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二章 疯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绣衣卫衙门并不是在皇城,而是在内城。
  也不知道是不是对那些犯罪分子威慑的意思,绣衣卫衙门修得高大威严,气派得紧。
  不过就是周围冷清了一些,没有什么商家敢在这边做生意,商铺和住宅价格也上不去,周边街区鸡滴屁堪忧。
  几个身着红衣的绣衣卫正在门口站着,老远的就看到了这么一群人气势汹汹的直面而来。
  奇怪的是,衙门安装的高楼哨岗居然没有示警。
  等到到了跟前,他们仔细一瞧才恍然大悟。
  这不是昨晚出动去抓的那些宗室子弟吗?
  虽然许多的人不认识,可怡王世子铭璟、裕王世子铭淇和睿王贵女芷雨,他们却是认得的。
  很明显,这群宗室子弟是来算账了。
  难怪没有示警,因为根本没有必要。
  看门的总旗立刻站了出来,赔着笑脸道:“各位殿下、小少爷、贵人们!你们来我们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本世子是来见你们家都督的。”柳铭淇站了上前,“他可在?”
  “我也不知道。”总旗是老江湖了,笑道:“我进去问一问,您稍等可好?”
  “好。”
  柳铭淇加了一句,“你告诉他,他今天不见我,我会让他一直难受,我说到做到!”
  “是是是!”
  总旗笑着进去了,实际并没有把柳铭淇的话放在心上。
  绣衣卫身为禁军九大卫之一,虽然多年来都是做一些秘密的任务,但权柄反而是非常大的,比起守在皇城的羽林卫、守在皇宫的千牛卫,不知道要风光到哪儿去了。
  绣衣卫的都督更是身为从二品的高官,和六部尚书、各大总督并列,仅次于四位丞相。
  你说这样的大官儿,能怕得了这些没有任何权力的宗室子弟?
  不愿意招惹这些人是一回事儿,可你找上门来惹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要不是今天来的这批人之中,有好几个亲王的子女,总旗都不用找都督,直接找今天衙门理事的校尉,就可以打发他们了。
  绣衣卫都督高敬今年41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所以扑在公务上的时间很多。
  此刻他刚吃过午饭,正准备拿着西南地区的夷人情报看,就听到总旗禀报了这事儿。
  要是在昨天之前,高敬听到柳铭淇威胁的话,不但会立刻说自己不在,还会给裕王送张帖子过去,让他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从昨晚到今天上午,宫里发生的事情,早已经传入了高敬的耳朵。
  这位忽然就一鸣惊人的裕王世子,俨然已经成了皇上身边的红人。
  宗室子弟这一个团体,固然是没有什么权力,但那些最接近皇上的人,还是拥有不小的影响力的。
  现在裕王世子正是深得陛下之心的时候,如果被他记恨住了,找个机会给自己一次两次难堪,那也是很麻烦。
  所以高敬想了想,便让总旗把柳铭淇给请进来。
  门外的一群宗室子弟,看着表面高大气派,实际上充满着阴森恐怖的绣衣卫衙门,刚才被鼓起的勇气很快就消散了。
  在等待的过程中,好几个人都说“要不我们先别急,回去想想再说”的话。
  甚至于八姑也有些心虚,拉了拉柳铭淇的衣服,“铭淇,你不会要来这边闹事儿吧?”
  “不会!我只是要让他们告诉我,那个出卖我们的人是谁。”柳铭淇笑道。
  “高敬会听你的?”柳铭璟这种粗汉子也表示了怀疑,“这可是一个活阎罗!搞不好直接给我们难堪,那可就丢脸了。”
  “他还没有那么的莽撞,等着看吧!”柳铭淇安慰着他们道。
  既然是一个干秘密情报的家伙,肯定是一个非常阴冷和心思多的人。
  比如冯保冯公公,又比如说戴老板。
  这种人肯定胆子大,但绝对不是莽夫,所以至少在今天,高敬绝对不敢把自己拒之门外。
  恰好总旗此时笑着走了出来,笑容比起之前要诚恳许多:“世子殿下,都督正好在,您这边请!”
  柳铭淇跟大家挥了挥手,径直走了进去。
  在总旗的带领下,柳铭淇很快见到了高敬。
  身为绣衣卫的老大,高敬的屋子不但不阴森,反而是在光线视野很好的地方,明亮得很。
  少年才一进门,就在角落找了一把扫帚,“啪”的一下劈成两半,把棍子的那一截抓在了手里。
  此时总旗已经离开了,房间里就他们两个。
  看到这副要打架的样子,高敬的场面话是再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皱着眉头道,“世子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铭淇哈哈一笑,“高大人你误会了,我可不是想要和你比试一下拳脚功夫。”
  “那这是……”高敬看了看他手里的棍子。
  “我是拿来自残的。”柳铭淇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高敬:“!?”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