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二十二章 缓兵之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你看看!
  
  景和帝为了泄愤而杀了谈森瑜,自己就立刻变成暴君,而谈森瑜却因此而名垂千古,成为大大的忠臣。
  
  这样的亏本事情,景和帝愿意干?
  
  傻瓜才愿意!
  
  因此,无论景和帝现在怎么生气,他都不可能对谈森瑜下手。
  
  更别说赵寿知道自己的主人。
  
  其实景和帝并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在位这么多年以来,他御笔钦点杀掉的人,真是寥寥无几。
  
  而且多半是罪无可恕的罪犯。
  
  比如上一次漕粮引发的大贪腐追查。
  
  南宫忌、王飞腾、林镇远等等该杀的大臣,他都一个没有杀。
  
  杀掉的只不过是一个林镇远的儿子林耀罢了。
  
  并且林耀的死因还不是因为什么贪腐和嚣张跋扈,而是因为他直接参与策划了对裕王世子柳铭淇的刺杀。
  
  这才是触犯了景和帝的龙鳞,直接下令斩杀此獠。
  
  换做现在在景和帝御座下面的谈森瑜,人家私德从来不亏,为人非常清白,家里甚至是穷困,你用什么借口去杀他?
  
  杀了他,全天下的读书人都会不满!
  
  那时候可就真的不妙了啊!
  
  景和帝显然也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才只是扔出了杯子而已。
  
  换做了我大明皇帝,肯定是“拉出去,杖责一百大板”了。
  
  要是换作了我大清皇帝,至少都是斩首示众。
  
  景和帝就是以扔杯子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这也表明了他并没有其它的办法来惩罚谈森瑜。
  
  前面说了,杀谈森瑜就是成全谈森瑜的名声,然后把自己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上面。
  
  别说是杀谈森瑜,即便是皇帝想要处罚谈森瑜,把他给直接免职赶出朝廷,或者是降职处分,把他贬出京,那也是不大现实的。
  
  还是那句话。
  
  谈森瑜说“立太子”是出于公心,并不存在他巴结谁,而是一心为了大康江山所想。
  
  当然了,这就肯定是得罪了皇帝。
  
  因为如果皇帝没有儿子,这另立了宗室子弟作为太子,他的这一脉也就算断绝了,再也不能名正言顺的接受后世皇帝对他的祭祀。
  
  可这对于整个大康江山却是好事儿。
  
  别的人或许没有这个胆子直接向皇帝上书,但事后保护这个说老实话的人,还是有决心的。
  
  于是又变成了满朝文武的反对,皇帝怎么可能拗得过他们?
  
  所以还是没办法,皇帝照样不能处罚谈森瑜。
  
  顶多顶多就是把谈森瑜给闲置起来罢了。
  
  但这也不可能闲置多久,每一年的考核之中,吏部的人肯定必须要把谈森瑜评为超一等。
  
  超一等是必须要提拔的。
  
  因此谈森瑜下一步说不定还要升官,直接以后再接着怼皇帝。
  
  所以啊,皇帝很难很难。
  
  这一点谈森瑜也晓得,可他还是不得不说。
  
  杯子砸在身上并不疼。
  
  但再说下去,皇帝还会更加的愤怒。
  
  然而为了整个大康的江山,谈森瑜来此之前就已经豁出去了。
  
  “陛下!”
  
  谈森瑜跪拜下去,继续重复道:“请陛下以国事为重,尽早立太子!如此,臣等才能安心,天下臣民才会安心!”
  
  景和帝脸色铁青,半响之后才道:“你想要立谁为太子?”
  
  皇帝这话里面有陷阱。
  
  倘若谈森瑜敢说“臣以为……”这便是逾越了,景和帝就能名正言顺的驳斥他,让他滚蛋。
  
  立太子之事如此重大,岂能轮得到你来胡说八道?
  
  谈森瑜不算是绝顶聪明之人,但因为他没有什么野心,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决定人选,所以他根本不可能上当。
  
  他想都不想的道:“此事关系重大,应由陛下、肃王、众位丞相、学士、六部尚书共同谈论决定,臣下人卑言微,不足以参与其中。”
  
  “你也知道自己人卑言微啊?”景和帝冷哼道,“但你逼迫起君父来,可是一套一套的!”
  
  “微臣死罪!”谈森瑜一本正经的道:“倘若陛下杀了微臣就会安心,微臣宁愿一死!”
  
  “滚出去!!”
  
  景和帝又冒火了,将就着身边的笔筒又扔了出去。
  
  笔筒还是砸中了谈森瑜,可他仍旧一动不动,跪在那里。
  
  皇帝明白,今天自己不给他一个答复,他是不可能起来的。
  
  问题是他也不能推脱,更不可能是敷衍了事。
  
  不然下一次来的肯定不仅仅是谈森瑜,还有更多的人!
  
  到时候更加的麻烦。
  
  其实这事儿也不是今天才由谈森瑜发难的。
  
  早在之前就有大臣提过,只不过那时候皇帝还有两个嫔妃马上就要生了,大家也就在等待。
  
  如果是生下了皇子,虽然年幼,可也勉勉强强能接受的。
  
  现在发现是两个公主,他们能再忍得住才怪。
  
  想到了这儿,景和帝一脸的疲惫,只能无可奈何的道:“你先出去吧!此时朕会考虑的,过几天便会召集大家来谈谈!”
  
  “是!”
  
  谈森瑜闻言行礼之后,站了起来:“惹恼陛下生气,臣下惶恐!但臣下却是一颗爱大康之心,请陛下万勿误解!”
  
  “我知道了!”
  
  景和帝闭上了眼睛,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滚蛋。
  
  片刻之后,关门的声音响了之后,赵寿迟疑了一下,来到了皇帝的跟前。
  
  “陛下……”
  
  “嗯?”
  
  “裕王世子今天不是来到宫里了吗?您看,咱们是不是可以找他询问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他?他可也是太子的备选呢!经过了这么一次露脸,连葛鸿廉都欣赏他了!”
  
  “陛下,您肯定是知道裕王世子的心的!他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当皇帝,也根本不愿意当有诸多麻烦的皇帝!不然的话,他怎么会一回来就搞轮胎、弹簧、马车之类的东西呢?”
  
  “嗯……”
  
  “退一万步说,他就算有点这个心思,但肯定不如宁王那么强烈啊!包括礼王的心,也比裕王更加浓厚迫切呢!”
  
  “哼!”
  
  “所以此时我们去问他,他肯定会好好的帮您策划一番的!就算是没有什么用,咱们听一听,也不损失什么,您说对吧?”
  
  “嗯……”
  
  景和帝沉默了片刻,然后微不可闻的摆摆手。
  
  伺候了他三十二年的赵寿,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于是老太监躬身后退,转身就出了御书房。
  
  ……
  
  “陛下?陛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景和帝觉得自己都要睡着了,耳边才传来赵寿小声的呼喊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