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阙凤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8章 乳母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明珠这段时日都是寝食不安的,极难入睡又容易惊醒,素兰见她睡着就赶紧轻轻将她的脚搁在锦杌上,轻手轻脚地取了薄被给她盖上。
  
      耿嬷嬷打起帘子露了个头,见明珠睡着了便给素兰使了个眼色退了出去。素兰忙招手叫过另一个大丫鬟素梅守着明珠,悄没声息地退出去,和耿嬷嬷站在廊下说话:“嬷嬷有什么吩咐?”
  
      耿嬷嬷半点不容情地数落素兰:“早前当着姑娘我不好说你,你在姑娘身边也伺候了好些年了,怎地还不知道轻重缓急?姑娘夜里不声不响地出了门,你就只知道追上去,不懂得叫人传信给我。亏得这山上清净没什么歹人,不然若是有个闪失,扒了你全家的皮都不够赔!”她早年是傅相夫人的贴身丫鬟,后来嫁了管事又给明珠做了奶娘,平平安安护着明珠长到十六岁,当然是极得傅相夫人信任的,当然也就格外有面子,又是个不饶人的性子,得了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轻易饶过素兰。
  
      素兰被骂得面红耳赤,胆战心惊地恳求道:“我一时情急,就没能想起来。是我错了,还请嬷嬷多多替我遮掩些,不要说给夫人知道。”
  
      “说不说给夫人知道那不是你能管的。”耿嬷嬷瞪她:“其他人死哪里去了?怎么就是你一个人上夜?”
  
      素兰低声道:“嬷嬷您是知道的,姑娘自那日做了噩梦惊醒之后就一直不太安稳,夜里总爱说胡话,又容易惊醒,嫌伺候的人多了不清净,全部打发干净才高兴,连外间都不许留,婢子费了许多口舌才能留在外间伺候。”
  
      其实是明珠心里有鬼怕露了端倪,睡觉时不许人伺候,但她们都不知道,只当是明珠脾气大。耿嬷嬷也没法子,叹了一声,焦躁地道:“那鞋子真是姑娘自己弄掉的么?不是说廊上还有一只的?方才使人去寻,来来回回寻了个遍,竟然找不着。这是姑娘的贴身之物,若是给人拾了去做文章可怎么好?夫人把她交给我,出了这样的事叫我怎么回话?”
  
      鞋子当然不是姑娘自己弄丢的,而是都和英王宇文初有关系。第一只已然掉下万丈深渊,怎么都找不到了的,第二只么,素兰紧张地回忆了一会儿,也没想起来那只鞋当时究竟有没有被英王府那个叫张焕的侍卫给打下了悬崖。
  
      耿嬷嬷见状,使劲掐了素兰胳膊两下,再拧着她胳膊内侧的软肉咬牙低声骂道:“死丫头,一问三不知,要你何用?”
  
      素兰吃痛,缩着头低声求饶,耿嬷嬷知道她一准没有对自己说实话,少不得恶狠狠地威胁道:“我知道你对姑娘忠心,但你要懂得轻重缓急,这事儿不闹大也就罢了,若是闹大了,你我都逃不掉一个死字,还不赶紧说出来?是想让我禀告了夫人,请你吃家法,再牵连你娘老子么?”
  
      “是姑娘在回廊上跳胡旋舞,不小心就掉了一只……”素兰吱吱呜呜的,就是不肯说实话,耿嬷嬷逼个不休,两下里正闹腾着,素梅走出来道:“姑娘醒了,让你们都进去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