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始战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六章 冬季到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readx();    邵玄回去的时候,洞里的小孩都已经从河边返回了,今天的收获不错,看他们脸上止不住的笑就知道,有两个组还比着谁拉的鱼多。

    “阿玄,刚才有人来找你换东西,你没在,他们说明天再过来。”坐在旁边编草绳的屠说道。

    以前在洞里的时候屠胆子比较小,长得也瘦弱,这段时间下来放开了许多,人也精神了,话渐渐多了起来。

    “行,我知道了。”邵玄点头。

    应该是部落又有人心动了,想去捕鱼,摸索了经验之后过来找邵玄换那种能浮在水面的黑块。

    夜晚,挂在天空两边的月亮更暗了,月牙细细的,只能看到那并不算明亮的弧度。从通风口往外看,洞附近一片漆黑,只能听到洞外呼呼的风声,以及飞来飞去的夜燕所制造出来的声响,冬天要来了,夜燕都没精神,以前它们飞的时候可没这么大动静。

    之后的几天,不管是洞里的孩子还是下山区的人,只要太阳没落山,就往河边跑得勤,都想着趁河水没结冰,赶紧拉。

    大概是以往那些年部落的人从没打过这些鱼的主意,河里的鱼也多,这么多人成天在这儿拉鱼也没见哪天鱼少了。这些鱼极其凶悍,智商却不高,容易拉,只要掌握了诀窍,拉鱼的数量就蹭蹭往上涨。

    幸运的是,接连几天拉鱼都很顺利,没有出现那种长着触须的生物。

    直到某一天早上,邵玄带着凯撒去碎石地挖石虫的时候现,石虫少多了,半天才挖到三条。

    河边的鱼也突然少了,石虫扔下去好久才只拉上来一条并不算大的鱼。

    不管是洞里的孩子还是部落的人心里都沉沉的,这样的情形似乎是一种预兆。

    “阿玄,为什么会这样?”洞里孩子们蔫蔫的,盯着手上的草绳一副深受打击的心碎样。

    “因为冬季要来了。”年长的一个孩子说道,他曾经听人说过,到了冬天,很多猎物会藏起来,你怎么找也找不到,只有等冬季过完了,它们才会再次出来。正因为这样,部落的人并不喜欢冬季,因为冬季充满了各种困难所带来的压抑。

    见其他孩子还是盯着自己,邵玄叹道,“确实可能是这个原因。因为到了冬季,石虫不再出现在地表,而是会钻进地下深处去过冬,地底比地表要暖和。而河岸边的食人鱼也会离开靠岸的浅水区,游入大河深处,到那些在冬季不会结冰的区域去。所以咱们抓不到石虫,也拉不到鱼。”

    邵玄的话音落下,洞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抑郁阴沉的气氛。

    在洞里很多孩子的印象中,冬季很冷,很黑,有时候生病了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就那么迷迷糊糊睡着,到了饭点被人叫起来吃点东西继续迷迷糊糊地睡,不知外面白天黑夜,行尸走肉一般。平时没什么,现在突然回想起来,再看看最近捕鱼的阳光日子,心情能好才怪。

    还有小孩抱着今儿下午新拉的鱼坐在角落里忧伤,一边忧伤还一边不舍地摸一摸鱼头。只是配合上那条已经断气的鱼头上那瞪得老大的暗红的眼睛,和裂开的充满细密尖牙的嘴,这一人一鱼怎么看怎么诡异,这要是放在邵玄上辈子那个和平年代,这样的人铁定会被打上“**”和“心理扭曲”的标签,可是在这里,太正常不过了。

    邵玄捂了捂脸,视线从那边挪开,不再去看角落里抱着鱼忧伤的人。

    这几天洞里用来垫着睡的干草都被邵玄让搬出去晒过了,就连换来的毛皮也洗了晒过,准备其实很充足,只是没人能消除冬天即将到来的阴影,以往的经历在洞里孩子的心里留下的印象太深,再怎么也阳光不起来。

    现在才中午,外面的天已经变得阴沉沉的了。

    在邵玄想着冬季怎么办的时候,坐在一旁的结巴走了过来。

    “阿玄……我……我想……想……”

    结巴憋了半天才将自己的意思表述清楚。

    结巴还有个妹妹,那年结巴没了双亲,被送到洞里的时候,他妹妹也被山腰的一户人收养。部落对女孩比较看重,而且收养女孩的人,也能够得到更多部落下的补贴。

    本部落的人大部分都会觉醒图腾之力,男孩基本会在十岁左右的时候觉醒,晚也不会晚太久,不会过十五,这也是为什么洞里这些孩子以及近山脚区居住的那些孩子们平时只管吃睡不管其他的原因,因为他们不需要怎么努力,只要不饿死不病死,到年纪了自然会成为图腾战士。

    相比起男孩,女孩中觉醒图腾之力的人就要少一些了,有近三分之一的人一生都不会觉醒,不过,部落并不会因此而亏待她们,相反,女孩在部落里受到的待遇要比男孩好得多,所以,即便同为孤儿,一些家庭也愿意收留女孩,也正因如此,生活在这个洞里的一个女孩没有,全是带把儿的。

    结巴想在冬天来临前去看望下妹妹,给送过去一条鱼,从他自己分到的那份里面扣,他过来就是想征求邵玄的意见。自从邵玄带着洞里孩子捕鱼之后,地位坚不可摧,只要邵玄同意的事情,最年长的那两个孩子即便心里不愿意也不会反驳。现在,有事情也会询问下邵玄的意见。

    结巴磕磕巴巴说完自己的意思,站在那里不安地搓手指,他担心邵玄会拒绝,看邵玄的眼神都带着小心翼翼。

    “当然可以,天黑之前回来就好。”邵玄道。

    “谢谢阿玄!”结巴兴奋地跑回去拖了一条鱼就出洞。

    看着高高兴兴拖着一条鱼离开的结巴,邵玄笑了笑,“道谢的时候他倒是不结巴了,看来还是得激一激,或许一激动,这结巴的毛病就给改了。”

    结巴离开后没多久,莫尔他娘又来了。来因还是和以前一样,要带莫尔上山,可惜莫尔不乐意,就算是他娘软磨硬泡也没松口,估计前几天在山上跟那家的孩子闹矛盾闹得挺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