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秦时小说家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一八八章 魔罗之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虚空微微颤动,一道黑色的身影踏步而出。
  
  纵为骄阳明耀,仍为黑衣庄肃,单手负立身侧,手中把玩着一块婴儿手掌大小的浅黄色璞玉,一丝丝黑色的力量笼罩其上,自生别样韵味。
  
  对着纪嫣然微微颔首,视线落在召水二人身上。
  
  嫣然姑娘的这两名弟子自己相识也有数年了,召水的资质不用说,一等一的存在。
  
  甚至于较之自己踏足化神都年轻许多。
  
  紫阳!
  
  尽管平庸了一些,却也被嫣然姑娘以真元洗练了经脉骨骼,资质提升不少,算的上中等之资吧。
  
  “苍璩师叔!”
  
  观来人,召水二人又是一礼落下。
  
  “怎么,你现在也想要收弟子了?”
  
  “总算有了这个心思了,就是……想要收弟子,可得行走诸夏一一寻找,召水两个,还是当年南公介绍的。”
  
  “堪为机缘,否则,也是不易。”
  
  “嗯,你现在的伤势大体无碍,就是还需要静养,以你杨朱一脉的行事作风,上一次当不至于此的。”
  
  纪嫣然笑言。
  
  关于弟子传承的事情,早几年就和苍璩说过,化神的层次,在诸子百家已经是一家掌门的实力。
  
  是以,足以收下弟子,立下传承。
  
  也就是苍璩心大,且性子未定,以至于拖到现在还没有收下弟子,也令得杨朱一脉的传人更为凋零。
  
  话语间,灵觉笼罩身侧的苍璩,察觉其三元气息,历经这么长时间的修养,伤势大体无碍。
  
  一身之力,也恢复大半,剩下的伤势静养便可全部恢复。
  
  就是对于上一次苍璩所受到的伤势还是惊讶,因为……那不符合苍璩的行事作风。
  
  杨朱一脉,贵己贵生,之前苍璩有险情,乃是因为被人追杀。
  
  这一次……还是和人交手所至,若是不敌对方,苍璩不会继续下手的,除非有绝对的把握。
  
  “杨朱一脉在诸夏声名不显数十年,接下来也该发扬光大了。”
  
  “天地万物,阴阳生灭,贵己乐生,逍遥于世,我脉道理,合万民之心,合天道之理,本该大行于世。”
  
  “惜哉,出了一些小小的问题。”
  
  “却……我自信杨朱一脉的传承是岁月不朽的。”
  
  “上一次,非那人插手,卫庄本该被我镇杀,浮屠……浮屠一道,将来一日,将他们斩尽杀绝!”
  
  对于杨朱一脉的道理,苍璩一直都是自信的。
  
  那本就是天道之一。
  
  就是道家祖师,也曾有过那般论断,是以杨朱从道家天人二宗悟出另外妙法。
  
  道家天人二宗,看似不同,实则,都是走的是出世道路。
  
  所不同,天宗以清静之力纯化己心,以己心媲美天道之心,进而感悟世间万法,行走世间,印证道理,最后超脱,身融万物。
  
  人宗的道理,看似入世,亦是在以清静护心,不为掺和,天心察万物,先行入其中,进而走出。
  
  最后身融万物!
  
  杨朱一脉!
  
  就是要入世!
  
  就是要在红尘滚滚中妙悟大道,在世俗之中全性保真!
  
  何为全性,便是要顺应人之本性,人既然生下来,那就要全生,万物既然出现,那就要好好享用。
  
  虽如此,却不可逆命而羡寿,聚物而累形,丰屋美服,厚味姣色,顺应本性,满足生的欲望。
  
  不可贪得无厌,不可为外物伤生。
  
  如此,便可全性,道家天人二宗那些人活的太没意思了了,也就武真郡侯玄清子有这般性情。
  
  以他如今的道理,想来可阴阳无极,万物一般无二,倒也不算意外。
  
  所谓保真,就是要保持天地自然赋予的本性,人生了一张口,便是要尝尽天下美味,喝尽天下美酒。
  
  也为杨朱之言:自纵一时,勿失当年之乐,纵心而动,不违自然所好,纵心而游,不逆万物所好。
  
  人生于天地间,尧舜同桀纣没有什么不同,不羡寿元,不羡名利,不羡尊卑,不羡颜色,便是得自然之道。
  
  诚如此,便可臻至人道无极,得天道真意。
  
  百多年前,诸子百家于稷下学宫争鸣论道,杨朱曾力压百家,便是明证,就是孟轲子当年又有何用?
  
  不过,后来儒家的孟轲子倒是起来了,也是一代先贤。
  
  杨朱一脉的道理,本就合人之本性,没道理不能不行于世的,完全没理由的。
  
  惜哉,杨朱之后,弟子无一位英才,尘世之中全性保真,结果,一个个将自己都陷进去了。
  
  层次最高的也就化神,至于玄关……一位都没有,也就阳生高一些,却也被多年前的玄清子镇压了。
  
  不是杨朱的道理有问题,而是他们的路子不对,自创种玉功,明晰杨朱一脉真意,我道必然昌隆!
  
  至于嫣然姑娘所言自己这次受伤之事,没有那个该死的浮屠修行者,卫庄早被自己击杀了。
  
  还有上一次在紫兰轩,也是这个人坏事。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此人所修的浮屠道理,令自己不喜,玄关层次的领域似乎天生对万物一体波动有抵抗。
  
  尤其对种玉功的种玉玄力有抵抗,那就是涉及种玉功的本源之力了,此道存在于世上,必成自己的祸患。
  
  现如今,种玉功初成,待了结农家之事,定要将那人镇杀,顺便铲除诸夏间的所有浮屠之道修行者。
  
  就算是异邦道理,也是一样。
  
  威胁!
  
  就要把它彻底的铲除,至于浮屠之道的创立者为身融万物的存在,将来自己也有信心。
  
  除非浮屠之道再出现一位身融万物之人。
  
  “杨朱一脉的道理,本就是不俗。”
  
  “就是……容易在尘世中迷失真性,以至于道理难成,师尊当年也说过这个问题。”
  
  “就是你……若是沿着原有的道路修行,估计,也会艰难,好在,你自创种玉功,另辟蹊径。”
  
  “将来你境界足够高,倒是可以将杨朱留下的修行之法给于修正,使之更合修行。”
  
  “终究,还是杨朱消失的太早,不然,杨朱一脉不该如此的,或许,这也是顺应真性。”
  
  “至于浮屠之道,他们很强的,你现在的境界,难以对抗他们!”
  
  扫着远处逐步恢复平静的湖面,纪嫣然随意行走着,苍璩……他的身世不一般,如今修行有成,自己也是安心。
  
  种玉功!
  
  苍璩已经迈过了生死难关,接下来的修行会顺利许多,只要苍璩不找死,就不会死。
  
  不会死,就一切有机会。
  
  杨朱一脉也就很有机会。
  
  而浮屠……近年来,自己也了解许多,甚至于连突然隐秘出现的佛家都和浮屠有关。
  
  浮屠一脉,异邦之道,身融万物的传承。
  
  自己所知,他们来诸夏的传道之人中,就有合道归元的强者,苍璩现在的实力远远不够。
  
  苍璩还需要继续修行。
  
  “倒是浮屠的道理有些意思,佛家和浮屠有联吧。”
  
  “接下来抓几个回来,看一看他们的道理脉络根基。”
  
  苍璩不可置否。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