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章 一切为了宗室待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裕王妃嗤笑一声,“闯祸?什么祸?有为娘在,什么事情摆不平?”
  柳铭淇越发的不好意思,但也不敢隐瞒,直接把事情说了一遍。
  裕王妃的笑脸,顿时便凝固住了。
  儿子聚赌倒不是什么大事儿。
  宗室子弟不能参政,不能在官场上有所作为,最多只能做点生意,平日里日子过得很枯燥。
  像是去逛花楼、教坊司、吃喝玩乐什么的,便成了他们的消遣方式,特别是赌这一道,他们特别喜爱。
  皇帝也知道这些事情,因为皇家限制了宗室的自由,所以对于这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一般都没有怎么追究。
  不过有一点,你别闹得太大,也别闹得太恶劣,不然皇帝的板子随时随地都要落下来。
  现在就是这种状况,绣衣卫都出动了,显然是有人捅到了皇帝那里,而且还皇帝非常在意,这才派了绣衣卫来抓拿。
  “你说你发明的这个……”
  “扑克。”
  “对,扑克!有没有什么违制的地方?”裕王妃问道。
  “没有吧,也就是一种牌类玩意儿。”柳铭淇坚定的道。
  玩扑克在后世那么严格的规定下,都不算违法,在古代自然不可能算了。
  “我看啊,就是有人在后面搞鬼,想要整我。”柳铭淇干脆和母亲摊牌,“娘,你让我先出门,过段时间就是太后的生日,我那时候回来就行,好吧?”
  “你这么想也对。”
  裕王妃差一点都同意了,但就在柳铭淇伸手来拿包裹的时候,她又一把扯紧了。
  “娘?”
  “儿啊,我想了一下,还是不行。”裕王妃摇了摇头,“这事儿肯定不是大事,即便是皇上把你抓了去,也顶多是宗人府走一趟而已。要是你畏罪潜逃,不给皇上面子,同时也不给宗人府面子,那么牵涉到你日后的王位继承,恐怕就有点问题了。”
  “咋了?”柳铭淇马上怒了,“你和我爹就我一个孩子,难道他们还能剥了我的郡王爵不成?那就要问一问三千宗室子弟答应不答应!”
  在大康朝,宗室子弟完全是一个烫手山芋,用不得打不得,只能好吃好喝的供着。
  如果连他们唯一能继承的爵位家产都给剥夺,这可是犯大忌讳的事情,搞不好就有人会去哭祖庙,到时候笑话就闹大了!
  “你这孩子,这么毛燥燥的干什么?”裕王妃好笑的给了儿子脑袋一巴掌,“郡王爵肯定没有问题,不过你能得到多少赏赐,俸禄能不能达到双俸,这些可都是关系到你和你的后代子孙的重要事情哦。”
  “可之前那些人,不也这么干过?他们可没有受到惩罚!”
  “你傻啊?他们是什么人?充其量就是公爵,还有本身就是子爵的,他们怕什么?”裕王妃道:“你可继承的是亲王爵的下一级郡王爵,如果不给你双俸,不多攒点钱,你的后代怎么办?我可是想咱们家多开枝散叶的呢!”
  吸取了上一个覆灭王朝的教训,大康对于宗室的待遇,以及对于财政负担的考虑,是非常深刻的。
  大康朝首创的宗室没有任何固定爵位,便是一个最大的改变。
  甭管你什么人,哪怕是当初开国太祖的嫡系子孙,只要不是皇上,那么一定就会降级,而且降级得非常凶猛。
  拿如今的裕王府说吧。
  裕王是当今景和帝的同父同母弟弟,他的亲王爵毫无疑问,可他的独子柳铭淇却只能降级继承下一个等级的郡王爵位。
  如若柳铭淇还有兄弟,那么他们更惨,因为不是世子,算是庶出,连郡王爵位都没有,只能成为公爵。
  继承柳铭淇爵位的儿子就不能叫世子了,只能叫长子。
  以后他得到的,还是只有比郡王爵更低一筹的公爵,其余柳铭淇的儿子则为侯爵。
  看到了吧!
  堂堂一个裕亲王,等到他的曾孙就有是子爵的了,情况最好的嫡系一脉,也不过晚了两代成为子爵而已。
  正常情况来说,一个皇子一脉,五代过后便全部归为子爵。
  子爵的待遇是什么呢?
  “岁俸银五百两,禄米五百斛。”
  一年只给你五百两白银,外加三万斤大米小麦。
  比起亲王来,简直是天地之别。
  这样的收入,如果没有节庆日的赏赐,如果不能自己经商做点小买卖的话,通常情况下也只能养活十个人而已。
  因为一个家庭你不可能只吃白米饭,堂堂宗室子弟的饭桌上,没有鸡鸭鱼肉怎么行?
  所以多出来的大米小麦,他们通常会拿出去卖了,换成各种菜肉果蔬回来。
  而一个家庭还有其它各种衣食住用日常开销、人情往来,包括给奴婢家丁们的例钱,也必须得有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