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阙凤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章 临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玉皇阁矗立在夜色之中、悬崖之上,临空而建的回廊被狂野的山风吹得晃晃悠悠,咯吱作响。明珠站在回廊上往下望去,看到一片黑不见底的深渊。劲疾的山风把她的衣裙吹得狂飞乱舞,仿佛随时都可能把她裹挟而去,她却丝毫不惧,兀自失神地盯着那片虚无的黑暗。
  
      素兰快步跟了上来,见状被吓了一跳,赶紧扔了灯笼,冲上前去死死抱住明珠的双腿苦苦央求:“姑娘,我们回去吧。一会儿耿嬷嬷发现您不在,就该找来了。”
  
      “来了更好啊,我请她们赏景,说不定还可以喝喝茶谈谈心什么的。”明珠知道素兰在担心什么,她大概会以为,自己会一时想不开,从这临空回廊上跳下去吧。可是好不容易才重新捡回来的生命,自己又如何轻易舍得?那些害死他们家人的仇人都还好好儿的活着,她为什么要去平白送死?
  
      喝茶?在这里喝什么茶?果然是疯魔了。素兰鼻尖手心足心的冷汗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语不成调:“姑娘您就别玩奴婢了,您明知道奴婢畏高得很。”
  
      她不提还好,提起这个来,倒激发了明珠骨子里的那份顽劣。明珠恶作剧地抓住她的手臂,把她往前拉:“你怕什么?有围栏的,你看,我这样都不害怕。”
  
      素兰天生惧高,吓得尖叫起来。明珠无趣地松开了手臂,仿佛为了验证自己的胆大无畏,她即兴跳了一只胡旋舞,旋转得飞快,两只小巧玲珑的脚跺得回廊“咣当”作响,临了靠在护栏上一个折腰往外利索地挂垂下去,倒吊了看着天空肆意笑道:“你看,什么事都没有。”
  
      素兰瘫倒在地,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语不成调:“姑娘,奴婢知道您为了临安王心里不高兴,可是怎么也不至于就到了这个地步。您要是又后悔了,不想和临安王分开,咱们就和相爷和太皇太后说,婚事继续,好么?”
  
      “简直胡说八道,这婚我悔定了,再无更改。”明珠毫无所动,仰着头,静静地看向天空,天空群星璀璨,银河如瀑,真是从未见过的美丽,她莫名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这世上再没有比突然发现自己白活了一世,蠢笨了一世更让人心酸的了。
  
      素兰爬过去再次抱住她的腿,哭得比死了爹娘还要伤心:“姑娘,咱们回去吧?”
  
      “你太吵了。我到山上来就是为了躲清净的,你怎么就让我一点都不清净呢?”明珠直起身来,顺着栏杆滑坐在地板上,泄愤似地将脚上的缎鞋蹬掉,扭头望向天际。
  
      天边已经露出一丝鱼肚白,玉皇观里的晨钟也响了起来,天就要亮了。原本是人间仙境一样的景色,却衬托得她的心一片苍凉。每每想及前世,她就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活生生地把自己给逼死刺死糟蹋死,真是窝囊透了。她总会忍不住去想,她死了之后,宇文佑究竟有没有跟着毒发身亡?母亲和侄儿后来怎么样了呢?想着想着就有些伤神,更是不得结果,只能赶紧抛开了不去想,安慰自己说,一切又重新开始了,也许都还来得及。
  
      可是,未来那么强大,那么不可知,她突然又有些担忧了,忍不住问素兰:“依你看,这门亲事能否作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