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九章 有聪明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古往今来,人们常说,钱都非常难挣,一天到晚都为了生活的那几两银子累死累活。
  殊不知,如果你会挣钱的话,那么钱还是来得很容易。
  怎么才叫会挣钱?
  那首先你要知道,需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你要做的事情。
  然后就是,你要从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看到能挣钱的方法和机会。
  做边茶生意的杨明就是一个很聪明的生意人。
  今年三十岁的杨明是帝京府本地人,出身贫困,靠着自己十二岁开始外出做事,一直忙到现在,总算是茶叶生意有了一定的规模。
  他的铺子算不上很大,一年发往西北边区的销售量也就是数万斤,加上各种“茶引”、“边引”、运转、损耗等等的开支,还有各种应酬往来,总的下来不过挣两三千两白银。
  如果是做得大的边茶商人,一年下来五万八万两银子都不算什么。
  当然了,两三千两白银已经超越了京畿地区的绝大部分人。
  只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杨明既然做生意,当然想要自己能成为行业中的翘楚。
  所以这些年来,杨明一直拼命的努力。
  奈何他自己的根基浅薄,家里又没有任何可以帮忙的人脉,因此起色并不大。
  今天杨明请的是吏部的两个小官吃个便饭,倒不是特意的想要做什么,只不过是日常感情的联络。
  亏得这些年杨明舍得花钱,这些具体办事儿的小官吏才没有给他添麻烦,总体来说运作正常。
  妙味楼便是杨明选择的日常请客场所,这里菜肴味道不错,用料很实在,且不会有任何的麻烦打扰,很适合悠闲的喝酒吃饭聊天。
  杨明踏入妙味楼的时候,也被肥皂洗手的效果吓了一跳。
  同样的,他更被肥皂的天价给吓住了,不敢购买。
  可是等到杨明坐在了雅间里面,他就开始琢磨了。
  片刻之后,杨明拔腿就跑出了雅间,冲到了田荣的跟前。
  “这位大人,我如果想要买一万块,能不能给我个优惠的价格?”杨明急声的道。
  田荣:“!?”
  来第一笔生意,固然让他很惊喜,但是一万块这样的数目,怎么听怎么像是开玩笑。
  他干脆把事情交给了手下,自己拉着杨明到了旁边,“这位老板,你买这么多来干嘛?”
  杨明道:“我准备把它拉到西北去,卖给那些回鹘人、西羌人。”
  田荣琢磨了起来,“他们不都是穷得很吗?哪里有钱买?”
  “他们的牧民固然是穷,可是那些贵族们有钱啊,草原上的许多东西,比起银子来值钱多了。”杨明并不掩饰的说:“上百个小部落头人,再加上那些大贵族,谁不是牛羊成群的?他们平日里全吃牛羊肉,一天到晚身上油腻腻的,要是得到了这个……肥皂,还不得天天用呀?”
  杨明说得这么清楚,并不是因为他没有心机。
  而是大康朝成立八十年以来,宗室子弟一直在做生意,但他们几乎从来都不涉及边贸和海贸生意。
  因为这些宗室子弟的权势和优待,并不能用于域外,那些草原部落、海外蛮夷国度,都不会因为他们的身份给予优待。
  于是这些风险极高的买卖,就被他们有意无意的忽略到了。
  其实边贸和海贸的确风险很高。
  边贸有许多大商人被马盗抢了货,血本无归的,更有做了生意,却根本收不到货款的,数十万家产,瞬间飞灰烟灭。
  但比起海贸来,他们还算幸运的。
  海贸出现意外那就更加悲壮,都不用遇到人为因素,通常一个台风到来,整个船队就什么都没了。
  商人的家属不但要承受亲人尸骨无存的悲痛,要承受一切货物和船只的损失,更要赔偿一切随行人员的搏命钱,通常便是倾家荡产的下场。
  所以即便是有这个肥皂生意,杨明也敢笃定,裕王府肯定不会自己去和那些蛮子们交易。
  他们这些王亲贵族生活安逸,不愿意冒险,能舒舒服服的在京里收钱,有什么不好?
  哪怕是赚得或许少一些,但只要控制得好,这笔买卖也是可以细水长流的。
  至于杨明自己,说不得就要凭借着这笔买卖,一举打破束缚自己的枷锁,从此一飞冲天了!
  不得不说,杨明考虑得很正确。
  田荣现在就是这么想的,他也觉得找个靠谱的人卖掉全部肥皂,一口气把钱给赚够,那是最好。
  要不是他做不了主,都想要和杨明仔细的详谈了。
  比起一块一块的零售,一股脑的全部卖给杨明,省心省力,这不是挺好?
  至于说价钱的问题,肥皂是独一份儿的生意,别的胰子都起不了这么好的效果,杨明即便压价,难道还能压到一钱银子一块?
  即便是那个价,也一定是大赚了呀!
  况且杨明也没那个胆子赖账,宗室子弟是没有什么朝局影响力,但太祖早就对他们的权益做了保障。
  凡是侵犯到宗室子弟正常利益的,那么皇帝一定要严查严惩,绝对不能纵容。
  任凭你多大的商人,任凭你的后台多么强,只要触及到了这个底线,一定是被抄家抓捕,打得不能翻身。
  可是很遗憾,哪怕是再怎么对杨明的条件感到心动,田荣也不敢忘记柳铭淇交代了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