶段无法实现。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出来了活动了,男人们已经拿着自己的石制工具出来打磨,方便下次狩猎的时候将石刀带出去,女人们也有自己的活,缝制兽皮、晒制食物等。

    邵玄经过的时候不少人视线往那边飘,不是看邵玄,而是盯着邵玄牵着的那生物,眼中带着贪婪垂涎之色,咽着唾沫。在他们眼里,邵玄牵着的就是一大块肉,足够他们吃几顿的,早起劳作还饿着肚子的人眼睛都绿了。但大家在看到那只脖子上戴着的东西之后,还是不甘地忍住了过去抢夺的意图。那是“巫”的纹牌,意味着那只是巫的东西,他们不敢动。在他们眼中,邵玄也就是帮巫看着那匹狼而已。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