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色莫斯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483章 德军的困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对托尔布欣来说,切断德军的补给线和退路,不过是帮别人打辅助,到最后论功行赏时,自己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胜利,有可能被忽略不计。而眼前能让自己建功立业的,就是端掉曼斯坦因司令部所在的扎波罗热,以及消灭或重创德军第17集团军的退路。
  
  作为南方面军参谋长的比留佐夫,则有些顾虑地说:“司令员同志,这合适吗?如果真的让哈尔科夫的敌人,顺利地撤到了第聂伯河,对我们下一步的作战是非常不利的。”
  
  “参谋长同志,”托尔布欣并没有立即向比留佐夫解释什么,而是反问道:“如果哈尔科夫的敌人要突围,你觉得我们把所有的部队投入战斗,能阻止敌人吗?”
  
  比留佐夫思索了一阵,随后缓缓地摇摇头,“我觉得不能。”
  
  “没错,”托尔布欣表情凝重地说:“从哈尔科夫撤出的敌人,一旦遭到我们的阻击,肯定会拼死突围,会给我们阻击部队造成极大的伤亡。与其在阻击战中消耗兵力,不如利用这些兵力去进攻。”
  
  比留佐夫对托尔布欣的说法表示赞同,前几天为了阻止顿巴斯的敌人增援哈尔科夫,先后动用了四个集团军的兵力,虽然成功地粉碎了德军的增援计划,但部队也付出了极大的伤亡。不过他还是顾虑重重地问:“如果上级追查起来,我们该如何应付呢?”
  
  “参谋长同志,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托尔布欣既然准备将方面军的主力,都用来进攻扎波罗热和德军第17集团军,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如今负责切断德军退路的三个集团军,都分别动用了一两个师。也就是说,我们有不少于五个师的兵力,用来切断敌人的退路,这样上级恐怕也不会怪罪我们的。”
  
  霍特和维勒的部队从哈尔科夫撤出后,沿途遭到了南方面军部队的拦截。正如托尔布欣所预料的那样,德军为了打开通道,一遇到阻击,就会展开拼命地进攻,先是用大炮轰,接着用坦克掩护步兵冲锋,甚至还会召唤飞机对守军的阵地狂轰滥炸。
  
  南方面军在通往第聂伯河道路上部署的五个师,不到半天时间,就有两个师被霍特和维勒的部队打垮,部队的伤亡都超过了半数。
  
  比留佐夫得知阻击部队伤亡惨重之后,连忙向托尔布欣请示:“司令员同志,敌人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连续突破了我们两个师的方向,您看是否派部队去增援?”
  
  “没有这个必要。”托尔布欣摇着头说:“如今我们的重点不在阻击从哈尔科夫撤出的敌人,而是继续进攻德军的第17集团军,只要重创了他们,我们才能更好地开展下一步的作战行动。”
  
  从哈尔科夫突围的部队,正在一步步向第聂伯河靠拢,这一点的确让曼斯坦因感到欣喜,只要部队到达指定地点,就能摆脱被苏军围歼的命运。但同时,他又为处于顿涅茨盆地的第17集团军担忧。
  
  他问自己的参谋长布塞将军:“参谋长,如今俄国人的南方面军正在进攻第17集团军,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布塞听到曼斯坦因的这个问题,立即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应该给第17集团军发电报,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守住顿涅茨盆地,等待我们派遣的援军。”
  
  “可是,布塞将军。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要守住顿涅茨盆地,至少需要六个装甲师。”曼斯坦因苦笑着说:“我从哪里给他们找六个装甲师啊?”
  
  曼斯坦因的话让布塞沉默了,他作为集团军群的参谋长,心里自然很清楚,从库尔斯克战役到现在,德军的兵员损失极大,但上级的补给却来得很少也很慢。如今别说六个装甲师,就算是两个装甲师,恐怕都拼凑不出。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布塞轻声地问曼斯坦因:“难道命令第17集团军放弃他们的防区,也撤到第聂伯河这里来吗?”
  
  “从目前的形势分析,如果没有得到新的装甲师之前,继续坚守顿涅茨盆地显然是不现实的。”曼斯坦因皱着眉头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把部队从那里撤出来。”
  
  “元帅阁下,”布塞等曼斯坦因说完后,小心翼翼地提醒对方说:“您看是否把此事向元首报告,听听他的意见如何?”
  
  其实就算布塞不说,曼斯坦因也打算把此事向小胡子汇报。他虽然是帝国的元帅,但命令一个集团军放弃防区这样的事情,必须要得到小胡子的许可。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小胡子的办公室,总参谋长蔡茨勒听出曼斯坦因的声音后,有些期盼地问:“元帅阁下,是不是我们从哈尔科夫突围的部队,都已经到达了第聂伯河?”
  
  “暂时还没有,总参谋长先生。”曼斯坦因礼貌地回应道:“不过以他们如今攻击前进的速度来分析,最迟明天晚上就能到达第聂伯河。”
  
  “哦哦,原来是这样。”蔡茨勒接着问:“请问您打电话来的原因是什么?”
  
  “是这样的,总参谋长阁下。”曼斯坦因没有兜圈子,而是直截了当地说:“俄国人如今突破了霍利特第6集团军的防线,正在向顿涅茨盆地域的第17集团军发起进攻。我请求您,允许这支部队撤出了顿涅茨盆地,退到第聂伯河。”
  
  别看蔡茨勒是陆军总参谋长,但命令一个集团军放弃阵地撤退的命令,他还是不敢随便下达。他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小胡子,心里开始嘀咕该如何回复对方。
  
  小胡子看出了蔡茨勒的异样,抢先开口问道:“蔡茨勒,是谁打来的电话?”
  
  “是曼斯坦因元帅。”
  
  小胡子起身走过来,接过了蔡茨勒手里的话筒,贴在耳边高声说道:“曼斯坦因,是我。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向我报告的吗?”
  
  “是的,我的元首。”曼斯坦因听到听筒里传出小胡子的声音,连忙毕恭毕敬地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
  
  “说吧。”小胡子简短地说道。
  
  “是这样的,我的元首。”曼斯坦因谨慎地说:“我打算将顿涅茨盆地的第17集团军撤到第聂伯河地区,他们此刻正遭到俄国南方面军的攻击,如果继续坚守的话,就有被歼灭的可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