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强反派系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我更擅长的是右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醉月楼外,苏信看着那雕梁画栋,点缀着鎏金,显得奢华无比的建筑啧啧感叹。
  跟长乐坊的平民窟相比,这里简直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站住!这里已经被我们飞鹰帮包场了,去别的地方玩吧。”看到苏信要进入醉月楼,一名年轻的飞鹰帮帮众连忙拦在他身前。
  苏信说道:“我是来找刘三刀的。”
  “大胆!三哥的名字也是你随便能叫的吗?”
  那名帮众呵斥了一声,但随即他的冷汗便淌了下来。
  苏信那可笑的铁片子剑,不知道何时已经伸到了他的脖子上!
  “现在我能进去了吗?”
  那名帮众连忙点点头,生怕苏信失手给他来个一剑封喉。
  缓缓的收回剑,苏信淡然道:“做人低调点,一个小头目而已,哪来那么多的臭毛病,弄这么大的排场吓唬谁呢?”
  走入醉月楼内,刘三刀摆出的排场要比想象中的更大。
  成为小头目后,刘三刀麾下聚集了六、七十名帮众,此刻都集中在醉月楼,虎视眈眈的看着苏信。
  “啧啧,刘三刀,看来这个位置你坐的很不错嘛,威风的很那。”
  那些飞鹰帮的帮众不由自主的看向刘三刀。
  他出卖自己兄弟坐上小头目位置的事情大家都有所耳闻,现在苦主打上门来了,他们倒是要看看刘三刀究竟会怎么说。
  毕竟大家混江湖的,讲究的就是道义两个字。
  刘三刀这么做,可是令大家很不耻的。
  不过众人显然低估了刘三刀的无耻程度。
  面对苏信的逼问,他理所当然道:“苏信,你不要怨我,这个位置我来坐你比更合适,你年轻无法服众,而我却在飞鹰帮呆了十多年,手下兄弟无数。
  况且为了这个位置,我谋划了这么久,你却一上来就要抢走,那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江湖道义?骗小孩子的而已!”
  刘三刀身后的陈到懒洋洋地说道:“杀人就杀人,你跟他废什么话?”
  “陈哥,要不然我先让手下去试探试探他你再上?”刘三刀低声问道。
  “试探个屁!要不是为了你那一千两银子,让我出手对付一个年轻人就已经够丢脸了,要是再用车轮战,你让我这张脸往哪搁?你以为我是你刘三刀,可以连脸都不要了?”
  陈到的话让刘三刀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但他却不敢多说什么。
  “小子,你死了莫要怨我,我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就怪你运气不好,碰上了我。”
  陈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双手,他那双铁掌之上,在灯火中泛着一股乌黑的光泽。
  “是吗?但我感觉,运气不好的是你才对。”
  苏信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但下一刻,他的剑就已经刺出!
  还带着锈迹的铁片子剑以极快的速度和一个堪称刁钻的角度刺出,顿时让陈到惊悚不已。
  看到过老五的伤势,他觉得自己已经了解了苏信的实力,但随着苏信这一剑刺出,陈到这才知道,自己是严重的低估了苏信!
  生死关头,陈到十几年习武搏杀的直觉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在苏信的剑差一丝就要探入他的脖颈时,陈到的右脚猛然向下一沉,青石地板被硬生生的踩裂,导致他的身体向右一倾斜,剑锋从他脖颈旁划过。
  “铿锵!”一声,苏信的剑身被陈到死死的握在手中
  他的双手瞬间变得乌黑一片,散发着金属色的光泽。
  铁砂掌修炼到了极致可以碎金裂石,一柄铁片子剑还伤不到他。
  陈到长舒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好快、好毒的一剑!不过你力量,还是太……呃!”
  他话还未说完便孑然而止,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的喉咙已经被苏信给刺穿!
  陈到的喉咙里面插着一根筷子,一根普通的竹筷子,正是苏信方才吃小笼包的时候顺手牵羊拿过来的。
  金无命的剑是左手剑,出剑角度刁钻阴毒。
  但其实他最擅长的却是右手剑!
  方才苏信便是用右手将筷子插入陈到的咽喉,在场的所有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在大家的常识当中,一个去特意练习左手剑的剑客肯定是不会再去练习右手剑的,但金无命是一个特例,学了他剑法的苏信自然也是特例。
  刘三刀不敢置信的看着苏信。
  陈到竟然死了?实力远超一般小头目的陈到就这么被苏信两招给杀了?
  看着苏信向自己走来,刘三刀立刻将自己身边的一名帮众扔向苏信,自己转身就跑。
  那名帮众被吓的一愣神,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刘三刀推到了苏信的身前!
  刘三刀的动作让这名帮众在心中破口大骂,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到苏信这位杀神的身上。
  “关键时刻出卖自己的兄弟,刘三刀你最擅长的果然是这一招。”
  苏信一步踏出,速度快的惊人,竟然瞬间就闪过了那名帮众,掷出一剑,直接将刘三刀钉在了地上。
  他体内虽然只有那么一丝内力,但无论力量和速度都已经增加了不止一成,刘三刀想要在他前面逃跑,简直就是找死。
  缓缓的走到刘三刀的身前,苏信拔出了他身上的剑,回头冲着众人说道:“刘三刀死了,这里现在归我管,谁赞成,谁反对?”
  被苏信这么一看,在场的众多飞鹰帮的帮众竟然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苏信!你好大的胆子!陈到是虎三爷的义子,三哥是帮主钦定的小头目,你竟然敢当众杀了他们,简直就是视帮规如无物!你就等着被惩罚吧!”一名壮汉跳出来怒斥苏信。
  他虽然嘴里说的大义凛然,但双腿却仍旧在打颤着,妄图用帮规来吓住苏信。
  “没错!就算三哥真的犯了错,也有帮规来处理,什么时候轮到你苏信擅自动手了?”
  “还有你杀了虎三爷的义子陈到,明天你就等死吧!”
  又有两个人跳了出来,一时间竟然还真有些慷概的气势。
  “是孙老大你们啊,看来你们五兄弟还真的是跟刘三刀手足情深,那好,今天你们就下去陪他吧!”
  苏信手中的剑再次探出,剑芒划过孙老大的咽喉,溅起一串血花。
  另外两个人尖叫一声,立刻向着门外跑去。
  苏信脚步轻盈,但跨度却极大,只用了两三步便追上了他们,一剑一个,将他们两个全部解决。
  他们当初五人结义跟随刘三刀,现在被苏信杀掉四个,还有一个,便是带着老五尸体过来报信的老四。
  方才也只有他没敢站出来反驳苏信,因为他早已经被苏信杀掉老五的那一剑给吓破了胆子!
  看到苏信的目光朝他看来,老四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涕泪横流哀嚎道:“苏信大人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当时出卖你都是孙老大和刘三刀决定的,我真的是被逼无奈啊!他们现在都死了,你就放我一马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