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秦时小说家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一八七章 五行枪法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虽不明白为何陛下吞服那样珍贵的丹药没有异象涌动,可……观陛下此刻精神,已然超越先前甚多。
  
  察觉陛下呼吸的变动,公孙丽悄然道。
  
  “朕……此丹极好。”
  
  “朕都觉得回到年轻之时了!”
  
  始皇帝嬴政睁开眼睛,面前一切看上去似乎更不同了,这是很直接的感受,浑身上下,无处不舒适。
  
  破空丹!
  
  极好!
  
  接下来几个月又到了年岁尽头,来至诸郡的文书更多了,自己也更有精力处理那些事情。
  
  说着,更是从案后起身,筋骨都有些清脆的声响,握了握拳头,仿佛力量都更强了一些。
  
  此丹甚好!
  
  “东君也到了。”
  
  扫视樱花阁,倒是东君焱妃已经来了,应该是自己吞服丹药的过程中来的,阳滋和曦儿在东君身边待着。
  
  “陛下三元鼎盛,乃大秦之喜。”
  
  东君焱妃阴阳道礼。
  
  “哈哈哈,郡侯,不知此丹可否延年益寿?”
  
  始皇帝嬴政视线一转,落在皇弟身上。
  
  此丹这般好,自己都明显觉得年轻许多,岂非还有别的妙处。
  
  “延年益寿!”
  
  “七日后,玄清再来为陛下诊脉,到时候就知晓此丹功效如何了。”
  
  周清没有直接应下。
  
  破空丹的本源玄力被皇兄化去,宛若寻常的丹药,若是对于普通人来说……,普通人直接吞服,就直接死了。
  
  也就是皇兄的肉身已经经过化莲丹的淬炼,才可以承受住瞬息破空丹的药力,如果是普通化神层次,只要扛过去,延年益寿是肯定的。
  
  皇兄的话?
  
  还是看看再说。
  
  “朕今日更为欢喜。”
  
  嬴政大悦。
  
  自己的身体自己还是可以感知的,比起之前好了太多太多,就算延年益寿的效果不明显,也该有的。
  
  那就足够了。
  
  “陛下,那妾身就让那些舞姬进来了。”
  
  “今日陛下欢喜,也该好好赏鉴一下太常的心血,他可是于妾身说了多次了。”
  
  公孙丽安抚着旁边的泰儿,他似乎有些无聊了,待在婴儿车内,都想要直接爬出来。
  
  “那就赏鉴一下吧。”
  
  “有闻郡侯在江南也是时常赏鉴歌舞音律?”
  
  嬴政归于上首案后,端起面前的酒水,一饮而尽,畅快至极,歌舞之类……闲暇之时,自己赏鉴的并不多。
  
  也就一些特殊的时日,才会见一见。
  
  不过,依从太常的职责,的确需要那些人的存在,也是一国大礼仪之一。
  
  “比起陛下来,次数应该多了不少。”
  
  “陛下当知玄清身边的弄玉姑娘等人,她们在府中多闲暇,便是想着梳理一下上古以来的歌舞音律之道。”
  
  “虽小打小闹,也是有趣。”
  
  “玄清观之,也觉得养心。”
  
  “陛下处理政务烦劳之时,也可听一听雅乐之声,看一看空灵之舞,品一品音律妙道。”
  
  周清笑语,想不到这件事陛下也知晓了。
  
  江南之地,府中的歌舞之人不少。
  
  对于那些,周清没有太大的需求,就是需要看的时候,府中也得有,就是一直备着了,那些人大部分都是咸阳宫赏赐的。
  
  弄玉和雪儿倒是有事情了,遍观诸国往昔音律之道,一一编排,时常让自己品鉴,别有趣味。
  
  “你啊!”
  
  “有白芊红姑娘在身边,你的闲逸时间总是不少,朕……有此心,无此时间。”
  
  “江南诸郡,在郡侯你的总管之下,朕很是放心。”
  
  “那里是诸夏之南,泰半之地不逊色中原,就是数千年来,一直游离于中原之外,如今大秦一统诸夏,那里必然要纳入大秦舆图。”
  
  “诸郡的消息,朕也时常看到,每一日都有很大的不同,城池也一日日的多了起来。”
  
  “前些时日,闻治粟内史之言,江南正在培育新的谷物,若是有成,一年可两熟至三熟,甚至于象郡之南的界外之地已经有了?”
  
  诸夏一统,兵事稍缓,农事自然为上。
  
  而新的谷物出现,自然是重要的,若是有高产的谷物出现,更是可遇不可求。
  
  治粟内史的那份文书,自己记得很清楚,也是江南呈上来的,既然能够说出来,想来已经有了。
  
  就是还没有推广罢了。
  
  另一侧,公孙丽已经下令相召宫廷乐舞之人入内,阁楼两侧,亦是有诸般音律器物陈列,以为演奏。
  
  “的确有那般的谷物。”
  
  “就是还在培育之中,根据那种谷物的特性,将来就算产量稳定了,栽种之地也很难越过淮水。”
  
  “可……产量稳定之后,以江南之地,所产出的谷物粮草,当丝毫不逊色关中、中原之地。”
  
  迎着皇兄颇为惊奇的目光,周清缓缓道。
  
  那般谷物小范围正在试验,少府也有许多人参与,正在将其中优良的谷物种子留下,一代代的筛选。
  
  数代之后,当有不同,到时候就可以大力推广了,五十年内……应该可以见到不错的产量。
  
  “一年两熟!”
  
  “一年三熟,这般的谷物出现,岂非昊天垂怜大秦?”
  
  “朕自然相信那般谷物成熟的产量之盛,无郡侯坐镇江南,那些郡守怕也无此心。”
  
  “更别说建造贯通江南诸郡的驰道、要道、五尺道。”
  
  “二十年,朕已经在想着二十年之后,江南是一个什么样子了。”
  
  “待朕接下来巡视完中原诸地,就去巡视江南之地!”
  
  嬴政言语感慨。
  
  从国府那里传来的诸地情况来看,山东诸地的农事根基太差了,相关的水利沟渠之类鲜有到位。
  
  农事为本。
  
  只要那些黔首在天地上劳作,只要还有饭吃,只要吃得饱,就不会生事,大秦的统治就可以长远。
  
  只要大秦的法一直贯彻下去,那么,大秦的政事便是清明,一项项上佳的策略便会落入县域、乡里。
  
  诚如此,就算山东诸国的那些叛逆之人一心要生乱,也没有了根基。
  
  稳定!
  
  帝国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稳定!
  
  如郡侯所言,只要稳定住诸郡之地大部分的人,就足够了,剩下的一些人也就不成气候了。
  
  想要稳定住所有人,谁也做不到。
  
  话语未落,樱花阁外,便是连连行入一位位身披黑色宽松长衫的女子,年岁皆十六七的样子,个头相仿,姿容身段皆上佳。
  
  穿着统一,身上的妆容和饰品也是一般无二。
  
  “陛下!”
  
  “……”
  
  一共十二人,踏着轻便的木屐,入楼阁之中,未敢直视上首,尽皆深深一礼拜下。
  
  “演舞吧。”
  
  嬴政摆摆手。
  
  大秦庙朝立下,自己曾有令达,让太常那边制定独属于帝国的乐舞礼仪,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江南之广,想来陛下一次巡视不足以观全貌,非得数次之功。”
  
  周清看向面前的那些舞姬,同弄玉她们在江南府中编排的不一样,这里的乐舞更为庄严肃重一些。
  
  她们编排的乐舞则轻松、欢快许多。
  
  语落,身后便是传来一道道钟鼓之乐,更有管弦夹杂其中,还有一些萧声相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