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五十一章 痛快!真痛快!! 第四更!求订阅月票! 67/115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主动进攻也是羽林卫的风格。
  
  他们从来都是主动进攻。
  
  这一点连草原上的部落都晓得。
  
  哪怕是有比羽林卫更加强悍的草原王牌军,遇到羽林卫也得头大。
  
  你想要消灭这群疯子,起码要付出两倍以上的代价。
  
  这还是王牌军,如果换了一般的,五倍都拦不住人家。
  
  但问题是王牌军每一个都是宝贝,培养起来是非常麻烦的,每一家的这样王牌都不会超过两万人。
  
  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拿去硬生生的换命,谁也心疼啊。
  
  连草原上的人都如此,那么这些南诏的土人们,就更感到恐怖了。
  
  他们没有马,全都是步行。
  
  遇到侍卫们以十个为一组的冲杀进来,十支队伍不停的冲杀、穿插和分割,没几个回合,就把土人们给打崩溃了。
  
  不崩溃不行啊。
  
  他们本身就不是什么强悍的军队。
  
  就连为首的火布尔子等人,遇到骑兵强大的冲杀力量,也得退避三舍。
  
  更何况人家不是一个人,而是相互有掩护,随时灵活变位的。
  
  遇到这样凶悍的侍卫们,土人哪怕是有满腔的力量,都使不出来。
  
  他们常常是举起了武器想要杀掉马上的敌人,却被骏马巨大的冲力吓得直接躲开,然后就被人一刀砍在了身上,失去了生命。
  
  这还不算。
  
  仅仅是片刻之后,一直想要集合自己的族人的火布尔子等人发现,又有一股更加凶悍的敌人杀进来了。
  
  这批敌人只有四个。
  
  但是却锋利无比。
  
  无论是最前面的大汉还是后面的大汉,一刀、一棍之下,必然就有土人死掉。
  
  凡是有他们出现的地方,无不是人仰马翻,好不容易有聚集的土人们,就被他们斩杀。
  
  还不仅仅如此。
  
  其中有一个神射手在三人中间,每一次张弓,都必然会射中一个土人的小头目。
  
  就那么一两百米的距离,他已经射杀了七个小头目。
  
  小头目就是土人们的最基础军官。
  
  没有了他们的指挥,土人们更是成了一团散沙。
  
  更重要的是,这三个人好像还是这群恐怖敌人的头脑,为首的大汉一边冲击,一边命令着骑士们,使得骑士们的杀戮更加快捷和有效。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火布尔子大吼一声,冲上了前,大喊道:“朵尔族火布尔子在此,大康人,有种和我单对单!”
  
  他的声音很大,即便是在这杀声连天的战场上,也能传出老远。
  
  “好!”
  
  柳铭璟正好听见了,大吼一声,直接从骏马上跳了下来,直冲二十多米之外的火布尔子。
  
  在古代,这样单对单的单挑,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被打断的。
  
  这是有辱武者的尊严。
  
  所以无论是骑兵们还是土人们,无不是为他们让出了通道。
  
  本来樊山已经盯上了这个土人中最为高大的人,现在也只能是悻悻作罢,重新转身一射,又是正中一个土人小头目的脑门。
  
  大柱杀得兴起,兴奋得嗷嗷大叫。
  
  他也学起了火布尔子,大吼道:“谁来和我一战?”
  
  “我!!”
  
  脸上有纹身的吉木阿渣站了出来,挥舞着手里的苗刀,迎了上前:“大康人!受死吧!”
  
  “嘿嘿!”
  
  大柱笑了起来,纵身从马上跳下,紧紧的拿着自己手里的熟铁棍,大步流星的冲向了吉木阿渣。
  
  吉木阿渣也算是土人中身高比较高的,结果和大柱一比,整整矮了一个半脑袋。
  
  这么身高的差距,直接带来了力量上的差距。
  
  大柱也不讲究什么棍法,一个泰山压顶,熟铁棍带着凄厉的呼啸声,砸向了吉木阿渣的脑袋。
  
  吉木阿渣又不是什么滥竽充数的货色,他当然不会傻得去挡下,而是纵身一转,苗刀闪电般的就砍向了大柱的腰间。
  
  大柱的熟铁棍立刻转向,变成了竖立在了身前。
  
  “铛!”
  
  苗刀砍在了熟铁棍上,震得吉木阿渣右手发麻。
  
  可他却来不及多感受,因为大柱用脚一踢,熟铁棍的末端便翘了起来,飞快的往吉木阿渣的腿上砸去。
  
  吉木阿渣赶紧收刀一挡,再借着这个力道往后一退。
  
  他倒是想要拉开了距离后,再和大柱缠斗。
  
  可大柱哪里肯给他这个机会,大踏步一跨,熟铁棍硬生生的就砸在了躲闪不及的吉木阿渣的脑袋上。
  
  “砰……”
  
  吉木阿渣的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直接被砸碎掉,红的白的飞溅到四面八方。
  
  “啊……”
  
  正在此时,火布尔子也惨叫了一声。
  
  大柱扭头望过去,只见柳铭璟硬生生的割下了火布尔子的脑袋,提在了手上大吼:“你们的首领已死,速速投降!!”
  
  虽然大部分的土人是不会说,甚至是听不懂大康话的,可不少人都在观察柳铭璟和火布尔子的厮杀。
  
  看到这个更加高大的汉子居然几个回合就杀了他们最勇猛的战士,土人们顿时心惊了,一股子战斗拼杀的力气一下子就没有了。
  
  “跑啊……”
  
  “火布尔子死了,大家快跑啊……”
  
  “活着逃回家……”
  
  很快的,土人们凄厉的呼喊遍布了整个战场。
  
  他们又不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在被骑兵冲杀、首领被杀的情况下,哪里还能维持士气?
  
  所以马上他们就像寻常的乌合之众一样,什么都不管的往后跑去。
  
  这下子可惨了!
  
  众所周知,真正在战场上厮杀时,死亡的人不到整体仗义的百分之二十。
  
  绝大部分的屠杀发生在溃败之后的追杀中。
  
  现在土人们就是如此。
  
  他们又已经丧失了斗志,一心只想逃跑,双腿又没有马儿快,纷纷被侍卫们追上,不是被砍杀当场,就是被刀背砸得痛在地上打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