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 破屋而出的小王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景和三十年
  帝京府
  内城的一处幽静之地。
  初春的夜晚,一间古色古香的大屋子里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吹!吹!吹!”
  “方块!方块!方块!”
  “四边!四边!四边!!”
  只见二三十个年轻男女围成了一个大圈子,吼得面红耳赤,神情亢奋。
  不过他们大多数是围观的人,真正坐在大圆桌上的几个参与者,却大多都只是紧张的看着坐在正西面的一个少年。
  少年年龄不大,长得剑眉朗目,天庭饱满,嘴唇厚薄适中,脸颊微圆,却并不显得胖。
  他穿着一身月白降龙山水窄袖圆领紧身袍,头顶带着一顶黑色网巾,网巾边子却是一颗货真价实的黄金扣子,贵气之中又增添了一份潇洒。
  如果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不仅仅是他,包括在场的男女们在内,无论穿着什么样的衣服,衣服上的图案都有着各种龙,外加山河图。
  在东方华夏的历史上,龙代表着的就是至高无上的君权,而山河图则是代表着江山永固的意思。
  两者一同出现在衣服上面,只能是皇室子弟才可以拥有。
  寻常人想要穿上,被抓住了的话,肯定是只有押到菜市口斩首的下场。
  所以他们这群年轻人都是宗室子弟。
  宗室子弟们为什么会出现在深夜的这间大屋子里面、而且还如此亢奋呢?
  这是很一目了然的事情——他们在玩牌局。
  看这个样子,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打牌开局的时候,光是口令和套话就熟络得很,还知道制造紧张气氛。
  少年没管那么多别的,正在小心翼翼的掰着字牌。
  背后的人却比他更加紧张。
  “好样的!方块出来了!!”
  “哇噢,四边!真的是四边!!”
  看着显露出来的四个红色方块边儿,后面的人一阵欢呼。
  结果对面的人就不满意了。
  一个最为健硕的男子瞪了大家一眼,对少年道:“铭淇,你搞那么多花样干什么?赶紧开牌!我这儿一对8,你能大过不?”
  “对啊,我还是9的同花呢,你要开不出方块10,小同花都不行!”一个二十来岁的俏丽女子白着眼道:“搞紧的!我这一把要把你裤子都赢了!”
  “哈哈哈,八姑,都已经方块四边了,不是9就是10,你慌什么?”一个干瘦男子嘻笑着说,“我看啊,您要是底裤都输掉了,今天怎么回家?”
  “回什么家?赢光了老娘,我就住进裕王府了,和他亲上加亲!”女子毫不退缩的道。
  少年都不理会他们的括噪,把盖住的牌重新又转了一个面儿,开始慢慢的翻了起来。
  扎过金花的人都知道,其实乐趣的一半,都在这个翻牌看牌上面,那种逐渐揭开面纱的感觉,几乎可以使得人类喜怒哀乐情绪爆发,最让人感到刺激。
  所以即便是少年横着翻了四边出来,却不直接甩牌,而是翻转到竖面来慢慢揭开,周围的人都没有任何不耐烦。
  不过叫喊却还是有:
  “有!有!有!”
  “空!空!空!”
  扑克牌的排列是有顺序的。
  就拿现在少年手上的牌来说,如果是方块9,那么虽然横着是四边,但竖着却只有中间的一点,翻到竖着两排的第一二排之间时,就没有点数,而是要到正中间才有。
  一排四边,两排八个,再加中间一点,就是9。
  这便是喊“空”的术语含义。
  如若是方块10,那么中间一排就应该有两点,第一点你只用翻出四分之一不到,就能看到那一点。
  因此,少年只要提前能看到一点,那么就铁定的是方块10了!
  按照牌型来说,以方块10为首的三张同花,不但大过了女子手中的9同花,更远远大过了一对8。
  但如若是方块9,最大点数相同,第二大的点子却只有5,而女子是6,所以也是他输。
  幸运的是,少年翻到了竖着的第一排中间时,牌面上便露出了尖尖的一点痕迹。
  “耶!!”
  身后的一个胖子马上欢呼起来:“方块10!赢了!赢了!铭淇赢了!!”
  少年此时也松了一口气,满足的把牌甩在了桌上,“不好意思各位,我通杀!”
  “玛德!”
  健硕男子猛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道:“柳铭淇,我们……”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