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阙凤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7章 床弩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明珠忍不住恶气上涌,送了个白眼过去,就连鞋都不想等了,光着脚就往前走,又惹得一场热闹,被耿嬷嬷哭了一场,蔫头蔫脑地蹲在路边画圈圈,好容易等到鞋子送来,强忍着疾步离开的强烈愿望,硬撑着高昂起头,傲慢地沿着石阶不疾不徐地走了下去。
  
      宇文初直到看不见明珠的背影才收回目光,叮嘱道:“敬松,去查查之前和她说话顽笑的那个少年是谁。”
  
      一个高大的男子往前一步行礼下去,低声道:“回殿下的话,属下识得那少年郎,那是玉皇观主收养的孤儿半剪。说是从山脚下拾来的弃婴,当成亲骨肉一样的爱惜着,不叫他出家做道士,也不轻易放他下山去,手把手地教其读书识字,爱什么就给什么,人家背里都说他是观主的私生儿。”
  
      “一剪相思半剪愁。”宇文初想了想,微笑着道:“你这样一说,本王还真觉得这少年郎与观主长得有些像。”
  
      敬松跟着他笑了一回,道:“这少年郎胆大,竟敢与傅明珠如此调笑,怕是不知那丫头的身份和恶名。”
  
      恶名么,世人传言多不可全信。人家都说傅明珠目中无人,只肯与公主、郡主之流的贵人交往,其余人等俱不放在眼里,但她分明就对这什么也不是的少年郎高看一眼,其间流露出的娇憨可爱并不似作伪,哪里又有半分架子可言?宇文初不以为然地道:“你去查查,傅明珠要悔婚可与这半剪有关。”
  
      明珠昨夜没睡好,回去后用过了早饭便靠在躺椅上,头一点一点地打瞌睡。素兰跪坐一旁,拿了香膏给她揉脚,小声道:“姑娘做什么对半剪那般客气?山野里长大的小子不懂得规矩,不知尊卑上下,给人瞧去了要笑话的。”
  
      明珠虽然知道素兰是好意,却也有些不耐烦,翻过身闷闷地道:“不要多问,我自有道理。”在今后的岁月里,这少年将会大放异彩,成为天下最顶尖的能工巧匠。他制作出了许多惊世骇俗、威力无穷的武器,成为各路势力竞相争夺的珍贵人才。这样的人,若是把握住了便相当于利器在手,不要说只是以友论交,就是将他供起来她也乐意。
  
      素兰轻言细语的:“山上清苦,姑娘过得闷躁,婢子也是知道的,想寻个乐子也没什么,左右这山野里没什么人知道。但若是半剪打赌赢了,您真的将他引回府里去,只怕要引起轩然大波。您才刚闹着要悔婚,接着就领了个非亲非故的少年郎回去,对半剪并不是好事。那些人有气不敢冲着您来,免不了会对着半剪发作出来,若是因此害了他岂不是违背了姑娘的好意?”
  
      “谁敢?!”明珠发狠地坐直了身子,把脚从素兰怀里收回来,恶狠狠地道:“这事儿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一个个都忒龌龊了!”是她想和半剪结交,知道他爱好打造精密的器械,便特意拿了一张制弩的图纸来引他,扬言他若是能补齐了那张图的缺失部分,她便引他去瞧她二哥收藏的那些天下最好的神兵利器,目的还是为了把半剪收为己用。怎么又会和她悔婚扯上关系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