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秦时小说家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一八四章 宫廷刺头 大章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还是说一人两个?
  
  这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
  
  自怀中取出一物,手掌请托,劲力催动,便是飘至公孙丽跟前了。
  
  “这……。”
  
  “郡侯炼就之物,自然是诸夏一等一的宝物,还真不好推辞。”
  
  公孙丽略有惊讶,定睛一观跟前之物,双手本能的托着,那是一块阴阳玉佩?
  
  不!
  
  是两块,两块叠加一处,合为一块的。
  
  此刻玉佩正散发浅金色的光芒,其内色泽通绿无暇,更是流转着一道道紫气。
  
  观其纹理,更是细腻,似是烙印着许多奇特的字符,反正自己不认识,尚未细观,已然入心。
  
  “陛下!”
  
  “……”
  
  当其时,远处传来道道行礼之音。
  
  “陛下!”
  
  周清身躯微侧,看向大踏步走来的皇兄,身边并未跟着什么人,蒙毅想来还在兴乐宫殿内。
  
  芊红等人也是一礼。
  
  “陛下!”
  
  “您来了。”
  
  公孙丽接过那块玉佩,触手更有别样的温润质感,玉质当为极品,甚至于还有一丝丝令人舒适的力量自玉佩内流出,没入手掌。
  
  以自己现在化神绝巅的修为,都有这般感觉,于泰儿他们来说,定然更是非凡。
  
  “哈哈哈!”
  
  “昌南君和两位小县主何在?”
  
  始皇帝嬴政尚未近前,已然朗笑之音滚滚,李仲刚才禀告的时候,自己还在处理政务。
  
  是以,耽搁了一会儿。
  
  现在前来也不晚。
  
  未有皇弟引领,已然本能向着凉亭旁的三辆婴儿车走去,神色甚为欢悦。
  
  “父皇!”
  
  “昌南君在这里!”
  
  小阳滋已然站在宁儿弟弟的婴儿车前,抬手示意着。
  
  “皇伯父!”
  
  小曦儿也是可爱的一礼。
  
  “你又逃学了?”
  
  “看看曦儿,再看看你,还是曦儿清雅有礼。”
  
  始皇帝嬴政对于阳滋是真的无法了,太学的课程是很紧的,作息时间也和对标中央学宫的。
  
  一个月只有四天的休息。
  
  今天,明显不在列。
  
  小丫头肯定逃学了。
  
  “父皇。”
  
  “叔父对阳滋这么好,今日叔父和宁儿弟弟他们前来,阳滋自然要来迎礼的。”
  
  “这也是大礼!”
  
  阳滋轻哼一声,而后给于辩解着。
  
  “陛下!”
  
  “妾身现在是越来越管不了这孩子了。”
  
  “现在又有了泰儿两个,妾身真不知道该如何了。”
  
  “都怪陛下,平时太过于宠溺她了。”
  
  公孙丽也是头大。
  
  这个性情……也不知道将来会如何!
  
  太学那里……现在阳滋都成了刺头了,仗着阴阳术的修炼,有些手段,那些人都不是对手。
  
  关键太学那里的人都是宗族贵族、庙朝重臣子嗣,阳滋的作为肯定传开了,这般顽劣的性子……良人何寻?
  
  还有陛下!
  
  太宠溺她了。
  
  现在自己的精力也分散了,天明、高儿、泰儿、月裳,再加上阳滋,再加上后宫诸事。
  
  原本能够落在阳滋身上的三分精力,如今估计只剩下一分了。
  
  “哈哈哈,还学会大礼了,不错,有长进。”
  
  “大秦公主就应该通晓礼仪的,丽儿,无需担心这个伶俐的小丫头,当年,你初入宫的时候,性情也是……。”
  
  “咳咳,将来会有人降伏这个小丫头的。”
  
  “郡侯为道家的人,常于朕说道万道阴阳,一物降一物,朕还真有些期待那个人是谁?”
  
  “郡侯,你说呢?”
  
  “这就是昌南君,大秦未来的郡侯,朕的国之柱石!”
  
  阳滋!
  
  调皮是有些调皮,太学那里的所作所为,自己都知道的,那些博学都有和自己所言。
  
  原本自己先前还说道一二,后来观阳滋的课程都可以合格,这般聪慧的孩子,还是大秦的公主,自然要不一样。
  
  是以,也就渐渐放纵了。
  
  这孩子粗中有细,自己是知道的,因此,也不为担心。
  
  至于丽儿的担忧……难道忘了自己当年也是这样了,话语当年,一晃过的还真快。
  
  行至阳滋身侧,看向郡侯的长子——昌南君赢宁!
  
  “生长的看起来比起泰儿都壮实。”
  
  “不错,胆量还是不错的,此处生人这般多,小子神色无碍!”
  
  两对眼睛对上,大眼望着小眼。
  
  始皇帝嬴政顿然轻笑,手掌不自觉的伸出,落在小家伙的臂膀上,这般天候,小胳膊小腿都露出来了。
  
  还挺壮实,比起泰儿都壮实许多。
  
  也许是因为双生子的缘故,丽儿体内的元气被分润了,以至于泰儿和月裳看上去都不大。
  
  “咿呀!”
  
  “……”
  
  有觉身上的动静,小家伙开始说着听不懂的话,连带旁边的灵儿、盈儿都有所回应。
  
  不远处的公子泰、公主月裳两人也是扶着婴儿车,“咿呀”“咿呀”之言不住流出。
  
  “哈哈哈!”
  
  “还真不轻!”
  
  “朕……现在有九层的把握确定此子会成为大秦的柱石之人。”
  
  自小看大,并非虚妄。
  
  始皇帝嬴政自觉看人还是比较准的,既然小家伙不怕自己,那就直接将小家伙从婴儿车内抱起来,落于怀中。
  
  壮实的小家伙,的确有些份量。
  
  就是和自己还是有些陌生,两只小手极力的推着自己,再加上口中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趣言,嬴政更为欢乐。
  
  当即,抬手点了点小家伙的小脸。
  
  “希望如此。”
  
  周清近前一步,看着宁儿在皇兄怀中挣扎的模样,也是一笑,这个孩子……怕是受晓梦清静之意影响多了,以至于都有天然的抗性了。
  
  对于外界诸般,处事不惊。
  
  这倒也是好事。
  
  这孩子……数年之后,自己要亲自教导了。
  
  “陛下!”
  
  “郡侯刚才送于泰儿和月裳亲手炼制的玉佩,皆非凡之物。”
  
  “妾身现在还没有想好回礼之物,既然陛下来了,那就交给陛下来想吧,妾身先将这两枚玉佩给泰儿他们戴上,可保百病不侵的。”
  
  公孙丽旁侧说道一事。
  
  而后,吩咐侍女取来少府专门编制的细绳,契合玉佩之用的。
  
  “哦?”
  
  “这可是一个不小的难题,郡侯亲手炼制的玉佩,朕……还是知晓不少的,都是珍宝难比之物。”
  
  “这个……,有了,李仲……你去兴乐宫取来朕亲笔抄录的《韩非子》,一共十册,上面还有朕的注解。”
  
  “大秦奉行法道,郡侯,将来昌南君稍长之时,可与之语论法道。”
  
  抱着怀中还在挣扎的小家伙,闻丽儿之言,的确,要有些回礼。
  
  若言普通的珍宝之物?
  
  太俗了。
  
  而且郡侯也不缺少。
  
  天材地宝?
  
  咸阳宫的也一般般。
  
  ……
  
  思来想去,豁而,深深看着怀中的小家伙,有一件礼物还是合适的,也是诸夏间难得的。
  
  “喏!”
  
  丈许开外的李仲直接一礼,旋即,转身离去。
  
  啧啧。
  
  始皇帝陛下亲自抄录的《韩非子》,还有陛下的注解,怕是庙朝上下,任何人都想要得到吧。
  
  如今,就这样赐予昌南君了。
  
  还真是……盛宠。
  
  昌南君!
  
  李仲可以想象,一二十年后,这个小家伙会是如何的炙手可热。
  
  “《韩非子》?”
  
  “父皇这个礼物不好,哪有送书的,人家也看不懂啊,估计待会就被宁儿全部撕碎了,我觉得送宁儿好吃好玩的最佳。”
  
  “玉儿,你去我房间内,把我珍藏的一箱子好玩的取来,让宁儿他们三个随意挑选。”
  
  “曦儿,姐姐也让你挑选一件!”
  
  本期待着父皇会有什么好宝贝赏赐的,结果是十本书?
  
  阳滋直接撇撇嘴,父皇也就是欺负人家刚出生啥也不懂,书有什么好的,宁儿他也看不懂啊。
  
  还是好吃、好玩的为上。
  
  旋即,吩咐着自己的侍女,同时,拉着身边的小曦儿,大方而又豪气的挥挥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