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五十章 璀璨的烟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宜宾是三江交汇的地方。
  
  除了下面而来的金沙江之外还有从松潘高原上游来的岷江。
  
  顺着岷江一路往上,就能抵达乐山、眉山、成都、松潘。
  
  所以这也是一条非常好的航运通道。
  
  在宜宾办理好了烟草种子播种的工作,南宫丘成他们买了土地,柳铭淇等人就算是完成了这一次最重要的工作。
  
  剩下的便是玩儿了。
  
  可大家都不愿意再一路坐船,而是选择了走陆路。
  
  毕竟之前坐了七八天的船,早就有了审美疲劳。
  
  柳铭淇也不以为意,正事儿都办好了,剩下的怎么游山玩水,也就随大流吧。
  
  反正恐怕自己以后出来的时间也很有限,也得趁着这个时候看看大康的大好河山。
  
  于是一行人骑着马坐着马车离开宜宾,慢悠悠的朝着成都而去。
  
  现代的四川山水柳铭淇没有见识过,不过到了古代看着,却也觉得别有一番风味。
  
  沿途的美好景色,还有颇有蜀中风味的建筑物,热闹的蜀中小镇,都挺有意思的。
  
  南宫丘成他们也是玩得起劲。
  
  此时已经逐渐到了四川的中心地带,人烟越发的稠密,好玩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不说别的,火辣的川妹子就足以让他们神魂颠倒。
  
  说起来也是好笑。
  
  如今的辣椒还没有传入中原大地,川菜虽然很著名的是偏麻,可是甜的菜肴也很多,口味和江南还有点相似。
  
  另外蜀中多山,又临近南诏,各种山珍海味层出不穷,只要有钱,那么许多稀奇珍贵的食材都能享用到。
  
  就这么的足足花了四天时间,柳铭淇他们的队伍才抵达了同样位于岷江的另一个码头重镇——犍为。
  
  在现代,犍为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众所周知的乐山名小吃“跷脚牛肉”,其发源地就是这个犍为。
  
  就是因为犍为有一个旺盛的码头,所以纤夫们和脚夫们很多。
  
  大家都是干活儿的人,需要有大量的营养补充。
  
  恰好那个年代牛肉是许多有钱人喜欢吃的,然后有钱人是不吃牛内脏的。
  
  于是犍为的纤夫和脚夫们就把这些牛内脏搜集起来,做成了可以饱腹的好吃美味,久而久之就成了“跷脚牛肉”。
  
  所以最正宗的跷脚牛肉是没有牛肉的,全是牛杂。
  
  这是不是跟京城的老百姓吃羊杂碎的故事差不多?
  
  是不是和重庆朝天门码头的码头工人们发明火锅差不多?
  
  说回眼前来。
  
  因为犍为是岷江一个非常重要的中转码头,所以这里的码头商业非常繁华,也造成了犍为的繁荣。
  
  这也造成了一个问题。
  
  处于货运繁荣期的犍为,没有一家客栈可以容纳下柳铭淇等一群人。
  
  哪怕是只容纳一群公子哥小姐们的地方都没有。
  
  没办法。
  
  大家只能再次选择了夜宿在花船上面。
  
  犍为既然是繁华的商业码头,那么漂亮姑娘一定不会少。
  
  也因为传统的码头文化,所以花船自然也不少。
  
  正好大家伙儿还想重温一下船上和姑娘们共度良宵的日子,所以花船是正好的。
  
  由于码头周围实在是太拥挤,即便是夜晚也有很多船停靠和装卸货,也很吵闹,让这些公子哥们不习惯。
  
  花船的老板便建议,干脆顺着岷江进入这个内河。
  
  内河两岸都是村庄,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来,又安静又好玩。
  
  柳铭淇等人完全同意。
  
  于是两条花船就依次停靠在了距离码头二十里路的内河里面。
  
  一条花船是准备寻欢作乐用的,另一条是晚上一群女人住的。
  
  唱歌跳舞之后,就是男人的娱乐时间,女人在不方便。
  
  少年非要守身如玉,那也没办法,只能在这艘船上呆着,不然只能跟八姑她们一个船上睡。
  
  这要是传回京城,保证被人笑坏。
  
  除开在船上守卫的侍卫们,大部分侍卫都下了船,在岸边安营扎寨。
  
  吃喝有他们的,但是玩乐却没有。
  
  他们倒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
  
  出来之前裕王妃便每人赏赐了五百两银子,安全回去之后还有五百两。
  
  一趟两个月左右就可以挣得一千两银子的赏钱,哪怕他们之前是羽林卫,此时也是笑呵呵的。
  
  ……
  
  花船的灯火通明,老远都能看到。
  
  夜深人静之下,音乐歌舞和欢笑的声音,老远也能听见。
  
  在这一点上面,大家并没有什么“夜已深,不能吵到别人”的想法,根本没有什么忌讳。
  
  不仅仅是老百姓们听到了,远远的,有一群不速之客也听见了。
  
  火布尔子本来率领自己部落的千余人,已经趁着夜色潜伏到了这附近。
  
  随时准备围住一个临近的小村庄,悄悄的把人全都杀了、抢劫了之后,又依样画葫芦多抢几个村子的。
  
  可还没有行动的,就看到了有两艘花船开过来,没多久上面就响起了歌舞丝竹之音。
  
  因为夜晚特别的寂静,所以哪怕是相距得有点远,这些声音还是传入了他们的耳朵。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